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光里的明月

第三十八章:住进眼里的人

流光里的明月 凤凰530 3811 2019-11-04 22:48:03

  理想型?周明宇脑中立马出现江月的影子,不过严格来说江月的确不是他的理想型,高中还挺好看的,上了大学不爱打扮整天跟个道姑似的,丢在人群里仿佛立马就能被淹没。

  可是……他好像眼里只能看到她。

  台下有几个粉丝小声的起哄不断喊着“江雅婷”,雅婷在旁边连忙娇羞的把头发别到耳后,脸上还有红晕,低头浅笑,好一副娇羞小娘子的画面。

  江雅婷?周明宇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江雅婷。光看外表,江雅婷的确是他以前会喜欢的类型,肤白貌美大长腿。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不需要理想型了。

  他又看了一眼江月,她正在对他做着拜托的手势,傻乎乎的,但他就觉得很舒心。

  他轻扯嘴角,转头面对观众回答道:“笨一点的,不用太漂亮,扔到人群中看不见那种,我们家基因有我就足够了”。

  即使这样,但是不论在哪里,他一定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到她。住进眼里的人,怎么会看不见呢?

  在场一片哗然,连江月都愣住了,这是什么回答?江月见识过周明宇鬼话连篇的本事,直觉告诉她周明宇又在鬼扯,这么优秀的人对理想型要求这么低?

  随便啦,她没功夫去研究他喜欢什么样的,只要他回答了就行,管他是不是乱扯的。如果江月知道此刻周明宇口中的笨一点,不漂亮说的是她,估计她会想直接冲上台给他一脚,当然也仅限于想。

  魏晓晓也被周明宇的幽默乐到了,她以为周明宇是为了炒热气氛,她忍不住笑了笑调侃了句:“师兄不像外界传闻那么火爆脾气,还挺幽默搞笑的。”

  “哼,你还是不要有这么可怕的误会”,周明宇斜看了她一眼冷哼。

  魏晓晓尴尬住,硬是强颜欢笑继续说道:“很好,果然是特别的师兄。我们有请下一位提问的同学”

  这次也是个女生,戴着眼镜,她扶了扶眼镜看了下台上,问道:“师兄,请问您跟江月什么关系?”

  众所周知,周明宇有个神秘的青梅竹马,据说是江月。但也有人说两人是兄妹,童养媳等等,众说纷纭,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们两人关系很不一般。

  周明宇沉默了,场内也一片寂静。

  角落里的江月也愣了一下,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他们什么关系?

  她想了想自己都不好说,朋友?兄妹?青梅竹马?都有吧?这关系有些复杂,也难怪周明宇会沉默。

  这个问题跟节目没什么关系,她是场外人,不回答也可以吧。她连忙双手举X,怕他没注意到,还大幅度的摆动。刚好周明宇看了过来,看到了傻呵呵举着奇怪手势上蹿下跳的江月,觉得很可爱,心里忍不住乐了起来。

  不过......

  要是说出来,怕是再也不能看到这样有趣的画面了吧?周明宇眼神暗了暗。

  江雅婷仿佛猜到了什么,脸色有些不好,魏晓晓坐的比较近,把江雅婷反应看在了眼里,以为她很介意这个问题。她怕冷场连忙出声:“同学,问问题尽量不要涉及其他人哦”

  “可是节目没有说不能问无关人员的问题啊?”

  听到无关人员这四个字的时候,周明宇面色一冷,很是不爽。他讨厌别人把江月说成是他的无关人员。

  他转头冷冷的看着提问的同学,压制着心里的火气一字一字吐出:“关你屁事”。

  提问的同学没想到周明宇会直接爆粗口,有些面红耳赤。

  魏晓晓直接背后冷汗直冒,她也没想到他突然就生气了,赶紧圆场:“好,非常谢谢这位同学的提问。我们提问环节到这里就结束了”。

  周明宇这种状态,为了避免他失控,魏晓晓只好提前结束这环节,她终于体会到为何别人叫他火神了,这暴火爆脾气说来就来,她只想赶紧结束,她是个主持人不是单纯只为了圆场子的。

  好不容易节目终于结束了,魏晓晓直接摊在椅子上,放空了一两分钟。她做错了什么,主持生涯要经历不定式炸弹周明宇?

  结束后江月第一时间跑去大魔王身边安抚他,她依旧举起大拇指笑的跟个花儿似的:“哇,超棒。你配合的……很好!”

  周明宇没好脾气的抬眼瞅了她一下,“走开,我要回去了”。他对于今天来“动物园”一行还是不爽,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没走几步迎面唐僧社长大人跑了过来,激动的强行握住周明宇的手:“周明宇同学,太感谢你了”。

  周明宇嫌弃的抽出自己的手,不打算理睬他,社长还是很热情的挡在周明宇前面,想邀请他去吃宵夜:“为了感谢你,我们部门决定请你去吃宵夜,夜生活走起!”

  面对社长的热情与亢奋,周明宇显得不耐烦,直接拒绝性的吼道:“没兴趣,我要回去了,让开”

  唐僧社长小心脏也禁不起吼,赶紧给男神让路,江月也走了上来,唐僧社长立马揽住江月的小肩膀说:“小师妹,你今天表现也很棒,我们去吃宵夜喝酒庆祝!”

  周明宇心里不禁冷笑,江月怎么可能大半夜跟他们出去喝酒吃宵夜,江宸不得半夜杀过来。

  他原本以为江月一定会拒绝,没想到他听到背后的江月竟然爽快的立马就答应了!

