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美人爱种田

第十三章 脑子进水了

重生美人爱种田 酒心小草莓 2015 2019-09-13 12:00:00

  晚餐过后,柳佩汐又招呼两个姐弟弄了一桶水,每日沐浴祛毒也都是必修课了。两个小家伙吃了肉,感觉浑身都有劲儿,兴致高昂的很。

  柳佩汐换下衣服,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今天实在也是太累了,是要好好休息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柳佩汐换上干净的衣服,带着一桶脏衣服去河边洗洗。

  清凉的河水在指间划过,水中还有小鱼游曳,柳佩汐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心情很是愉悦。

  一边洗着衣服,一边脑袋里还在构思如何赚钱。衣食住行是人们的必需品,如果从这里着手,一定很好做。

  比如刺绣,或者改良制衣材料,设计新的衣服样式,或者开发出一些新的吃法,开发食材,搞养殖业....

  柳佩汐嘴角带着笑,全然没注意河边已经多了好几个妇人了,其中一个,就是叶文斌的母亲,沈氏。

  叶文斌如今已经是秀才了,而且学问一直做得还可以,学习也算勤勉,考上举人还是很有希望的。

  然而木勺村,别说举人了,就是一个秀才也仅此一人,也算是半只脚踏进官门的人了。

  只要以后叶文斌混个一官半职,那他沈氏可就是官家老夫人了,这个规格可比现在高上不少。

  各个妇人都是围着沈氏说着一些奉承话,想要攀上一点关系。

  以后这沈氏要是真的当了官家老夫人那可跟她们这些泥腿子有本质上的差别,以后就是想说几句话都说不上呢。

  要是这个时候亲热些,说不定还能在沈氏当上官家老夫人之后照拂一二。

  沈氏十分高兴地接受着吹捧,也都回的客客气气的,聊天氛围十分火热。

  然而沈氏的眼睛还不住地往柳佩汐身上瞟。

  “今天这柳家丑丫头怎么不来给我洗衣服,以前可是想拦都拦不住。”沈氏心里嘀咕着,眉头已经微微皱了起来。

  “咳咳!”沈氏故意咳嗽了几声,想引起柳佩汐的注意,几位妇人也注意到了一旁默默洗衣的柳佩汐,彼此也都心照不宣。

  然而柳佩汐除了专心致志地捶打着衣服之外,愣是头也没抬一下,她可要洗完衣服上山呢,忙得很,哪里有空理别人。

  沈氏心中已是极为不悦了,“柳家丑丫头,快过来把我衣服洗了。”

  柳佩汐继续无视,她最后一件衣服就要洗完了,我理你个鬼哦。

  “柳家丑丫头,你耳朵聋了是不是,我叫你呢。”沈氏还是被无视,感觉丢了些面子,于是清清嗓子,继续趾高气昂地命令道。

  “嗯?这位大婶,请问你在叫谁,我叫柳佩汐,你说的丑丫头我可听也没听过。”柳佩汐洗完所有衣服放进了木桶里,准备起身回家了。

  柳佩汐这幅满不在乎,还略带挑衅的模样彻底激怒了沈氏。

  好啊,这个丑八怪一点都不识时务,真是蠢笨不如猪。不主动上来干活就算了,叫她还这幅态度。

  文斌居然还要娶这种女人回家当妾,这可是万万不能同意的。柳佩汐这种货色,就应该在她面前躬着腰背,殷勤地伺候才行,怎么能如此无礼。

  “我不叫你是叫谁,看看水里你自个儿长啥样。我跟你说,你快过来把衣服给我洗了。”沈氏黑着一张脸,言语里已夹杂着一股压抑的愤怒。

  柳佩汐抱起了木桶,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沈氏,目光上上下下扫了两圈,又啧啧了两声,摇着头叹了口气。

  “你看什么看,装腔作势些什么东西!”沈氏呵斥道,如若旁边没那么多人看着,恨不得上去扇柳佩汐两个巴掌给她长长记性。

  “这位大婶,我建议你回家找人给你脑袋刺上几针,看看你的脑袋里装着几升水。我站在这里都能听见你脑瓜子里咣当咣当的水声,老响了。”柳佩汐一本正经道。

  “什么,她说什么?”沈氏有些气急,耳朵里嗡嗡的,没有完全听清柳佩汐说的什么,也更不信柳佩汐敢这么跟她说,就问起旁边的人。

  那几个妇人听柳佩汐那么说,都暗暗憋着笑,但又不好笑出来,沈氏那么一问,众人更是忍的有些辛苦。

  “她说你脑袋里进水了。”在短暂的尴尬之后,终于有人轻声提醒了下。

  柳佩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牙尖嘴利的女人,我今天就要教你怎么做人!”

  沈氏气地浑身发抖,羞愤交加,刚才的吹捧还没好好消化,却要被柳佩汐这样的女人羞辱,简直不能饶恕。

  沈氏张牙舞爪地冲了上来,想要对柳佩汐动手。柳佩汐眼神里闪过一道寒光,一把扼住了沈氏的手腕。

  柳佩汐在沈氏心里还一直是那个胖乎乎的傻姑娘,低估了柳佩汐的战力,手腕被捏住之后完全是进退不得。

  “这位大婶,我警告你。我柳佩汐向来恩怨分明,谁尊重我,我就尊重谁,我也从来不主动招惹别人。”

  “但是你,不知道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一上来就对我大呼小叫,对我人身攻击,甚至还要对我动手动脚,你以为自己是什么。”

  “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欺侮一个和你毫不相关的姑娘,你说你这么一把年纪还有没有半点廉耻之心,为老不尊也请你有点限度可以吗?”

  柳佩汐连珠炮似的一顿喷,喷完心里就舒服了。

  柳佩汐喷完转身就走了,沈氏得都快喘不过气来,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过。

  这一口气就噎在胸口上上下不得,只能坐在地上按着胸口大口喘气。

  “柳佩汐,就你这样的还想进我的家门,还妄想嫁到我家里为妾,你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沈氏恨恨地抓起身旁的泥土心中不断咒骂着。

  然而在柳佩汐心中,不管是妾室还是正室,嫁给叶文斌已经没有半点兴趣了。

  正所谓不谈婚事,逼事没有,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忙着变美,忙着挣钱,做个白富美那才是一个姑娘家该有的追求好吧,鬼才有空跟泼妇嚼舌根。

酒心小草莓

愿你的梦里,有风,有雨,有诗句。   愿我的故事有藏有票有赞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