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光里的明月

第二十八章:最重要的朋友

流光里的明月 凤凰530 4162 2019-10-25 22:00:00

  周明宇拿了退烧药和冲剂,家里也就这些治疗感冒的药,他爸妈原本也想跟进去,周明宇直接把他们堵在门口:“爸妈你们不要进去了,她会不自在”。

  要是他爸妈也守在床边,周明宇觉得按照江月的性格,肯定又会愧疚得要死,觉得给他们家添了大麻烦。

  他给江月量了体温竟然39度,看到这度数的时候他心里又生气又心疼,这笨蛋就是这样一直忍着,也不说自己难受。

  江月晕沉沉的把药吃了下去,她不是很敢直视周明宇,怕看到他脸上会有不耐烦。周明宇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看了她一眼:“怎么?觉得对不起我,给我添了大麻烦,怕我觉得你是个麻烦精?”

  江月抬头惊讶的望着他,他怎么知道的?

  周明宇叹了一口气,尽量使自己声音听起来温柔:“我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虽然经常对你吼,但是从来没有觉得你是个麻烦的人,而且……我挺喜欢你给我添麻烦的……”,这样我才会觉得自己是能让你依靠的人,周明宇略带苦涩的看着江月。

  江月有些惊讶,他明明说过麻烦的人和事最讨厌了,什么叫还挺喜欢?

  周明宇看到江月这单纯的眼神,不想让她猜到他的心意,只好苦涩的笑了笑,补充道:“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朋友就是相互帮助,你欠我我欠你的,这样才能长长久久”。

  江月有些感动,这是周明宇第一次说他们是朋友,她感动的低声道谢:“谢谢”。

  “你赶紧躺下,睡会先,看傍晚会不会好一点”,周明宇扶着江月躺下,温柔的给她掖好被子。

  江月乖巧的点点头,原本脑子就很晕,吃了药后很快就睡着了。

  周明宇见她睡着了,赶紧跑到楼下,打开冰箱拿了一大堆冰块,然后用毛巾包着冰块给江月物理降温。他父母就在门口旁边的钢琴小厅看着儿子进进出出的,或许是因为江月生病了,周明宇的表情也是难得的严肃。

  期间周明宇隔段时间就会给江月量一次体温,温度上上下下的,没想到过了两个小时竟然到了40度,他有些焦急的自言自语:“怎么会呢?明明吃了药”。

  他连忙跑到楼下再拿多一些退烧药,准备再让江月吃一点,他妈妈看到后赶紧拦住他:“小明啊,退烧药不能这样吃,会出事的”

  周明宇已经没有办法了,急的心里很是烦躁:“那能怎么办,她烧的那么厉害”。

  那个笨蛋还不愿意去医院,难道他什么都做不了吗?他此时也有些气自己,刚才就应该强制性拖她去医院。

  “那也不能那么快吃,你上去把窗户门都打开,通一下风,不要盖厚被子”

  周明宇听完他妈妈的话赶紧上去把窗户门都打开,把被子掀了。但考虑到刚入冬有些冷,还是拿自己的外套把她盖住。

  江月难受的喘着气,感觉睡得也很不安稳,眉头紧皱着,周明宇怕她脱水一直用吸管给她喂水。看她这样,很是心疼的细声说着:“怎么就那么犟呢?活受罪了吧”。

  到了晚上周明宇也不去吃饭,一直守着江月,量体温也还是没降下来,他打算如果晚点还不降温就直接抱起昏睡的江月去医院。

  突然江月一个难受醒了过来,醒来后她第一时间就想吐,她立马冲到门口的厕所抱着马桶狂吐,江月本来就没吃什么东西,感觉都要把胆汁都给吐了出来。

  周明宇在旁边看江月这么难受,心里也是揪着,他拿起毛巾给她擦干净嘴:“吃了药并没有好转,这次说什么你都要去医院。”

  就算事后江月怨他,他都要带她去医院。

  江月晕沉沉的转身洗手,她扶住洗手台,从镜子里看到周明宇皱着眉头,看来她又让人担心了。她微微抬眼强颜欢笑想让他安心:“没事,我每次都这样,只要吐了,再烧一会就会慢慢好的,我可以熬过去的”。

  江月扶着门慢慢走回床上,周明宇沉着一张脸,抓着毛巾的手不禁握成拳,最后发泄似的把毛巾大力往地上甩。

  就不能稍微依赖下他吗?她眼睛都烧红了,为什么一定要强忍着,就不能稍微示弱一下吗?

