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美人爱种田

第七章 再遇柳丹杨

重生美人爱种田 酒心小草莓 2170 2019-09-10 12:00:00

  “大姐。”两个小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怯生生地看着柳佩汐来。

  “纳尼!”柳佩汐恍然大悟,怪不得找不到地方,而且走到哪臭到哪里,原来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柳佩汐闭着眼睛轻轻嗅了嗅咯吱窝,我的妈呀,这到底是什么味道!柳佩汐感到一股无法言说的味道钻进了鼻孔,都快要窒息了。

  天啦撸,这柳佩汐前世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

  柳佩汐感到脑袋一阵晕眩,还好只轻轻闻了那么一下下,若是深深吸上一口,那可能已经气体中毒了。

  想起自己刚才顶着这么一身恶臭舌战群雄,柳佩汐不由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实在太丢人了好吧,以后打死也不可以如此邋遢!

  “莹莹,宏博,跟姐姐一起打几桶水来,姐姐要沐浴更衣!”柳佩汐暗骂前世这般不拘小节。

  三人赤坑赤坑搬了小半天的水,终于把大木桶给装满了,柳佩汐迫不及待地跳了进去,她无法多忍受一秒。

  趁着泡澡的时间里,柳佩汐用智能芯片再次扫描了全身,确认了这柳佩汐定然是遭人下了毒手导致的。

  体内还有一些毒素的残留,导致柳佩汐整个人浮肿发胖,血液也堵塞在一些血管中致使脑中缺氧,智力低下。

  要不然这柳佩汐明明吃都吃不饱,怎么能长那么胖?

  先不管凶手是谁了,凭借高超的智商推断,凶手也不过是柳家老宅那些人。

  这毒素在柳佩汐体内也是十几年了,十分的顽固,彻底治愈恐怕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万幸的是,这些都还有救。

  柳佩汐将身子擦洗干净,又用家里翻出的几根针刺激穴位,用来疏通经脉,排出体内毒素和多余脂肪。

  柳佩汐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终于完成了沐浴和排毒。

  整桶水从清亮清亮变得黑乎乎的,上面似乎还漂浮着什么恶心的液体,散发着缕缕怪异的味道。

  但是好歹身体终于干净了,现在的柳佩汐除了看起来黑胖,整体看起来还是清清爽爽的,没有之前那般油腻邋遢,让人见了就避之不及。

  沐浴完毕,又匆匆吃了点晚饭,疲惫的柳佩汐沉沉睡去。

  约定好只穿越十几秒就回去,现在已经超过了六小时,柳佩汐知道,自己可能彻底回不去了,先休息好了再说,桥到船头自然直嘛。

  -------------------------------------

  柳佩汐睡了个自然醒,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了疑似穿越之前的场景。

  有个高大的男子把自己从树上抱下来。不仅没有嫌弃自己一身的恶臭,还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最后还把自己抱回了家,只是那张脸却看不清楚。

  柳佩汐努力想看清那张脸的时候,王氏也从昏睡中清醒了过来,看气色,整个人是十分虚弱了。

  柳佩汐从记忆中得知,家里没什么存粮,也没有田地,这王氏就是断断续续帮人做点杂活维持生计。但村子本来就不大,杂活也是断断续续的,一家人就这样吃了上顿没下顿,勉强活到现在。

  看着面黄肌瘦的一家人柳佩汐决定根据实际出发,先给家里挣饱了肚子再说,至于那个神秘的男子,就先放到一边吧,也许就是一个梦呢。

  柳佩汐从记忆中得知,家里没什么存粮,也没有田地,这王氏就是断断续续帮人做点杂活维持生计。

  但村子本来就不大,杂活也是时有时没有的,一家人就这样吃了上顿没下顿,勉强活到现在。

  看着面黄肌瘦的一家人柳佩汐决定根据实际出发,先给家里挣饱了肚子再说。

  这个小山村名为木勺村,因为长得像一只巨大的木勺得名,旁边还有前山村,草头村等等,几个山村就由几条狭窄的山路连接着。

  所以这些村也算是靠着山的,正所谓靠山吃山,这山上应该有一些野果子,野菜,而且肯定也有药材。

  背上背篓,让弟弟妹妹照顾好娘亲,柳佩汐精神饱满地出发了。

  “这里的空气真的好清新啊,天空也是那么的蓝,小溪的水那么清,郁郁葱葱的田地和丛林实在是太好看了。”

  柳佩汐走在田间的小路上,不由得深深吸了几口气。

   22世纪末的环境,早已变得不适合生存,现在的场景柳佩汐过去只能在影像资料里看得到。

  如今亲身体验,真的感觉每个毛孔都张开了,实在太舒适了。

  天上还有叽叽喳喳的鸟叫,路边有窸窸窣窣的虫鸣,走在路上,旁边涓流的小溪里还有小鱼小虾在游动。

  一只小青蛙突然从草地里蹿了出来,愣愣地看了柳佩汐一眼,又噗通一声跳进了水里。

  柳佩汐看着这些美景,不由得心情也变得十分舒畅,昨日的不快也一扫而空。

  自己会变美的,生活也会变好的,这里环境那么好,未来一定也会很美好。想到这里,柳佩汐不由得轻声哼起了小曲儿。

  走着走着,柳佩汐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柳佩汐那个丑八怪,真是不知道廉耻,偷文斌哥哥的东西不说,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鸟儿。”

  “文斌哥哥昨日大发善心,许她做妾室,她倒是好,不答应就罢了,还在那里胡言乱语,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长得丑不要紧,怎么一点也不懂规矩,不知进退呢,这样的女人,谁会要啊。”

  柳佩汐收回看景色的眼睛,循着声源看去,只见柳丹杨正唾沫横飞地和几个妇人讲的起劲。

  把自己往死里黑,什么难听说什么,竭尽全力地败坏柳佩汐的名声。

  昨日柳丹杨被柳佩汐羞辱,心里正憋着一股气呢,加上叶文斌提出让柳佩汐做妾室,更是让她心头不爽了。

  这回逮着几个长舌妇,肯定要添油加醋地说,到时候这些妇人自然会把柳佩汐的恶名传播出去,也好一泄心头之忿。

  柳佩汐越走越近,柳丹杨看了一眼柳佩汐,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说越起劲。

  “好心情全让这白痴女人给毁了。”

  柳佩汐撇撇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没有牙齿的善良就是懦弱,这柳丹杨纯粹是自己找虐,那么也不必客气了。

  “哟,柳大小姐,你背着这篓子这是去哪儿呢,莫不是还要去我文斌哥哥家里偷几个地瓜来不成。”

  柳丹杨眼看柳佩汐走到跟前,故意阴阳怪气地说道。

  “柳丹杨,从小到大你就欺辱于我,这么多年了,我念及同族姐妹之亲情,对你一直都是忍让有加,没想到你如此不知廉耻。”

  “既然我的忍让换来你的得寸进尺,我也不必三番五次地退让了。”柳佩汐淡漠地站在那里,语气十分清冷。

  “怎么,柳佩汐,你敢做不敢当啊,你若不是偷了东西,怎么会被叶家退婚呢。”

  柳丹杨插着腰说着,神情得意,眼神还瞟了几眼身旁的几个妇人,看到几个妇人也都兴趣满满地看着,心头更是高兴。

  “是吗,那过去的事我也不跟你纠结了,这两日的账,我们就算算吧。”柳佩汐哼了声,今天就先把你这个嘴碎的小妖精收拾了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