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美人爱种田

第二章 被碰瓷了

重生美人爱种田 酒心小草莓 2599 2019-09-05 12:00:00

  回过神来,柳佩汐的目光又落在了那碗粥和这一家子身上。

  虽然这粥看上去稀薄无比,但家人殷切的眼神让柳佩汐有些不忍,为了不让家人失望,柳佩汐伸出手接过王氏手中的碗。

  看着柳佩汐接过粥,王氏眼里流露出笑意,身体也放松了下来,只要人没事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是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柳莹莹和柳宏博则在旁边盯着那碗粥,喉咙翻滚了两圈,但还是十分乖巧地站在旁边,一句话也不多说。

  正当柳佩汐感慨家人对自己的关怀以及弟弟妹妹懂事之时,她目光骤然一缩。

  拿着碗的手怎么如此粗壮,肥的像猪蹄不说,更是又黑又糙,简直不堪入目。

  猪蹄好歹还是又白又嫩,而这双手又黑又肥还粗糙不堪,像什么样子,怕是跟猪比都要被猪嫌弃。

  “这是我的手?”柳佩汐无法置信,瞅瞅左手,又看看右手,这手掌的的确确长在自己的胳膊上。

  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柳佩汐往几如清汤的粥里一瞧,顿时又要晕厥过去。

  汤水里的倒影可还是个人吗?

  肥硕无比的脸蛋把眼睛挤得几乎只剩下一条缝来。

  一张香肠嘴配上塌塌的鼻子,加上乱糟糟的头发只能称之为巨型人形生物。

  一个姑娘长成这样实在是绝无仅有,旷古烁今了。

  柳佩汐欲哭无泪,穿越了就算了,竟然让自己长成这样。

  这柳佩汐前世又偏偏是个木鱼脑袋,不遭人嫌弃已经是万幸了,怎么还敢奢望嫁人,这不是痴人说梦么。

  看到自己油腻又丑陋的模样,柳佩汐顿时明白门外那些熙熙攘攘的人嘴里说的丑丫头是谁了,可不就是在说自己吗?

  柳佩汐回想起穿越之前自己也是个难得的小美人,肌肤胜雪,青丝如瀑,身材窈窕,该凸的凸,该翘的翘。

  如果真的穿越回21世纪初,必定也是一方人物,然而现在,真是一言难尽。

  “唉,好歹勉强算是个人吧,那都还有救。”柳佩汐心中暗暗安慰自己。

  “弟弟妹妹,姐姐现在还有些头晕,这粥给你们喝了吧。”说实话,柳佩汐差点也叫自己给丑吐了,食欲是没有了,求生欲都快要被消磨殆尽了。

  柳宏博和柳莹莹推脱了两下,见柳佩汐坚持,也一人一半咕咚咕咚给喝了个精光,连一滴都不剩,柳佩汐看着真是又心疼又心酸。

  门外那些大妈大婶还在七嘴八舌指指点点地说着,柳佩汐心情本来就不咋地,此时心头顿时就冒出一股无名之火。

  她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坦克般冲到了门口,扯开喉咙就是一顿吼。

  “一群老娘们儿看够了没有,不去干活站在这里叽叽喳喳,麻雀也比你们勤快!看看看,整日吃撑了没事情做是不是,也不怕张针眼啊!都给我散了,谁再给我指手画脚东拉西扯的,休怪本姑娘手下不留情!”

  说着,柳佩汐在门前不远处尚未劈砍的柴火里挑出一根碗口粗齐眉高的树干来,“砰”地一声往地下一剁,又呼呼舞动了几下。

  一帮大妈大娘吓得赶忙做鸟兽散,飞快地往向外逃去,嘴里也不停歇地骂骂咧咧。

  这柳家丑丫头上吊不仅没吊死,没想到醒来之后反而性情变得那么凶悍,真是母夜叉上身来了。

  其中一个大婶,不知是何原因,往回跑的时候竟是一个趔趄,踉跄了几步噗地一声跌倒在地,捂着腿唉哟起来。

  柳佩汐本没有伤害他人的想法,只是因为心里烦,不想听人在这里嚼舌根,把人赶走就行了,没想到有人不小心摔倒了。

  柳佩汐见状赶忙上去扶人,摔倒的人正是刚才说话的郑氏大妈。

  郑氏看到铁塔般的柳佩汐往自己这边走来,挤成一堆的脸根本看不出什么表情,顿时就有些慌了神。旁边的老姐们儿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刚才柳佩汐那么凶悍,一只手提起那么粗一根树来,现在若是找自己算账,老胳膊老腿哪经得起这几棍啊,一下砸在腰上,人可就要散架了。

