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美人爱种田

第四章 还真治好了

重生美人爱种田 酒心小草莓 2105 2019-09-07 12:00:00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郑氏还在那里哭哭啼啼的,丝毫不见有衰减的迹象,肺活量惊人。

  旁边的柳莹莹还有柳宏博听到刚才大姐说的话吓得直哆嗦,躲在角落里惶恐不安地眨巴着眼睛等待审判。

  他们不明白大姐为何会答应郑氏,而且还那么有底气,难道真的上吊把脑袋给吊坏了?

  柳丹杨则是笑意渐浓,刚才看到柳佩汐胸有成竹的样子倒还稍稍紧张了一下,现在看来根本无需担心。

  愚蠢的柳佩汐要把弟弟和妹妹一起赔出去了,那王氏清醒过来岂不是要气的自杀了。

  一盏茶不过十五分钟左右,在众人窸窸窣窣地讨论声中一瞬而过。

  郑氏还在哪里哇哇大叫,哭着喊着。

  “柳佩汐,郑氏婶娘还没好,你是不是要把柳莹莹和柳宏博两个小贱种交出来了?”柳丹杨开口道,颇是幸灾乐祸。

  “柳丹杨,你够了没有。莹莹和宏博好歹也是你的堂弟堂妹,你这么着急把自己的兄弟姐妹推给别人,你到底是和居心。我看你的心肠比乌鸦还要黑!”

  柳佩汐不见丝毫畏惧,开口便怼,既然来了这里就要入乡随俗了,谁要是不知好歹,我柳佩汐也不是好惹的。

  “郑家婶娘,你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好了。”柳佩汐不再理会柳丹杨,鄙夷地看了看还在演戏的郑氏。

  “我哪里好了,我分明疼的更厉害了!”郑氏哇哇叫着,不依不饶。

  “柳家丫头啊,也别难过了啊。你们家那么穷,莹莹过去还能过的好点呢。”

  “对啊,这郑家婶娘还能亏待了儿媳妇不成。”

  众人见状也都认为郑氏的腿脚没有好,开始你一嘴我一嘴的劝说。

  当然了,按照正常逻辑,这个原本又丑又笨的柳佩汐怎么也不可能治好连大夫也解决不了的病。

  “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家伙。”柳佩汐翻了个白眼,谁不知道郑氏的儿子腿脚也是不便的,自小就有点问题,不然也不会成年了连个说媒的人都没有。

  “柳佩汐,把人交出来。我们柳家可丢不起这人。”柳丹杨刚才被柳佩汐羞辱,心中正憋着一口气呢,现在说话的人多了自然腰杆子就直了。

  柳佩汐肥胖的身躯站的笔直,没有一点慌张怯弱。只见她一把拽过郑氏的腿来,一口气拔掉了所有的针,又把腿紧紧握在手里。

  “你想干什么!你还要把郑家婶娘的腿给掰下来不成!”柳丹杨见状大声喊道。

  见到柳丹杨这么喊,这乡里邻里的大妈大婶大爷大叔的目光都聚焦了过来。

  难不成这柳佩汐还真是夜叉上身,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

  柳佩汐抓起郑氏的鞋子一把给撸了下来,露出光秃秃的脚丫子。

  “你放开!”郑氏也有点被吓到了,脸色惊变,要是这柳佩汐真的把她的腿扯下来,那小命还有没有都是个问题。

  柳佩汐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右手死死拽住郑氏的小腿,左手高高扬起,做足了派头。

  “哎呀丑丫头,快把郑家婶娘的腿放下来,有话好好说。”

  “丑丫头,不要冲动,你再怎么样也不能卸人腿脚啊!”

  众人有些惊恐,但刚才四散的大婶们早就添油加醋地把夜叉上身说的神乎其神,谁也没敢上去拦着,唯恐自己也遭了秧,只敢耍耍嘴皮子。

  柳佩汐见到那些人那般模样心里不禁发笑,果然都是群欺软怕硬的货,以后自己可得直起腰杆子做人了。

  柳佩汐看起来是来势汹汹,但最终左手还是轻轻地挠起了郑氏的脚底板。

  郑氏其实脚早就不疼了,但是如果真的表现出不疼了,自己不仅儿媳妇没了,还要到赔十两银子,十两银子,家底掏空了才算。

  于是她打算耍赖耍到最后,只要装的够像,谁又能知道?

  但此时的柳佩汐可不再是以前那个傻乎乎的蠢丫头了,这么一点雕虫小技都破不了还怎么立足。

  只消得三五下,郑氏再也憋不住,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柳佩汐劲儿大,逮着郑氏不让她挣脱。

  郑氏又哭又笑,又挣扎不开,心头早已把柳佩汐骂了十万遍。

  待到郑氏实在忍不住,开口求饶之际,又突然大喝一声,再不起来老娘把你腿给卸了。

  柳佩汐突如其来的凶悍惊得郑氏跳了起来,手脚利索的很,哪里还有半点腿脚不便的样子。

  “郑氏婶娘,你现在欠我十两银子了。”柳佩汐满意地拍拍郑氏的肩膀又转向了柳丹杨,“柳丹杨,好孙女,该叫姑奶奶了。”

  “你...”柳丹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郑氏真的被医好了。

  “大家都给我做个见证啊,刚才柳丹杨自己说要叫我姑奶奶的。”柳佩汐故意大声说道。

  柳丹杨憋红了脸:“你一定是用了什么妖法对不对,一定是!”

  “没错,你说你是怎么把郑氏婶娘医好的,夜叉上身吧!”这个时候叶文斌也站了出来,他可不能看着柳丹杨受委屈。

  “叶文斌,你还真好意思说啊。你也不想想你爹的命原来是谁救的。如果不是我舅舅出手,你恐怕就没机会生出来。”

  “若不是我舅舅,我也不会跟你订上那倒霉婚约,我这技术自然是我舅舅教的。”

  “还有,作为一个读书人夜叉上身几个字也能从你嘴里蹦出来,你不感到羞耻吗,读书都读到脑子里都是屎吗?”

  柳佩汐丝毫不怂,张口就形成了有效回击。

  的确,当初是柳佩汐的舅舅救过叶文斌父亲一命,由此也定下了两家的婚约。

  柳佩汐的舅舅医术相当不错,只是出了意外去得早,柳佩汐这么解释,自然也没什么破绽。

  而读书人向来不语怪力乱神,柳佩汐这一套反击,驳地叶文斌哑口无言。

  但令叶文斌更为吃惊的是柳佩汐的态度,以前的柳佩汐见着自己就跟见了宝贝一样,三公里开外就能见着自己,无所不用其极地讨好,那姿态简直低到尘埃里了。

  本来想着自己出来柳佩汐必然跪舔,局面自然反转,结果柳佩汐一改常态不仅没有露出往日痴态,更是让自己无话可说。

  定然是这两日对柳佩汐太狠,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叶文斌看着柳佩汐摩挲了一下下巴,心里开始新的盘算。

酒心小草莓

如果秋天里有桃花,那一定是我看到你给我投票的时候,我微微泛红的脸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