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美人爱种田

第五章 你这孽障

重生美人爱种田 酒心小草莓 2124 2019-09-08 12:00:00

  叶文斌脸色频繁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他暗自确认柳佩汐应当是记恨自己才如此反驳。

  若是放在从前,这柳佩汐又丑又傻,除了缠着自己以外,也不会干活,让她远离自己倒也是好事。

  毕竟柳丹杨人长得漂亮,家中也有几个读书人,和自己般配的很,谁愿意搭理柳佩汐这个丑东西。

  可如今事情发生了变化,这柳佩汐脑袋变得清醒了,虽然还是那么丑,不过这手医术可不简单。

  刘大夫怎么也搞不定的事,倒是被柳佩汐三下五除二就给解决了,这说不定是有大用处的。

  再说叶家相对来说也是大户,不差几口吃的,如今自己好歹也是个秀才了,将来也是有机会考功名的,养个妾室倒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这柳佩汐如果靠着这手医术,扬名乡里乡外,忍忍倒也是能娶,大不了娶了过后就给晾着,要用的时候哄上两句就行,也不算亏。

  叶文斌略做沉吟,心中顿时开朗了不少,脑袋里就生出办法来了。

  “柳佩汐,你不是很想嫁给我吗,前几天是我不好。”

  叶文斌说着,嘴上说着不好,态度却倨傲的很,心中早想着,我既然松口了,你柳佩汐还不是手到擒来。

  柳佩汐一愣,一时间竟然都没反应过来,但看到了叶文斌那副自以为是的表情,也是明白了大半。

  “嚯,真是你唱罢来我出场,有点意思。”柳佩汐心中暗自嘲笑,玩味地看着叶文斌。

  叶文斌见状,以为这柳佩汐已经入套,不由得更为得意了,女人,还不是招招手就来?

  “既然你一直以来都想要嫁给我,我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如若你能答应我几个条件,娶你做妾,也不是不可以。”

  叶文斌故意停顿了一下,将手负在了身后,一副作出了莫大牺牲的模样。

  柳佩汐看这叶文斌每根毛发都透着优越感的模样也是十分无语了,再也没眼看下去,赶忙拒绝:“不答应。”

  叶文斌的表情僵在那里,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柳佩汐似乎是拒绝了他?

  “噗。”不知人群中是谁率先发出了一声嗤笑,让这尴尬的气氛更加尴尬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打脸的吗?叶文斌连条件都还没说,柳佩汐就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他。

  柳丹杨心中是不开心的,好不容易把这白痴柳佩汐的婚约给毁了,马上可以和叶文斌双宿双飞了。

  没想到这柳佩汐还藏着一手医术,更让人不爽的是叶文斌竟然还想娶柳佩汐为妾室。

  不过在外面,无论如何都是要给自己的男人面子的,柳佩汐如此大胆无礼,是该再出手教训教训。

  “柳佩汐,你怎么如此不懂礼节,文斌哥哥是要娶你做妾的,又不是让你做正室。你不答应些条件,怎么有资格嫁给文斌哥哥!”

  柳丹杨站在叶文斌身旁娇声喝道。

  听到柳丹杨这么一说,叶文斌觉得真有道理,应该是这柳佩汐要得寸进尺罢了,还想空手套白狼,什么条件也不答应就想嫁进来。

  他叶文斌堂堂秀才,柳佩汐就算会点医术又如何,怎么可能配得上?

  柳佩汐惊愕地看着这一对活宝,想起脑海中前人总结的那本《如何和傻X相处》的名著,发现目前的情况还是超纲了。

  “噗哈哈哈哈。”柳佩汐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丹杨妹妹哪句话说错了!”叶文斌很不悦,这柳佩汐怎么如此不知好歹。

  柳佩汐好不容易止住笑,还是捂着肚子断断续续说道:“我笑你们俩如此看不清状况。”

  “当妾室?你叶文斌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吃相也不用那么难看把。嫁给你?光是想想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还是别在这里恶心我了。”

  柳佩汐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你....”

  叶文斌气的说不出话来,没想到这柳佩汐真的敢拒绝他,还说的好像是他叶文斌觊觎柳佩汐一般。

  “没错,我之前实在是被猪油蒙了心,才看上你这种人。你看看你,小细胳膊跟个瘦猴似的,我看你就算读了书也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

  “之前嚷嚷着要退婚,现在又装模作样说要娶妾,我的大秀才,你这是当了XX还要立牌坊啊。我看你不过是看上我的医术吧,还让我答应你几个条件,是谁给你的勇气?”

  柳佩汐丝毫不留情面,直接说破了真相,一顿嘲讽。

  “你...”叶文斌被连着怼了N多句,羞恼之间又想不出半句话来回应,顿感心头一阵发闷。

  柳佩汐以前是什么人,烤好的地瓜还滚烫烫的,说让捧着就捧着,大冬天的,怀里都能揣着跟烤玉米棒子,就是为了让叶文斌吃口热乎的。

  她现在居然说自己是癞蛤蟆要吃天鹅肉,说他是想做XX又要立牌坊,脸色就跟煤炭一样黑,这面子已经碎成了渣。

  背后的柳莹莹和柳宏博的心情跟过山车似的,从害怕,惊恐,到惊讶,再到现在感到了扬眉吐气。

  这么多年了,自己的姐姐在这叶文斌面前都跟猪狗一般,他们一家更是被嘲弄打压。

  而今日的柳佩汐站了出来,把他们一家子保护的好好的不说,还把柳丹杨和叶文斌训斥了一番,实在是太威风了。

  “好了,你们也别看了,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又不是没看过,大家还是都散了吧。”

  柳佩汐看着这本来就不大的屋子被围了个滴水不漏,心想着好戏也没了,还是要清净清净。

  当然这郑氏早就趁乱灰溜溜地跑掉了,要她掏出十两银子,那比割了她的肉还疼哩。

  “柳丹杨,叶文斌,你们还站在这里干啥呢,还等着我做饭给你们吃?”柳佩汐瞥了一眼尬站着的两个人也下达了逐客令。

  然而正当大家都想要散去之时,人群之中挤过一个汉子来。

  来人正是柳佩汐的生父柳文山。

  柳文山粗红着脖子挤了进来,眉头倒立,看起来十分生气。

  柳佩汐搜寻了一下记忆,这柳文山虽然关系不亲密,但最近这几日也没惹到他啊,为何如此怒气冲天的,怎么一穿越过来连半刻清净都没有。

  “你这个孽障!”还没等柳佩汐想明白缘由,就听得柳文山爆喝一声,大踏步就走了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