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光里的明月

第四十二章:像个家的房子

流光里的明月 凤凰530 3847 2019-11-08 22:00:00

  江月一撅一拐的被周明宇扶进门,来到周明宇家映入眼帘的是玄关前方很大的一个酒柜,占据了整个墙面,酒柜前是饭厅,旁边是厨房,再往前就是客厅和卧室。

  江月无力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周明宇马上翻箱倒柜去找药箱,回来的时候发现江月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轻轻笑了下走过去,单膝跪地帮她处理伤口,消毒的时候估计有些疼,江月呻吟了一声,于是他低下头轻轻吹着伤口,希望能减少灼痛感。

  处理完手上的伤口,就剩下腿上的,江月当时是跪着的,那么膝盖肯定受伤了。

  周明宇下意识的就去解江月的裤子,然后立马反应过来,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他竟然理所应当的去解江月的裤子?觉得自己太过禽兽,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手,看着江月的牛仔裤陷入沉思。

  过了一会他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剪刀,直接沿着江月的肌肤,把牛仔裤从底慢慢剪到膝盖上方,再沿着大腿转一圈直接把膝盖下的牛仔裤给剪了下来。

  剪完后一看,乐了,非主流新时尚。

  不过当他看到江月的伤口后,立马就变得严肃起来。他看到江月的膝盖流了不少血,要不是牛仔裤比较厚,估计得上医院。

  此时的周明宇特别后悔刚才坚持要玩荡秋千的行为,他有些心疼的把江月的小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拿出棉签,沾上碘酒给她消毒。

  结果刚碰到伤口,江月就因为痛条件反射踢了他一脚,周明宇被踢的猝不及防,捂着自己的下巴,痛的龇牙咧嘴。

  他看到江月睡梦中仿佛在笑,强烈怀疑这白眼狼就是故意的,睡着了还不忘报复他。他重新抓好江月的腿,一边吹气一边帮她把伤口处理好。

  处理完伤口后,周明宇依旧保持单膝跪地的姿势看着江月,她睡得很是安静。

  他发现江月仿佛瘦了,脸上的婴儿肥也消退了不少。他就这样看着江月,觉得心里很满足。

  自己爱的人躺在他们两人未来家里的沙发上熟睡,让他体会到幸福感。不知不觉手也摸了上去,抚摸着她脸上的肌肤,小声的说出今晚说过的话:“小不点,如果那个人不是你,那么我的过去,现在,未来,都将变得没有意义”。

  只有他知道,这句话从来都不是玩笑话,不过跟游戏的时候不一样,此刻的他一脸温柔。

  不论他要费多少心思,还需要用多久,都没关系,只要那个人是江月。

  他轻轻抱起江月,走向属于她的房间。

  江月的担心从来都是多余的,这间房子已经迎来它的女主人了。

  第二天江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揉了揉宿醉的头坐了起来。她仍旧有些迷糊,甩了甩头,想把这困顿感给甩出去。她实在不明白,这酒也不好喝,宿醉也不好受,怎么这酒那么多人爱的要死。

  她睁眼认真看了下这个房间,有点愣住,整个房间都是粉粉的,很多玩偶摆设,特别是HelloKitty,连头顶的墙纸都是两个相互飞着的HelloKitty小天使。

  江月想到之前周爸爸也送过她一个HelloKitty玩偶,忍不住笑了。难道周明宇一家都是HelloKitty的狂热爱好者?也太少女心了吧!

  她赶紧下床,晃悠了下小心翼翼走了出去。

  初到别人家,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总不能太张狂吧。

  没想到刚走出去,周明宇就直勾勾看着她,仿佛在等她出来似的。

  “早...中午好”江月尴尬的打了声招呼,他难道又在想什么招在对付她?