  他惊愕的立马转身,看到这个男人竟然揽着江月的肩膀,心里顿时火气冲天,他绝对不允许江月跟这些大男人一起出去喝酒。他非常粗鲁的一把拽过唐僧社长,怒视着他:“我突然觉得也有点饿,一起去吧,嗯?”

  柔弱的唐僧社长瑟缩着,连忙点头答应。去就去,为什么这么凶神恶煞的看着他?社长内心一阵哀嚎。

  于是这场临时约起的喝酒吃宵夜,竟然全员到齐,连两个嘉宾也都去了。

  江月临走前去上了趟厕所,出来洗手时看到江雅婷在补妆,她觉得她们关系好像不怎么样,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所以她只是礼貌笑了下打个招呼,准备走时被江雅婷叫住了:“你凭什么能待在他身边?”

  这个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周明宇,江月皱了皱眉,不打算跟江雅婷谈这个问题,狠狠抽了几张擦手纸,没有回答她。

  看到江月的无视,江雅婷有些生气,她上前拦住她:“你一点都不了解周明宇”,她在现场的时候经常偷看江月的反应,很明显她对于周明宇展露出来的一面很是陌生。

  江月把手纸扔进纸篓,小声的回应:“那也不关你的事吧?”

  虽然她说的没错,可是江月觉得这是她跟周明宇的事,不需要外人来置喙。

  “因为我比你更有资格,我比你了解他”,江雅婷冷冷的看着江月。

  江月抬起了头,觉得奇怪:“是吗?我认识他七年,你们刚认识,我不认为你会比我更了解他”,笑话,他们可是认识了七年,也经历了不少事,怎么可能会输给这才见几次面的人。

  江雅婷冷笑,缓缓说道:“你知道他吃辣就肠胃炎吗?你知道他不喜欢甜的东西吗?你知道他对动物毛过敏吗?你知道他可以连续三天不睡觉就为了努力拿冠军吗?你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吗?我都知道!”江雅婷越说越激动,在她眼里江月不配跟她梦想中的那个人站在一起。

  江月有些震惊,怎么可能!回想起食堂打饭,她爱吃辣,怕他挑剔每次她都打两份一模一样的,可是他都吃了。

  一定是江雅婷骗她的,可看她这么铮铮有力的模样不像是在撒谎,她有些心虚望着她:“周明宇几乎没跟你接触过,你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

  江月的这句话刺痛到江雅婷的内心,是啊,她梦想中的人厌她烦她,不给她任何机会。可是在她眼里特别的他却把他所有的特别都给了江月。她红着眼圈怒视江月慢慢说道:“时间不能取胜,如果能,我也是赢的,因为我认识他比你想象中还要久,七年在我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发泄完之后,江雅婷恢复以往温柔如水的表情,转身优雅的走了出去,留下江月在原地发愣。

  时间不能证明一个人真的了解一个人,就好比江月今天看到太多陌生的周明宇,才发觉自己真的没有去了解过他。所以在被质问时感觉到无力,也感受到即使长时间相处还没能了解到对方的愧疚感。

  好像他们两个的关系一直都是周明宇主动的,主动给她喜欢吃的,主动带她玩想玩的,主动带她去做更多想做的事。那她对周明宇呢?好像从来没有去观察了解过他,把一切都当作了理所当然。

  想到这江月心里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让她觉得难受。周明宇一直对她很好,可是到头来她发现自己对周明宇一点都不好。

  江月若有所思的走出洗手间,在转弯处看到了安小风,以及一个陌生男生。

  好像两人起了些争执,安小风转身要走,那名男子却突然抱住了他,安小风挣扎了一下也抱住了他,从微微颤抖的肩膀得知他好像在哭。

  两人亲密的举动江月看在眼里,有点吃惊,但也懂得非礼勿视,打算无声无息的溜走。结果不小心踢到脚下的灭火器,她尴尬的转身,果然看到安小风慌张的望着她。

  安小风不知道跟那个男生说了些什么,那个男生抬头看了一眼江月就走了。而他还在怔怔的看着那个男生的背影,江月走上前,看到他的眼睛果然红红的。

  他擦了擦眼睛,转头笑了笑,“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

  “你是指,刚才,你们…那样吗?”江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好随便找了个替代词,她的确觉得他们关系不一般,但是又怕自己想多了。

  安小风收起了笑,纠结要不要对江月坦白,内心会担心眼前的女孩会不会觉得他很恶心。可是他并不想瞒着她,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有些悲凉的说:“他是我喜欢的人,我……”他看着江月,想看到她第一的反应,“喜欢一个男人。”

  江月有些惊讶,也有些无措,她虽然猜到了,但是安小风直接这么跟她说,她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复。

  她的迟疑让安小风觉得有点难过,一直以来两人的关系都挺好的,他早就把江月当做朋友了,所以不愿意隐瞒她,可是他终究还是赌错了吗?他有些无奈的低下头:“是不是觉得我很恶心很变态”

  “不不不”江月连忙否认,怕他误会赶紧解释:“这有什么,喜欢一个人,并不是说只能喜欢男人或者女人。只是你刚好喜欢的那个人跟你一样是男人而已。”

  “可是…….”安小风有些不可置信的还想说些什么,江月连忙打断他,哥们似的锤了下他的肩膀,“别可是了,罗里吧嗦的,我们得赶紧去集合了吧?师兄肯定都在等我们,走啦走啦”

  不由安小风反应,直接就把他拽走。

  江月并不喜欢窥探别人隐私,虽然现在很多人无法接受同性恋,但是对于她来说喜欢就是喜欢,没有性别之分,况且她也没有资格去置喙别人的爱情。她担心安小风又要问一堆奇奇怪怪的问题,她哪答得上来,以前也没遇过这样的情况,她就是单纯觉得可以接受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