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美人爱种田

第八章 打脸柳丹杨

重生美人爱种田 酒心小草莓 2121 2019-09-10 23:00:00

  “我们能有什么账?”柳丹杨活像一只斗胜了的母鸡,昂首挺胸,论颜值,论名声,论家境,我柳丹杨哪个不是碾压了你柳佩汐。

  “第一笔账,就是你污蔑我偷东西,第二笔就是你和叶文斌逼迫我去死。”柳佩汐一字一顿地说道。

  “什么,柳佩汐,你不要血口喷人。”柳丹杨挺着胸脯死死盯着柳佩汐道。

  “血口喷人?”柳佩汐不屑地瞥了一眼柳丹杨。

  “首先,你污蔑我偷东西是在叶文斌的家里。叶文斌一家子先前见着我可跟见了瘟神一样躲着。”

  “他家里又那么大,你觉得会让我随意出入他的家里?你又让我如何去偷他家里的东西。”柳佩汐道。

  “其次,我偷他家里的东西于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冒着巨大风险去做一件能让自己身败名裂的事,再傻的人也不会去做吧。”

  “谁知道你,你这个丑八怪一直觊觎文斌哥哥,谁知道你起了什么心思。再说,你脑袋不正常大家都知道。”

  柳丹杨忙不迭就开始了反击。

  “怎么,我话还没说完,你就这么着急辩驳干什么。难道你心虚了?”柳佩汐凑近了身子,故意拉长了声音。

  “你别给我装神弄鬼的,你自己做的事还想赖我身上?”柳丹杨眼神闪躲,但语气依然强硬。

  “要的就是你死皮赖脸地不承认,好让我来揭开你丑恶的面貌。”

  柳佩汐走近柳丹杨,直取柳丹杨腰间的荷包。

  柳丹杨想要阻挠,可她的小细胳膊又怎么敌得过虎背熊腰的柳佩汐呢,只抵抗了两下,荷包就被抢走了。

  “各位婶娘看好了。”柳佩汐胖手一抖,柳丹杨的荷包里抖落出几个大钱,还有一支玉钗来。

  “我想这支玉钗各位婶娘都该是见过的吧。这可是叶文斌母亲的东西,可是佩汐不明白,为什么这东西会在柳丹杨的手里。我想不用佩汐多说,各位婶娘也都自有判断。”

  柳佩汐大声说道。

  几位妇人仔细看了看柳佩汐手里的玉钗,面面相觑,心里都是明白了个大概。

  “你还给我,你怎么知道这东西在我这里。”

  柳丹杨后半句还未说出口,就知道自己情急之下说漏嘴了,连忙收住,改口成:“你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我怎么知道的我无需告诉你,我只想告诉各位婶娘,可不要被某些人的花言巧语骗了,不要被人当傻子忽悠。而你的东西,我拿着都觉得脏手。”

  柳佩汐一把把荷包甩给了柳丹杨。

  “柳丹杨,第二笔账。你设计诬赖我偷东西,用这个借口让叶文斌和我退婚,这倒也罢了,你还蛇蝎心肠,见我急于证明清白,竟然扔出一条麻绳来,说是我敢上吊才信我。”

  “亏是我命大,有人来救了我,否则的话,我现在可化作一个可怜的冤死鬼了。我问问你,你的心怎么能这么黑,你怎么能如此恶毒!”

  柳佩汐句句铿锵,说的毫不犹豫。

  “柳佩汐,你不要凭空胡说!”柳丹杨又气又急,脸已经成了猪肝色。

  “柳丹杨,你可听好了。我柳佩汐本来名声就不怎么样,我何必要造出那么多无中生有的东西来。”

  倒是你和叶文斌,一个是秀才,一个也算是大家闺秀,对我一个无辜的姑娘做出这般歹毒的事,心中对我是否有半分愧疚,事后是否有半点悔恨?”

  “你到如今还要在邻里之间挑拨关系,你究竟是何居心?”

  柳佩汐感觉自己如同蔺相如附体一般,一句强过一句,竟把柳丹杨质问地没有半分辩驳的余地。

  “各位婶娘,我先走了,还勿要责怪佩汐刚才无礼。”

  柳佩汐微微行了个福礼,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心乱如麻的柳丹杨。

  “柳佩汐你!”柳丹杨实在是不甘心,咬牙切齿地喝住柳佩汐。

  柳佩汐回过头来“对了,柳丹杨,还有第三笔债,你不叫住我,我还差点忘记了。”

  “你现在不能直呼本姑娘的大名了,你还记得昨天说的话吗,我医好郑氏婶娘,你就叫我姑奶奶。”

  “可是你到现在一句也没叫过,却还在此处大呼小叫。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家,别在这里给姑奶奶我丢脸。”

  柳佩汐戏谑地看着柳丹杨,狠狠地补完一刀之后潇洒离去了。

  柳丹杨恨啊,甚至感觉脑门的血管都要爆出来了,昨天怎么就那么嘴贱,今天怎么就那么倒霉!

  各位妇人一大早上就结结实实地吃了一个大瓜,原来这柳家丑丫头偷东西被退婚,又上吊自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而且这柳家说起来没有一点磕巴,十分理直气壮,柳丹杨又人赃并获,总体来说找不出什么逻辑漏洞来,可信度十分高啊。

  柳丹杨见到几个妇人看自己的眼色都变了,又慌忙七嘴八舌地为自己申辩,但这几个妇人也只是敷衍应付,早已没了刚才那份态度。

  柳丹杨恨恨地看着柳佩汐壮硕的背影,恨不得上去掐死这个突然清醒无比的胖妞来。

  可是战斗力明显不是一个量级的,自己的大腿都没人家胳膊粗呢。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可是她究竟是如何得知那玉钗在自己手里的,这个笨蛋怎么那么聪明?

  柳佩汐也是赌了一把,根据回忆来推理,当初就是柳丹杨大喊大嚷,说柳佩汐偷了玉钗,又撺掇前世柳佩汐上吊,十有八九就是柳丹杨搞的鬼。

  既然如此,玉钗也有大概率在柳丹杨手上,果然就被赌对了。

  当然,如果荷包里没有玉钗,柳佩汐也早已在肚子里编好了另一套说辞。

  现在的她不说有舌战群儒的威力,对付对付这些只知道搬弄是非的乡野村姑还是绰绰有余的。

  柳佩汐怼完柳丹杨之后,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

  只要把话说出去,这几个妇人在几天之内就能把自己说的事传遍木勺村每家每户,在一定时间范围内都能作为村民谈资了。

  而且只要传播出去,肯定就会衍生出各种版本,也许等传回自己的耳朵里,都能写一篇神话故事出来了。

  不过这些人也不值得自己花太多精力刻意去应付,当务之急还是让全家吃饱饭,口袋里多几个钱才是关键。

  这茫茫大山,定然还有无数尚未被发掘的东西呢,就让智能芯片大展神威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