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005 【高考副本】你可真是,毫无长进啊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岫时 2091 2019-09-10 23:09:28

  房间里灯光暖暖,江有汜拖了张椅子坐在温却鱼身边,半侧着身子,手里握着一支笔。

  要说江有汜身上最让温却鱼欣赏的,大概就是他的字了。

  他打小练书法,写得一手好楷书,行云流水间透露着些飘逸出尘的意味。

  只可惜,人不如字。

  温却鱼叹了口气,有些愁眉苦脸地偷偷把视线从试卷上挪到他脸上。

  他英挺的鼻梁映着一点光,睫毛自然上翘又偏偏浓密得很,目中隐有璀璨星河,又似荡漾着清澈湖光、沉静月色。

  江有汜自小就长得好看,幼儿园时能收到一堆一堆的红苹果、小学时是一扎一扎的红领巾,但初中之后由于某人气场愈发冷清,对谁都不冷不热、十分疏离,那些张扬的爱意就都变成偷偷的仰望。

  这些温却鱼统统都知道,只因这厮实在是过于混蛋,对人冷淡便冷淡,却偏偏在她积极融入新集体的时候,在众目睽睽下如浪荡公子哥儿般摸了摸她的脸蛋,眉眼带笑的喊了声却鱼妹妹。

  温却鱼揉了揉眉心,只觉得自己与江有汜青梅竹马的这些年,实在是过得过于艰难。

  她望着望着目光就有些呆。

  江有汜却太熟悉她这幅神情意味着什么了,手里捏着的笔轻轻地在她脑门上一敲,他抬手揉了揉眉心,冷声催促。

  “别发呆,快写。”

  温却鱼伸了个懒腰,试图和他打商量。

  “你看,现在已经凌晨十二点了,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怎么都不太好。”

  江有汜只冷睨着她,眸子里一片寒意。

  江大少爷不开心了。

  温却鱼求生欲很强的下意识掰着手指头就准备数原因给他听,刚伸出一根手指就发现自己压根想不出任何有哪里不太好的地方。

  要说怕家长看见吧,这个世界里她和江有汜好像压根就没有父母的存在。

  那说怕谣言传进学校里吧,学校的同学却又完全不是正常的存在。

  这个世界原本就是一个虚构的小说世界。

  真实存在的只有她和眼前这个说起话来噎死人的毒舌竹马。

  温却鱼十分惆怅地叹了口气,下巴搁在试卷上,长睫颤了颤,她声音有些可怜巴巴。

  “我怎么觉得一旦开始搞学习,时间就过得这么漫长呢?”

  她侧了侧脸,看向冷着一张俊脸的江有汜,皱了皱鼻子,又道。

  “这里的时间真的是折半计算的吗?这也太难熬了吧?!”

  江有汜眼睛都不带眨,对她可怜巴巴的控诉全然当做没听到,换了支红笔在手里,眸光落在她洋洋洒洒的试卷上。

  他正反面都看了遍,最后在试卷扉页上写了个60分。

  而后就抬着那双勾人的瑞凤眼凉飕飕的扫了她一眼。

  温却鱼被他这一眼看得无比心慌,身子缩了缩,困意去了大半,把压在试卷堆里的答案找出来自己对了一遍,又对了一遍,最后缩了缩脖子,主动认错。

  “我觉得这不是我的真实水平。”

  江大少爷勾唇,冷哼了一声。

  温却鱼再接再厉,“大概是夜色太深影响人的发挥吧,我写试卷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夜黑风高杀人夜,怎么看都不是适合读书的气氛。”

  江少爷眼尾扫过她圆溜溜的眼睛,再一垂眼,不大高兴地抿唇。

  温却鱼颤颤巍巍道,“我错了,我这就深刻反省我的错误!”

  抱着那张60分的试卷转了个身,嘴里念念有词。

  “我,温却鱼,二十一世纪高材生,实在不应该倦怠对学习的热情,竟然只考了个60分,我有罪,我罪不容诛,我万死不辞,我不配做江有汜的青梅!”

  声音跟个聒噪的小鸟般,语气娇娇软软,肩膀一耸一耸,像是受尽了天大的委屈般。

  江有汜眼波潋滟,只含笑说,“你可真是,毫无长进啊。”

  江少爷长腿向前伸展,脚尖抵着书桌板,手臂撑在椅背上,整张脸被灯光毫无遗漏地笼罩着,只显得那双本就含情的眸子更加动人,眼波流转间邪气横生,偏那唇也轻勾,如隔千山万水却又只隔一层薄纱,他美得一点都不真实,仿佛一眨眼就要凭空消失般的美好。

  若是旁人定然看得出神,哪里还听得见他语气中的嘲讽意味。

  可温却鱼却翻了个白眼,啐道。

  “谁说的!你不在的这些年,我!吃香喝辣,坐拥一众小弟,魏桁他们可都是叫我女皇殿下!”

  话里带着浓浓地骄傲。

  “出息。”

  他浅笑道。

  也不知是不是温却鱼的错觉,这短短两个字,她竟然听出了点从未在江有汜身上感受过的温柔?

  她连忙搓了搓自己的脸。

  一定是写试卷写傻了,江有汜怎么可能温柔呢?他连个人都放弃做,还温柔?

  果不出其然,下一秒,江有汜不咸不淡地声音就响在耳畔。

  “看来你是真想认我做爸爸,魏桁他们都叫我一声太上皇。”

  “......”温却鱼沉默了几秒,扭头朝着江有汜冷漠道,“你能安静吗?别打扰我好好学习。”

  江有汜还没说话呢,温却鱼就听到一声细微的声音轻哼道。

  “您别说了,我都听到小七的嘲笑声了!”音效十分沮丧地叹了口气,像个战败的公鸡般有气无力,“您就不能说点儿听起来聪明些的话吗?”

  温却鱼,“????”这个狗音效又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温却鱼就很气,被江有汜嘲笑那没什么她已经习惯了,可别人不行,更何况这个蠢不拉几、跟个乌鸦一样尽说些风凉话,却连个实体形态都没有的音效!

  她刚想怼回去,就看到江有汜突然冷下去的表情。

  眉心都蹙了起来,表情无比严肃。

  她下意识地就问了一句,“怎么了?”

  音效有些着急地提醒,“别问啊!您别问啊!您会被——”

  音效的话还没说完,温却鱼就听见江有汜十分苦恼、无比认真、一脸严肃的说道。

  “它说凭你的智商不可能考进前三,让我别白费功夫。”

  “???”温却鱼怒极,一掌拍在桌子上,厉声道,“谁!谁说的?!”

  他抬手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眉眼间满满都是无辜。

  “想必你脑子里也有一个聒噪的系统声吧?喏,就是它了。”

  音效长叹一声,“啊——您还是问出来了。”

岫时

音效:小七要看不起我了呜呜呜呜呜。   小七:啧,一蠢蠢一窝。   江有汜:给老子闭嘴。   温却鱼:就是!闭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