  以前她害怕给人惹麻烦,害怕被家人厌烦,所以一切都自己扛着。可是现在他在她身边,就不能相信下他吗?

  他很讨厌江月害怕麻烦他的心情,很讨厌看到她在他面前还要强颜欢笑说没事的样子。

  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和身份去让她觉得可以放心依靠呢?如今的自己不过是朋友罢了,想到这他忍不住自嘲起来。

  周明宇不能任由江月这样熬下去,看她这么难受的样子他心里也很难受。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他爸:“爸,您在这有关系吗?请个医生上门吧,不能这样下去了”

  他爸赶紧去楼下打电话,周明宇一直抿着嘴唇看着江月,周妈妈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儿子,心里觉得她儿子是真的长大了,会从心里去珍惜守护一个人了。

  医生很快就来了,给江月打了退烧针还挂了个水,期间江月都昏昏沉沉的,人家说什么就照做什么,话都说不清一句,只不过她听到周明宇说他给她妈妈打过电话了,让她安心在他家休息。

  没有了担忧的江月直接又深深的睡了过去,周明宇怕江月又难受,把隔壁客房的被褥拿过来,铺到地上,直接就睡在了江月床下。

  折腾到半夜江月才退烧,看到温度计回归正常,周明宇瞬间无力的坐在地上,疲惫感迅速席卷而来,他躺在地上马上就睡着了,只是睡的时候脸也还是朝着江月的方向。

  江月半夜醒过来一次,转头看到周明宇竟然躺在地上睡着了,心里仿佛有股暖流。

  他是除了哥哥之外第二个这么照顾她的人,想到之前周明宇对她说的话“朋友就是互相帮忙”,心里有些感动。

  原来他一直没有觉得她是麻烦精,一直把她当做朋友,有的时候江月觉得四年前的相遇是她的幸运,她能幸运的遇到真心待自己的朋友不是吗?不但不嫌辛苦的帮她补习,还这么用心照顾她。

  房间里睡眠灯柔和的照着,此刻安静睡着的周明宇不像个魔王,反倒像长得很好看的天使。

  以前江月从来没觉得周明宇很帅,这么看他的确长得很好看。她看着安静睡着的周明宇感激的轻声说:“谢谢你”

  谢谢你把我当朋友,谢谢你不觉得我麻烦,谢谢你这么照顾我,以后我会努力不气你的。

  江月就这样看着周明宇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两位年少的人面对面,一个床上一个床下,相同的是此刻他们都是想着彼此入睡。一个心疼一个感激。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江月没看到周明宇,地上已经毫无痕迹,仿佛昨晚看他睡在地上是个幻觉。

  她感觉自己头也没那么晕,摸了下额头好像退烧了,应该好了吧?

  起身下床就看到桌子上有个便条,上面是周明宇的留言:洗手间有一次性洗漱用品,洗漱后立刻下来吃饭!不想等你,所以立刻马上!

  江月脑补了周明宇留这句话的时候的表情,抖了一下,马上洗漱好跑下楼。

  江月不大好意思的跟周明宇爸妈打招呼:“叔叔阿姨,早上好”。

  “月月你醒啦,赶紧过来吃早餐,这可是小明专门给你煮的呢”,周妈妈热情的拉着江月坐下。

  周明宇一大早就醒了,醒来后就下去给江月煮白粥,还炒了几个清淡的小菜,自己忍着饿,硬生生等她下来一起吃。

  周明宇怕被误会赶紧大声解释:“什么给她煮的,我是刚好自己想吃”

  江月喝着清淡的白粥,笑着对周明宇说了声谢谢。

  周明宇心里偷着乐,嘴上却很不屑:“你运气好,我可难得下厨的,所以,你一定要全部都吃完!”

