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美人爱种田

第二十七章 中毒

重生美人爱种田 酒心小草莓 2146 2019-09-23 08:00:00

  三人一路赶到了县衙,前脚沈鹤玉已经随着一队捕快扛着老虎出去游街了,后脚三人就跨进了县衙大门。

  “霍老爷,我把活菩萨给你请来了,她治好了我的病,一定也可以治好你的。”老李蹬蹬蹬直往里跑。

  “夫人,老爷是怎么回事?”老李跑进去之后又是一阵慌乱。

  柳佩汐和罗掌柜对了一眼,心知里面有事发生,连忙快步走进了内堂之中,发现县令正跌坐在地上,脸色如同白纸一般,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妇人,也是一脸焦急。此人正是县令夫人。

  “老爷刚刚嘉奖了那打虎的,就支撑不住了,现在可如何是好啊。”霍夫人也是一脸病弱的模样,眉眼里满是对自己夫君的担忧。

  “夫人,老李,不用太过于担忧,人总是有一死的嘛。我这病应该是没救了,只可惜啊,这青石镇的差我没当好啊,愧对百姓,也无颜见爹娘啊。”霍县令惨然一笑,眼里一片灰白。

  “县令大人不必如此沮丧,且让民女为你看看。先把县令大人扶起来。”

  柳佩汐粗略一扫,根据县令的表征,应该就是慢性中毒了,这县令夫人,也是中了毒的,只是相对县令要轻一些。

  县令听到柳佩汐的话也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毕竟那么多人都来看过,连当过御医的罗掌柜都诊断过了,只是延长一些他的生命而已。

  她一个姑娘家能办成什么事?但他本来也是亲民的,既然有人来为他诊断,那还是以礼相待的。

  柳佩汐看着县令的模样,问了很多症状,最终确定了,夫妻两人都是汞中毒。

  柳佩汐示意霍县令借一步说话,县令会意,便只剩两人到了书房里。

  “柳姑娘,请问我这病症是怎么回事?”县令见柳佩汐凝重的模样问道。

  “大人,你这是中毒了,是汞的慢性中毒。看来是有人想害你,你的夫人也一样中毒了。”柳佩汐说道,这县令明明算是一县之主了,怎么还有人如此大胆?

  “什么?他们对我夫人也下手了?好狠啊,怪不得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好端端地就没了。”县令怔怔地坐在椅子上,手握在椅子的把手上,捏得手心发白。

  “那,我和夫人身上的毒能不能解?”县令毕竟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问道。

  “能解,但问题是,我们需要找出幕后黑手是谁,是谁想要害你和夫人。”柳佩汐说道。

  “真的能解?”县令有些不相信。

  “可以。”柳佩汐笃定地说道。

  县令看到这个姑娘一进门的气度就不凡,一介农女看到县令也是不卑不亢,如果是普通农女要么是跪下来瑟瑟发抖,要么是谄媚讨好。

  但这柳佩汐表现的跟罗掌柜无异,要知道这罗掌柜是经常见到王的,他一个小小的县令自然不会令罗掌柜有什么波动。

  想到这些,县令重重的点头:“一切就交给姑娘了。”

  “解毒不要紧,只是大人你想好要怎么对付那些幕后黑手了吗?”柳佩汐问道。

  “姑娘可有良策?”县令见柳佩汐似乎胸有成竹的模样,心知此人应该不凡,反正心里还没个主意,不如就剑走偏锋,听听这姑娘怎么说。

  “根据大人的症状,半个月内必然会暴毙而亡,夫人也不过月余的生命了。我建议,大人选一个日子,装死。先让他们达成目的,他们的狐狸尾巴自然就能露出来了。”柳佩汐说道。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能当上县令的也不会笨到哪里去,被那么一提点,顿时就开明了不少。

  “对了,这位姑娘,此事凶险,我想先把我家夫人转移出去。这件事我也只会告诉我带来的丫鬟,你也不要声张。“

  “等这件事过了,我再来接夫人走。不知能不能先住到姑娘家去,一来隐秘,二来也方便给夫人解毒。”县令想了想又和柳佩汐说道。

  “可以,只是民女家中简陋,倒是担心夫人住不习惯。”柳佩汐道。

  “那倒是不会,我家夫人本身也不是什么小姐出身,也是爱民亲民的,她倒是总是给我抱怨住在府宅里不习惯呢。”县令笑道。

  “如此甚好,那我就先给大人解毒吧。大人毒解了这件事,谁也不要说。”柳佩汐嘱咐道。

  “好,我只告诉我夫人,好让她放心随你去。”县令点头答应。随后又是一愣,这是怎么回事,说起来好像自己的毒和夫人的毒就一定能治似的,竟然都商量起后面的事儿了。

  这姑娘不知不觉中就给自己那么大的信心了,好像这件事就是铁板钉钉了。

  一切交代完毕之后,柳佩汐就开始为县令施针。

  对柳佩汐来说,这种重金属的中毒在22世纪是十分常见的,也算不得什么大病,操作起来不难,只是县令中毒有点深了,才需要花点时间。

  一个时辰过后,柳佩汐就施针完毕,又拿起笔墨写下一副药方来。

  “大人体内的毒我已经基本引导出来了,晚上沐浴之后可清除大半,这副药要坚持吃,半个月内必好,只不过大人这段时间还需要装一下。”柳佩汐道。

  “还是姑娘细心,剩下的事交给我就好了。”县令感觉自己真的好了不少,对柳佩汐也充满了赞许。

  “此事如果成了,是我霍某人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如果有什么事,青石县之内告诉我一声便好。”

  县令心头已是感激万分了,或许他来青石县的目的,是能在这个柳佩汐的帮助下完成的。

  “大人说笑了,做大夫的,本来就是给人治病的。你和夫人两个人,一人八十八两诊金,一共176两。”柳佩汐洒然一笑,伸手就是要钱。

  县令口中的茶差点给喷出来,他好歹也是县令,这县里什么事不都是一句话的事。她柳佩汐可是救了县令和县令夫人,这样的大好事,居然还有人拒绝?

  一般人看到县令都是攀附不及的,有县令欠着的大人情那是很好使的,整个县里就是一道金牌。

  县令笑着摇了摇头,这姑娘本来也不是一般人,不能用一般人的思维去推断,这番气度,倒是令人钦佩。

  “好了,县令大人,咱们这事儿,半个月后见分晓,如果有急事,可差罗掌柜来寻我,我今日已经将地址告诉罗掌柜了。”柳佩汐行了一个礼,退步而出。

酒心小草莓

今天是秋分,天气转凉,昼夜温差大了,各位小主都注意添衣,不要受了风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