  “柳家姑娘,你可别乱来啊,你要是打死人,这村里可真的容不下你了。”

  郑大妈眼见着黑肥圆的柳佩汐滚滚而来,紧张地话也说不利索,只是一条腿一个劲儿地蹬地,好让自己离这黑夜叉远些。

  在绝对力量面前,平日里骂街打架的本事,郑大妈可是半点都没发挥出来,未战先怂了。

  柳佩汐伸手一把拽起了郑大妈,吓得郑大妈是手脚乱舞,只差往柳佩汐手上咬了。

  “郑大妈,你说什么胡话呢,伤到哪里了,先跟我回屋里看看。”柳佩汐哭笑不得,自己难道真当如此吓人不成?

  “柳家丫头你说啥?”郑氏本来是要准备撒泼打滚,拼个鱼死网破了,一口气提到嗓子眼还没出来,就被柳佩汐硬生生给噎住了。

  “我说郑大妈,你怎么这样不小心,哪里伤着了?”柳佩汐又重复了一遍。

  “我的脚,哎呀那个杀千刀的李氏,自己跑的那么快,我的腿都叫她给撞断了呀!这我以后可怎么过日子啊,你们要赔我的脚啊,赔我的脚啊。”

  郑大妈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腿脚吃痛,几乎就要跌倒,还好柳佩汐眼疾手快,又是一把扶住。

  这回郑氏眼骨碌一转,老眼里蹦出了两行泪,呼嚎起来,方圆三里的人都给听见了。

  “别叫了,我看看!”柳佩汐听得心烦,往郑氏腿脚下一看,还真是左脚挂着,像是断了腿的模样。

  郑氏哪里会听,平日里大家就是叫人擦破了点皮都要说成是把整张皮都给掀了,如今左脚就这么挂着,肯定要让全村的人都知道。

  不然怎么显得自己可怜,又怎么狠狠敲上一笔,而且刚才自己慌张的模样如果被人瞧见了也要丢面子的,精神上的赔偿肯定也要一起算进去的。

  柳佩汐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直接把郑氏给抱进了屋子里。

  “哎呀,郑家婶娘,你这是怎么了!”王氏看到郑氏哭天抢地的模样,赶忙上来询问。

  “还不是你家的闺女啊,拿着那么粗的一根树,说是要打人哩。那李氏婆娘叫你家闺女吓破了胆,跑的都快飞起来了,给我撞到在地上,我就腿脚都给撞断了。”

  郑氏夸张地比划着,眼泪也不停往下流。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啊。”王氏听闻就慌了手脚,脸色惨白。

  碰上这样的事,肯定是要赔钱的,家里本来就没几个子,难道还要卖儿卖女吗。自己又不善言语,定然又是说不过人家的。

  “你别叫了,耳朵都让你给叫聋了。你也不是什么断腿断脚,不过是你自己平日劳作劳损,神经麻痹罢了。”

  柳佩汐检查了郑氏的腿脚,智能芯片快速扫描诊断,发现并无大碍,是郑氏自己的隐疾,今日发作了而已,竟然被碰瓷了。

  只是郑氏不知道,还真以为叫人撞断了腿。心里正盘算着敲上李氏一笔,顺便问没钱的王氏把顾莹莹给要来给自家儿子当童养媳。

  自己到时候就请大夫给医上一次,医不好的话就赖上李氏王氏要饭吃,只要自己装的足够可怜,村里人肯定也会支持,不会有人说什么。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仅仅片刻之间,柳家丑丫头死而复生,母夜叉上身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加上郑氏的大嗓门,方才散去的人群又是聚拢了过来,甚至连村头的叶文彬叶秀才都给吸引了过来。

  柳丹杨也随着叶文斌赶来了,上一出的上吊好戏热乎劲还没过去,这柳佩汐竟然又要来一场大戏。

  她柳丹杨喜欢看戏,尤其是王氏,柳佩汐一家的好戏。

酒心小草莓

大家都来看一看,瞧一瞧勒,有票的捧个票场,有人的捧个人场,又没票又没人的,那我也祝你快快捧个金元宝,好给在下捧个钱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