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光里的明月

第四十一章:浪漫的秋千,悲惨的江月

流光里的明月 凤凰530 3919 2019-11-07 22:01:09

  坐在出租车里,周明宇终于觉得舒服了,没有嘈杂的声音,不用看讨人厌的脸。

  他转头看了看江月,她正微眯着双眼靠在车窗上,手还紧紧抓着裤子上的塑料袋,紧绷的就像一个战士。他嘴角也不自觉扬了起来,怎么就这么傻呢?

  突然江月猛的睁开双眼,恐慌的看着他:“现在多少点?”

  周明宇看了下手表:“十一点五十分”。

  “啊!十二点就关门,又要去求宿管阿姨开门,烦人”,江月不满的继续靠在窗户边,宿管阿姨那么凶,上次部门开会开到半夜,回去的时候被阿姨骂了半个多小时。

  听到这个,周明宇心里一喜,脑子的部件飞快的运转起来:“要不我们不回去了?”

  “那我们要去哪?”江月疑惑的看着他。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爸妈给我在这买了房子,我们可以去我家”,大狮子靠近小白兔又开始诱惑小白兔。

  这事江月早就知道了,一直都没去过。她想了想还是拒绝,“可是你不是说是婚房吗?不行,我去不合适”,虽然关系好,但是婚房不是让媳妇先住,以后他老婆肯定会吃醋生气。

  周明宇弹了下江月的额头,假装很凶的威胁:“有什么不合适,以前你去过我家还少吗?反正也赶不上时间了,就去我那里,明早再回去,不准反驳。”

  霸道又不允许反驳的口气,充满威胁的眼神,这架势让人看了就不敢反抗,挑战难度太大,江月直接选择放弃。

  “好吧”,江月小媳妇似的摸了摸额头,最终还是妥协在暴君之下。

  司机一听觉得有些不对,这姑娘明显喝醉了,这不是哄骗人家小姑娘吗?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下周明宇,长得挺人模人样,怎么干这种坑骗良家少女的事?他有些正义感爆棚的说:“没事,我这努努力应该可以赶得上”。

  周明宇眼光一寒,这是哪里冒出来管闲事的大叔?

  “不用,安全最重要”,周明宇冷漠的直接拒绝他的好意。

  “没事,迟到个几分钟跟阿姨好好说下,看这小姑娘可爱讨喜,肯定也不会为难的”司机大叔还是坚持着,说完还加大了油门。

  “我说了不用”,周明宇几乎咬牙切齿。

  “小伙子我觉得吧,还是得听听小姑娘的意见,姑娘,你说句话呀,是不是要回学校?”司机大叔不能看着小白兔入狼窝,还是坚持出言相劝。

  江月想到宿管阿姨那凶巴巴的脸,还要通报批评一星期。她赶紧摇头:“不不不,不回去”。

  她一说完周明宇露出满意的笑,司机大叔叹了一口气,看来他老了,是看不懂这年轻男女的故事,还是好好开他的车吧,他直接掉头,开往狼窝之地。

  周明宇着着江月有些醉醺醺的脸蛋,一脸满足的摸着她的长发说道:“小不点,我家很舒服的”

  这句话江月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不过她现在脑子跟浆糊似的,看着周明宇都双重个影子,她一把左右手啪的一声,狠狠拍住周明宇的脸:“你别晃,晃得我想吐”。

  这一声清脆的声响,听得司机很是满意。

  周明宇压抑着心里的怒气,低吼着:“马上,给我放开,你死定了。”

  江月仿佛没听到他的威胁,反常的很勇敢继续左右夹击他的脸。想到江雅婷在厕所里跟她说的话,她心里又沉重了几分。

  她看着被她双手夹住还一直在晃的周明宇,更加用力夹住他的脸说:“现在是有奖问答时间,你答对我就放开你”

  “你这什么恶俗情趣”,周明宇满脸黑线,原来她喝醉了这么会玩吗?但是他希望能换个场所,他一定百分百配合任她玩弄。

  “请听题”,显然江月没有理会周明宇的不满,“如果两个好朋友认识多年,突然有一天,其中一个人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另一个人,那另一个人会生气难过吗?会觉得那个人对他很不好吗?”

