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美人爱种田

第二十一章 有未婚夫了

重生美人爱种田 酒心小草莓 2408 2019-09-18 12:00:00

  “他啊,就是原来娘亲准备给你重新讲亲的后生。”

  “虽然不是什么读书人,家里也困苦的很,没有田地只能靠打猎,但娘知道他心地还是很善良,人还是很不错的。可你不是一心只喜欢那叶文斌吗?”王氏带着笑意,又带着些遗憾说道。

  “娘亲,我现在一点也不喜欢叶文斌了,我觉得这沈鹤玉就不错。”

  柳佩汐嘿嘿一笑,这叶文斌那小瘦身板,尖嘴猴腮的样子,怎么能跟沈鹤玉比,前世果然脑袋瓦特了。

  “真的?”王氏不敢相信地看着柳佩汐。

  “娘,前几日这叶文斌不是说要娶我为妾我都给拒绝了吗,谁还喜欢那个劳什子秀才。”

  柳佩汐说道,这沈鹤玉能够舍己为人,人品肯定不错,人也长得好看,真是越看越顺眼了,而且还是单身可撩。

  “要是闺女喜欢,娘亲等他好了,就给你说亲。咱们两家人虽然都没什么底子,但小两口要是肯努力啊,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王氏看柳佩汐的神情,就知道自家闺女看沈鹤玉是顺眼的。

  “娘,你说什么呢。”柳佩汐虽说是末世学霸,活了两世,可她也是堂堂正正的黄花大闺女,还没谈过恋爱呢,男男女女情情爱爱的,羞死人了。

  看着柳佩汐黑黝黝的脸蛋都透出红来,王氏是明白了,这事儿,只要沈鹤玉同意,大半是能成。

  后续几天里,柳佩汐精心照料着沈鹤玉,每天换药上药,这张三他们也还算是有点良心,拼拼凑凑弄了八两银子,也带了不少野味过来。

  王氏也开始不停叨叨这沈鹤玉的好处来,讲这小伙子的历史事迹,还说到这小子以前就会送野味过来,不过最近家里阿嬷生病,需要钱,野味都卖了来买药就少来了。

  讲着讲着,柳佩汐过去的记忆也逐渐浮现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印象,不过那些野味似乎都让自己拿来去讨好叶文斌和柳家老宅的人了,造孽啊。

  -------------------------------------

   “这里是哪?”柳佩汐正在制药的时候,一道虚弱的低音炮传来。

  “声音也那么酥?”柳佩汐终于了解到什么叫小鹿乱撞。

  “你可终于醒过来了,这里是我家,我叫柳佩汐,你受了重伤,我给你包扎好了。”

  柳佩汐强装镇定,不断暗示自己要矜持,要冷静,要把持住。

  “啊,是你啊。没想到又被你救了一命。”沈鹤玉露出灿烂的笑容来,就要起身道谢。

  “别乱动,你的伤口虽然愈合的很快,但是你还要静养几日。”柳佩汐连忙摁住了沈鹤玉。

  果然,长长的睫毛,眼里就跟有星星一样,笑容都那么迷人,我柳佩汐今天已经酩酊大醉了。

  “好的好的。”沈鹤玉微笑着答应,乖巧地躺着。

  “姑娘,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沈鹤玉又问道。

  “我应该记得你么?”柳佩汐歪着脑袋快速搜索起回忆来,除了他送东西的片段,两人相识可是没有相关线索的。

  “也难怪,我小的时候,大概六七岁。那会儿我年纪小,连着好久没打到猎物,都快要饿死了。那时候还是你给我吃的东西,让我活了下来。”

  “不过也都十年前了,你不记得我很正常。现在倒是又被你救了,姑娘还是那么可爱善良。”沈鹤玉说着,语气里满是感激。

  “可...可爱?他居然夸我可爱?”柳佩汐心情莫名大好,看看人家,长得好看还会说话,不像那些糙老爷们,居然叫我丑丫头,做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