  知道她都快一天没吃东西了,周明宇恨不得让江月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吃光。

  周明宇这威胁的语气吓得江月赶紧多吃几口,塞满了嘴巴,连忙点头。

  江月吃完早餐后就准备回家了,虽然妈妈不一定会担心,但是自己一夜未归终归不是很好。

  周明宇一家送江月到门边,江月有些不好意思的对他爸妈微微鞠躬:“叔叔阿姨,对不起,给您们添麻烦了,谢谢照顾”

  周爸爸周妈妈立马异口同声开心的说道:“不麻烦不麻烦”

  最好经常来麻烦下,这样他们儿子就能早日跟童养媳有故事了。

  周明宇倒是有些不爽,怎么有种被他爸妈捡漏的感觉:“你是不是感谢错了?他们能有什么麻烦,你麻烦的是我好吗?”

  周明宇不屑的冷哼,难不成这白眼狼又想过河拆桥不认账?

  周爸爸赶紧推了周明宇一下:“你赶紧送送月月,月月才大病初愈呢”

  周明宇跟江月简直是被他爸妈推出去的,搞得周明宇有些不自在,反倒是江月一直在笑。周明宇看着江月笑得那么开心有些不解:“你笑什么?”

  “我觉得你们家很温暖氛围很好”这种关系很融洽,让她很羡慕。

  周明宇轻扯嘴角有些得意:“那你以后经常来,免费让你多多感受下”。

  江月站到他面前,笑盈盈的望着他:“谢谢你,你可能觉得无足轻重,但是我真的很感谢你把我当朋友,很感谢你这么照顾我。我总是气你,麻烦你,你却不嫌弃我。我以前没看错,你是个好人,很好很好的人”

  突然被发好人卡,周明宇并没有不爽。并且听着江月突然的真心发言,他脸都有些热了,有些不自在的移开目光:“我才不是好人,我平时也经常欺负你,偶尔帮下你,欺负你的时候我才能心安理得”

  江月知道周明宇就是这么别扭,笑了笑:“那,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说完抬脚就要跟上去。

  江月赶紧拒绝:“不用啦,我自己可以。我都已经满血恢复啦!”,为了证明元气满满,她还原地蹦了几下。

  看到她又拒绝,周明宇不悦:“烦死了,都说了我送你回去!”,她是不是只会拒绝?真令人不爽!

  江月低着头,小声说道:“我已经麻烦你够多了,不要再让我更愧疚,我保证我会安全到家”

  周明宇看她这样,觉得无奈,叹了一口气只好作罢:“切,不送最好,我只是担心回去我爸妈又要念叨我,这才坚持要送你的”

  “嗯嗯,没事的,我可以”

  周明宇觉得心里不大舒坦,江月总觉得别人对她的好是负担,这点让他很不舒服。

  “小不点,不要觉得是负担。以后身体不舒服,你都可以找我,我不会厌烦你,不会觉得你不好,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好为止。我说了,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所以我愿意帮你去做这些事,而且不会觉得麻烦和辛苦”,他正经的安慰着江月,江月很惊讶又感动的望着他,觉得此刻的他好像跟以往不大一样。

  这是周明宇第一次说这么肉麻的话,挺不自在的,他赶紧摆摆手:“走走走,快回去吧,我要回去睡觉了”

  说完自以为酷酷的转身就进屋,他听到江月在他背后大喊:“周明宇,你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谢谢你”

  周明宇内心简直乐翻天了,但假装不在意,酷酷的背对江月挥了挥手。

  回到家里的时候他爸妈还质问他怎么不送江月回家。

  他才不想让他们爸妈知道他是被拒绝了,多丢人啊。他挑了挑眉满不在意的说:“不需要,她都好了,我为什么要送她回家”。

  好像完全想不起刚才是谁坚持要送江月回家似的。

  周明宇大步快速跑上楼,一把关上房门,躺在床上偷着乐。

  这里是小不点躺过的地方,他抽出枕头放到鼻子上嗅了嗅,这是小不点头发的味道。他把大长腿架在被子上,这是小不点盖过的被子。想到她刚才还对他说他是她最重要的朋友,心里仿佛有个烟花咻的飞到空中,炸开来。

  他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笑的像个二傻子,完全不像平时那暴躁傲娇的模样。

  对他来说高兴的不是江月觉得他是朋友,而是那三个字—最重要,他终于也是江月最重要的人了,即使这个身份还是朋友,那也让他特别开心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