  周明宇看到江月此时的模样,挑了挑眉。

  红色会服卫衣加上剪到大腿的牛仔裤,还有须须垂了下来,头发跟个稻草窝似的。周明宇乐了,把他丑乐了,“大姐,洗手间有干净的洗漱用品,去吧,别辣我眼睛了。”

  他强忍着笑,朝着洗手间挥了挥手。

  江月不明,一脸懵的走进厕所,看到浴室里的全身镜后,大声尖叫,马上怒气冲冲跑出去质问周明宇。

  “你变态!”江月怒视他,“你竟然剪女生裤子。”,她刚才一睡醒还懵懵的,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裤子被剪了。

  周明宇摊手:“那不然怎么办?你膝盖上有伤口”,突然他换了一副坏坏的表情靠近江月,“难不成你想让我直接脱了?”

  这种半调戏的话让江月的脸有些微红,有些底气不足的继续大声反问:“那我为什么会有伤口?”

  意思就是,还不是怪你周明宇!

  结果周明宇厚颜无耻的直接甩锅:“你自己没坐稳摔出去,我好心才帮你处理伤口”。

  听听,多么不要脸的话周明宇竟然能面色不改的说出口,江月沉下脸,阴沉沉道:“你当我喝断片了?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记得是你把我推出去的”。

  周明宇看甩锅不成,直接大方承认,欣慰的拍了拍她的小肩膀:“很好,没喝断片嘛,酒量不错。”

  江月继续沉着脸,秋后算账的怒气加上宿醉的催化可是会很吓人的,“你难道不应该给我个道歉?”

  江月这幅模样倒是有几分江宸的感觉,但是他连江宸本尊都不怕还会怕个小山寨?他反倒觉得有趣,原来江月喝完酒前后都反差那么大,觉得挺好玩,就是不知道能撑多久。

  他挑了挑眉靠近江月:“怎么?难道你还想找我算账?”

  他一挑眉,江月就蔫了,有点认怂的瑟缩了下肩膀,“其实......不道歉也没关系的”

  很好,一秒怂。

  周明宇强忍着笑意,“那我帮你处理伤口,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呢?”

  谢你妹!江月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她抬头怒视周明宇,结果在看到周明宇魔王标准化笑容后又蔫了,有些欲哭无泪:“谢...谢,我去洗漱了”。

  江月觉得自己是斗不过周明宇的,还是刷牙洗脸早点离开这狼窝比较好。

  “那里有新买的裤子,赶紧拿去换”,周明宇指了指沙发上的袋子,“太辣眼睛了”,说完还捏了捏眼角处,一副不忍再看的表情走进厨房。

  江月愤恨的看着他的背影,大力拽起袋子走进洗手间。

  这其实就是一条看起来挺普通的牛仔裤,不过摸起来质地还挺舒服的,她原本想找下吊牌看下多少钱,省的以后被周明宇讹上,结果发现吊牌被他剪了。

  等她穿上去后竟然发觉码数很对,刚刚好,她不禁纳闷,什么时候周明宇对她的尺码那么清楚了?

  她来到洗漱台上,看到上面放着成套的电动牙刷和杯子,一只蓝一只粉,一看就是情侣套装,上下翻了遍也没看到一次性牙刷。她朝外大吼:“我没找到一次性牙刷”。

  “没有”,周明宇懒洋洋的翻着最新的科技杂志回答,不过嘴角却一直在上扬,这种一大早在家里有人咋咋呼呼的感觉可真好。自从买了这个房子以来,他觉得只有这一天他才觉得这真的像个家。

  江月认命的看着前面的牙刷,拿起粉色的那支,使劲刷着自己的牙,还对着镜子无声的骂着周明宇,喷的整面镜子都是泡沫。

  洗漱完之后随便抓了几下头发,绑了个马尾,感觉恢复了人样。洗手间外的周明宇仿佛等的不耐烦了,走过来敲门让她赶紧出来吃饭。

  江月刚在饭桌上坐下,懵了。

  两碗白粥,2根油条,2个包子,一人一个荷包蛋,包子和油条还是冷的!

  她舀了舀白粥,弱弱的问:“你家破产了?”