  “噢噢,我想起来了,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对不对。”柳佩汐说道,假装是想起来了,小心脏不争气地跳个不停。

  “啧啧,下一步是不是小生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柳佩汐暗戳戳想着。

  “对对,前些日子,你娘亲来我家,说要给咱俩讲亲,我知道,姑娘喜欢那叶文斌,我不是你的良人。你不喜欢我也不要紧,以后我沈鹤玉这条命就是你的。”沈鹤玉眼神清亮地说道。

  “谁,谁说我喜欢那叶文斌。你可别听别人乱讲啊,我好端端的喜欢他干什么,我明明...”柳佩汐扭捏着自己的衣角,赶忙澄清。

  “啊?在下是听说你和那叶文斌本有婚约在身的。虽然你们退婚了,但你喜欢那叶秀才这么多年,大家都是知道的。那你不喜欢他,喜欢谁啊?”沈鹤玉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喜欢谁也不会喜欢叶文斌啊。”柳佩汐急地跺起脚来。

  正当柳佩汐着急之时,王氏端着一碗药进来了:“鹤玉,你醒了啊。好点了吧,这是佩汐给你熬的药,趁热喝了。”

  “诶,多谢婶娘。”沈鹤玉接过药道谢。

  “你可不要谢我,你要多谢谢佩汐。这两天啊,都是她每天给你换药,药呢也是顿顿给你煎的,怕你醒来了喝不到。”王氏笑眼吟吟地说。

  “娘亲,好助攻啊!”柳佩汐心中喜悦不已,自己这老娘关键时刻倒是一点没掉链子。

  “等我好了,一定多打几只野味给柳姑娘,以后要是碰见好的,都送你们家来。”沈鹤玉认真说道。

  “别那么说,你看前几日我去你家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你要是答应了,咱们就是一家人,也用不着谢来谢去的。”王氏说道。

  柳佩汐站在一旁,看起来漫不经心的,耳朵竖的比天线还直。

  “这事,这事我乐意的很啊。柳姑娘两次救我,我愿意护卫着她,我已经把这件事当作我的终身职责了。这件事,主要就看柳姑娘的意思。”沈鹤玉放下药,一脸严正。

  “闺女,你看,娘亲再给你说门亲事如何?”王氏柔声问道。

  柳佩汐身躯一抖,这可怎么回答,不能直接说喜欢,但又不能拒绝,真伤脑筋,干脆就疯狂暗示好了

  “那我就随娘亲吧,我不知道,我哪里懂那些事,我要去外面透透气,屋里闷死了。”

  “这小子竟然同意了!”柳佩汐匆匆跑出门去,难掩心中的激动,果然没看走眼,知恩图报,是个好苗子。

  倘若这人心思不正,长得好看也是没有用的,不喜欢那种自以为是的人。

  虽然这沈鹤玉现在更倾向于想要报恩,是本着一种负责的态度来的,可能不是真心喜欢,就算是这样,我也要还你一个美娇娘。

  能接受最糟糕的我,就值得拥有最完美的我,柳佩汐看着水缸里的倒影暗暗想道。

  “婶娘,柳姑娘这是什么意思?”沈鹤玉有些不解。

  “你啊,不懂姑娘的心思了吧,她这是答应了。”王氏心里乐开花,这沈鹤玉她还是喜欢的,只不过因为是孤儿,家里穷没人给说亲罢了,不然可也轮不到她来说咯。

  “真的?婶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佩汐的。咱们就先把婚给订了。”沈鹤玉也很高兴。

  他现在的确拿不出那么多东西来感谢,如果一辈子照顾柳佩汐,那他一定只用心对她一人好。

  沈鹤玉匆匆就起床,一瘸一拐地往门外走去。

  “诶,鹤玉,你刚醒你干嘛去。”王氏一个转头就发现沈鹤玉下床了。

  “我回家告诉阿嬷,让她过来把亲给定了。”沈鹤玉喊道。

  柳佩汐站在门外,胖胖的脸蛋黑红黑红的,她这算是有未婚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