  周明宇原本有些嗔怒的脸立马变得冷静下来,所以她就因为这个不正常了一晚上?他看着满脸忧愁的江月,心里一直骂着笨蛋,这傻子估计又听了一些别人的闲言碎语,然后一个人在暗自忧伤。

  他直视独自忧愁的江月,认真的回答道:“不会”

  江月愣愣的,渐渐放下手:“真的吗?”

  周明宇看到江月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这句话戳到她内心了,他看着她继续解释道:“既然两人能做好朋友,另一个人自然不会介意。了解不是外界去定义的,可能外界给的定义,并不是这个人想要给那个人的了解,所以另一个人不会觉得生气难过。好不好也不是别人说的算。只有他自己知道”

  江月还是有些迷糊,反复说着:“真的吗?”

  “当然”周明宇揉了揉脸,而后恶狠狠的抬头说:“不过,如果是我,我会特别生气,会气的把她绑起来狠狠打一顿。”

  江月立马往边边挪了挪,紧挨着窗户,仿佛下一秒周明宇就要绑住她狠狠虐待。

  周明宇看着江月,心里叹了一口气,缓缓补充道:“让我生气的是这个人听了别人的话,而不是来问我,或者相信她自己内心的感觉”。

  希望她不要断片,好好记住这句话,不然她肯定一睡醒又要想不通继续忧愁。

  这句话仿佛点醒了江月,她突然醒悟过来,好像自己一直被江雅婷牵着走。周明宇是一个不会隐藏情绪的人,如果真的因为她不了解他而不满,那他肯定不会隐瞒,会直接说出来。每个人都是多面性的,难道表层上的兴趣爱好,饮食习惯就是最应该的了解吗?她也了解很多周明宇不被外人所知的一面不是吗?如果知道不了解,那就记下来加深了解不就可以了?如果觉得自己以前对他不好,忽视了他,那么往后就对他好一些不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搞得自己那么矛盾。

  或许是因为想通了,江月坐直了起来,有些释怀的笑了笑,“有时候人就是那么奇怪,总是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来困扰自己又影响他人。”

  “对啊,这就好像外人总觉得我对你很凶,对你很不好。难道你也觉得我对你不好吗?”周明宇突然一本正经的反问江月。

  江月想了想,摇摇头:“你对我很好”

  “这不就是了,只要自己觉得好就可以了,不需要外人去做定义。”这句话他不知道喝多了的江月是否能听出来,他是听出来江月问的问题,不知道听了什么话江月才胡思乱想,但是他想告诉她,他觉得她很好,对他也很好,不需要外人去多嘴。

  即使再怎么不愿意,只要他一叫她,她即使不满也还是会出现。平时省吃俭用,但只要请他吃饭,都不会吝啬,每次打饭,知道他比较喜欢吃牛肉,即使贵她也还会点,然后全部给他吃。他只要一生病,江月风雨无阻第一时间都会去买药给他。他说他不开心,这笨蛋也会想着法子逗他开心。他要是开心,江月笑的比他都还要开心似的。可能这些江月自己都没发现,她始终觉得她给别人的不够好,全身心的为对方考虑,很没有安全感,有点像讨好型人格。

  或许是因为她从小活的小心翼翼,害怕别人不爱她,渴望得到爱。所以她始终会害怕自己不值得被爱,怕不够爱别人。就是因为知道这点,所以周明宇不敢太过直接对江月好,怕她会很惶恐然后逃跑。

  煽情过后周明宇立马恢复魔王真面目,靠在座椅上嚣张的说道:“所以,我可以心安理得对你凶对你吼,反正你觉得我对你也挺好的”

