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美人爱种田

第二十章 娘亲还能不认识?

重生美人爱种田 酒心小草莓 2153 2019-09-17 12:00:00

  柳佩汐沐浴更衣后感觉疲乏不已,左等右等也没什么事情发生,等着等着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正当她梦到自己抓着大把银票当花撒的时候,一阵喧闹声响起来了。

  “柳家丑丫头,快出来啦,快出来啦!”

  “柳家丑丫头,别睡啦,粗大事啦!”

  外面几个大老爷们大吵大闹。

  “大姐还在睡觉呢,你们干什么。”柳宏博稚嫩的声音,阻挠着几个大汉。

  “再不出来人命就没啦!”有人扯着大嗓子吼道。

  柳佩汐皱着眉头,这帮钢铁直男,不知道女孩子有起床气吗,还那么大声嚷嚷,美梦都给搅黄了,关键是还叫我丑丫头,到底会不会说话?

  “什么人命不人命的,我在屋里睡觉能出什么人命啊。一大清早的就把我给叫醒了,你们这是叫魂啊。”柳佩汐黑着一张脸出去就是喷了那群汉子一脸口水。

  “唉哟,不是啊我的姑奶奶,你看这都日晒三竿了啊。”来人正是本村的猎户,张三。

  “什么三竿不三竿,我就是睡到五杆也不关你们什么事吧。”柳佩汐顶着一个鸡窝头叉着腰很是蛮横。

  “唉哟诶,要不是出大事了,你以为我们乐意过来找骂啊,隔壁村的猎户沈鹤玉受重伤了,这会儿都要咽气了。”张三急急忙忙说着。

  “受重伤了,你们找大夫啊,找我干嘛啊。”柳佩汐翻了几个大白眼。

  “刘大夫今个儿出去了,去镇上又太远了,我们听说你会一点医术,实在没办法才来找你了。”

  旁边是张三的兄弟张四,接过张三的话茬解释道。

  “真的要死人啦!”张三急的跳脚。

  “带路吧!”柳佩汐看着几人着急地模样,心知也绝对是出了事了,带上家伙事儿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几个人走了。

  “快,快,就在前面不远了。”张三张四健步如飞,催促着柳佩汐。

  柳佩汐一步三喘,心里简直气的要命,你们几个爷们每天跑山路,我能一样吗?

  怎么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催个屁啊催催催,老娘已经跑得最快了。

  等柳佩汐跑到现场,倒感觉自己很需要被急救,气都要上不来了。

  “柳家丑丫头啊,你快看看,这肠子都要露出来啦,你看看,这手都要被咬烂啦。”张三上蹿下跳地指点着。

  “我看见了,我又不瞎,你们都闭嘴。”整天丑丫头丑丫头的,再过几个月,老娘把你们眼珠子都美掉下来,让你们天天看着我流哈喇子。

  眼前的汉子满脸的血污,肚子上开了个大口子,手脚有着多处伤痕,看样子实在是受伤不轻啊。

  柳佩汐飞快扫描着沈鹤玉的伤势,要是再迟几分钟,那真的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他怎么受伤的?”柳佩汐问道。

  “最近我们这几个村的人,都说有大虫出现,听说都害了好几条人命了。于是县太爷要我们这几个村的猎户就一起要捉了大虫。”

  “这沈鹤玉本来是没事的,不想那大虫突然出现,差点就要了几个人的命。沈兄弟就推开了我们,肚子上就被捅了个大窟窿。”

  “沈兄弟让我们先跑,自己一个人和大虫打起来了。”张四说道。

  “那你们还真跑了?”柳佩汐错愕地看着两人。

  “我们也有几个人受伤了,一时慌乱就..”张四低着头,“不过大虫还是被沈兄弟打跑了。”

  “你们还真好意思说。”柳佩汐狠狠鄙视了张三等人。

  “还能救回来么?”张三忐忑问道。

  “能。”柳佩汐没好气地说道。“你们把我家里的竹篓拿过来,里面有草药,还有准备几盆清水和干净的布条,我先给他止血。”

  听到柳佩汐肯定的回答,张三张四也是松了口气,飞快地跑了出去。

  柳佩汐惊叹此人顽强的生命力,受了那么重的伤能活下来不说,居然还打跑了老虎,这人得是多强悍啊。

  柳佩汐飞快地用银针封住各处穴位,让沈鹤玉不再流血,又十分小心地擦洗伤口,最后再对伤口进行缝合手术。

  整整过去了两个时辰,沈鹤玉的伤口才算处理完,柳佩汐也是弄得满头大汗。

  值得庆幸的是,沈鹤玉一直紧锁着的眉头逐渐放松下来了,只是脸色还是很苍白。

  “你们两个做个担架,把他抬到我家,我还要给他再做些处理,再观察几日,他还没完全脱离危险期。”柳佩汐擦擦额头说道。

  “好好好。”张三张四连忙应诺了下来,毕竟沈鹤玉也算是他们这群人的救命恩人了,如今救回来已经是万幸。

  “我说你们几个,也太没良心了吧,就给他一个人扔着打大虫?”柳佩汐不满地抱怨道。

  “不是啊,这大虫突然冲出来,我们自己也受伤了几个,当时我们都想活命,毕竟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了,我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家里的婆娘老娘孩子可不知道要怎么过。”

  张三辩解道。

  “那他就不是人啦,他就没有老没有小了?”柳佩汐最看不起那些为了自己扔下伙伴的人,也正因为她这样的性格才第一个参加了穿越实验,她重视伙伴,愿意为更多的人牺牲自己。

  “他还真没有,他从小就是个孤儿,只有家里还有个阿嬷,像他这样又怎么娶得起老婆。”张三嘀咕着。

  “我呸,你们就是贪生怕死。”柳佩汐撸起袖子骂道,“总之,他这几日的吃食你们肯定是要负责,还有,八两诊金,你们自己凑凑啊。”

  “好好好,我们回去商量商量。”张三张四自知理亏,也不多说,簇拥着回去了。

  柳佩汐继续给沈鹤玉上了些药,毕竟要十分注意伤口的发炎情况,在这个年代,如果发炎了,就很不好处理了。

  等柳佩汐处理好所有伤口,又清洗了那张满是血污的脸时,心中不禁有些讶异,没想到这山野村夫中,还有长得如此眉清目秀的人。

  关键不仅长得剑眉星目,轮廓分明,身材也还不错,十分修长,而且壮实,不是那种只是长得好看的娘娘腔。

  “啧啧,小伙子不错。”柳佩汐满意地多看了几眼,这身材,这相貌,放到未来包装包装也是能当个明星了。

  可是怎么感觉这个身型有那么一点点熟悉呢,难道在哪里见过,柳佩汐思酌着。

  “咦,怎么会是他?”正当柳佩汐愉快地欣赏着沈鹤玉的时候,王氏也看到了沈鹤玉。

  “娘亲,你认识?”柳佩汐问道。

  “娘还能不认识他吗?”王氏眼角露出一丝笑容来。

  

酒心小草莓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隔着屏幕,   我在写我故事,   你在看你的书,   就十分美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