  周明宇正在割着鸡蛋白的手顿了下,白了她一眼:“谁家破产早餐还能吃四样的”

  “那就不能点个外卖吗?现在都中午了,这都是早餐。点个炸鸡翅炸鸡腿也好啊”江月依旧不满的小声嘟囔着。

  “是我睡到大中午吗?”周明宇把鸡蛋白都夹到一个盘子里,端到江月面前:“浪费粮食可耻不知道吗?买了就必须吃掉。吃!”

  面对周明宇的强词夺理,她无言以对,只能委屈的扁了扁嘴,把寡淡无味的早餐午饭吃下去。

  她很想吃肉啊,想吃炸鸡腿炸鸡翅,想吃垃圾食品。

  但是……江月抬头看了下喝着粥还在看杂志的周明宇,说出来的话那本杂志应该会完美的飞向自己吧。

  正快速喝粥的江月听到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她哥哥!她赶紧吞下嘴里的油条,望着周明宇,意思很明显。

  周明宇接收到她的信号,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接吧,我不说话”

  江月赶紧走到客厅里接了起来:“哥哥”

  “月月你在哪?”江宸一如既往的简洁。

  江月眼珠子转了下,如果说在周明宇家估计她哥哥会马上杀过来。她马上笑着说:“我在宿舍呀,今天周六嘛,哈哈”

  如果此时江宸在她面前肯定看得出江月在撒谎,眼神乱飘,充满忐忑。

  “嗯,我现在出发过来,我需要去办点事,大概4个小时能到你学校。晚上一起吃个饭”

  “好呀,我也好想见哥哥”虽然不知道她哥哥为什么过来,但是一想到晚点能见面,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心。

  “嗯,顺便叫上周明宇”江宸电话里不咸不淡的说。

  嗯?周明宇?江月惊讶。

  她转头看了下,周明宇或许因为电话是江宸打来的,脸色明显不爽。她有些为难:“为什么要叫他?”

  他们两个不是一直互看不顺眼吗?怎么她哥哥突然想请他吃饭?

  “你不是说他挺照顾你的吗?上次没来得及请他吃顿饭,做哥哥的总得请他吃顿饭感谢一下”

  在江月听来,感谢这两个字从她哥哥嘴里出来竟然异常的冰冷。

  “嗯,不过我不能保证他会来”,毕竟江月知道周明宇是一听到她哥哥的名字就甩脸色的人,仿佛江宸这两个字就是炸弹,说出来就炸了。

  “你放心,他肯定会来”,江宸很有信心,这人一定会来,下刀子都会来。

  江月挂了电话后忐忑的坐回去,思索着怎么开口他才不会生气,没想到周明宇却先开了口,“你哥哥要来?”

  “嗯”江月抬头看了他一眼,试探性问了问:“那个,你晚上有没有事啊?”

  “干嘛?”周明宇咬了一口包子,瞟了她一下。

  “就是我哥哥想请你吃饭,说是谢谢你照顾我”,江月边说边偷看他反应,看到他咀嚼的动作顿了一下,她心一慌,马上说道:“不过你要是不想去,没关系的,我可以……”

  “好呀,去”,周明宇爽快答应。

  啊?答应了?就这么爽快答应了?江月觉得不可思议,他不是最讨厌她哥哥吗?她很是怀疑:“我哥哥,江宸哦”

  “放心,死都忘不了”,周明宇几乎是咬牙切齿,江宸就算化成灰他都认得出,在学校碍他眼就算了,在他追妻之路上还颇多阻挠,好几次差点把小不点给弄走。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江月不解的看着他。

  “你不是说我破产吗?免费的饭不吃是白痴”,周明宇把最后一口包子塞进去,盯着江月,狠狠的咬着。

  他死都不会相信江宸会感谢他,他就想去看看他想做什么花招。况且怎么说都是小不点的哥哥,未来这关怎么说都得过,所以即使下刀子他也得去。

  那狠狠的咀嚼性动作,江月看在眼里就仿佛在咬着她的血肉似的,瘆得慌。

  这两人真的不会打起来?一边是最爱的哥哥,一边是最好的朋友,打起来的话她到底帮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