  “头晕,睡了”江月翻了个白眼,假装没听见,好好的煽情又走偏了。

  周明宇住的小区离学校没有很近,江月回学校顶多二十分钟,回他家大概40分钟车程,坐的江月头昏目眩直想吐。

  一下车江月就忍不了了,一把扯下裤腰带里的黑色袋子,哇哇哇就往里面大吐特吐,周明宇也没嫌弃的不断轻轻拍着她的背。

  压抑了许久的呕吐感,终于倾泻出来,江月吐完后觉得身心都舒爽起来,头也不晕了,跟回光返照似得。她把袋子扔到垃圾桶,接过周明宇的纸巾,跟着他走进小区。

  这个小区蛮大的,环境似乎很好,还有个小喷泉。在他楼下附近还有个小孩子玩耍的小型游乐园。

  江月乐的立马跑了过去,看着没人就往滑滑梯上面钻,笑得很开心。周明宇就在底下看着,江月仿佛一个小孩玩的乐不思蜀,他想万一以后他们有小孩了,他依旧在底下看着一大一小滑滑梯,想想也挺美好的,嘴角也扬了起来,对了,最好是一个很像小不点的女儿。

  周明宇臆想过后,看到旁边有个秋千,不禁开始想象江月坐在秋千上的画面。他在背后轻轻推着,江月在前方开心笑着。他控制不住脸上的笑,走到江月面前说:“小不点,想不想玩秋千?”

  江月看着周明宇的笑,以及莫名其妙问她要不要荡秋千的怪异行为,心里有些防范,不禁有点往后退了退,“你想干嘛?”

  “没有”,周明宇继续一脸痴笑,“我想你是个少女,应该都有秋千情怀吧?”

  没有好吗!江月很想一口拒绝,她也很少荡秋千,主要是她一直觉得秋千挺危险的,怎么可能会有秋千情怀。她略带紧张的看着周明宇:“我可以没有这个情怀吗?”。

  拒绝?周明宇已经脑补了很多美好的画面,怎么可能允许江月拒绝,他依旧笑着威胁道:“我劝你还是需要有”

  “好吧”江月委屈吧吧的往秋千走去,“你一定要注意力度,我还没为祖国做出贡献,不能缺胳膊断腿的”。

  “你放心,这个很简单”,周明宇马上站到秋千背后,脸上抑制不住兴奋,他没有给人推过秋千,以前看电视剧经常会有这浪漫的桥段,今天他终于跟心爱的女孩愉快的玩浪漫秋千了,他感觉到心里也美滋滋的。

  或许是因为太过美滋滋了,导致没注意到江月是否抓住了绳子。江月刚坐下,还没来得及抓稳绳子,就感受到背后一股推力,她就一脸懵的完美的荡了出去,直接对着苍天大地跪了下去。

  秋千晃悠几下后依旧稳稳的立在原位,江月却仿佛像秋千一样荡了出去。

  她不可置信的怒吼:“周!明!宇!”

  他绝对是在报复她!

  江月一开始就怀疑怎么会这么好心突然想让她玩秋千,原来一切都是阴谋。

  她跪在地上,心里的泪水仿佛瀑布倾泻而下。她要跟自己说声对不起,她竟然还会错认为周明宇是不是喜欢她,她得为自己的严重失误判断对自己做出道歉,太对不起自己的判断力了。

  周明宇也吓了一跳,怎么跟想象中的美好画面不一样?他连忙跑上前,有些紧张的扶起江月:“你没事吧?”

  “你说呢?”,她像没事的样子吗?江月依旧怒视着他。

  周明宇有些尴尬的撇过脸:“是你自己没抓稳绳子,不怪我”

  “你不知道荡秋千要推绳子不能推背吗?推背就算了,你没看到我还没抓住绳子吗?”,江月颤抖着手指着他,仿佛在说你好狠的心。

  “我怎么知道,我第一次推这玩意,你又没提前告诉我”周明宇有些心虚,不过低头看到江月受伤的手后,立马就担心起来:“我们赶紧上楼,处理伤口先。”

  江月只好哭唧唧的一瘸一拐往楼上走去,希望今晚是个平安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