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006 【高考副本】你问问小七怕不怕被传染?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岫时 2037 2019-09-11 23:23:26

  温却鱼睡眼惺忪,扯了扯身上明显不合身的校服外套,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后,又看向前方站得笔直的江有汜。

  音效也打了个哈欠,声音难得地带了些软糯,“恭喜您!经过昨晚的辅导,您的平均成绩提高了五分!平均还需提高三十分才有希望在十八校联考进入前三名!”

  温却鱼当即表情僵了下来。

  平均成绩提高三十分。

  也就是说总成绩要提高一百八十分才能进入前三名?

  它怕是要她的命。

  “按照我和小七的估算,经过昨晚的辅导您应该可以提升十分的,但为什么只有五分呢?这值得您自己去反思一下!在辅导过程中您是不是走神了?”

  音效絮絮叨叨个没完。

  温却鱼却冷哼一声,“你这样子和自己成绩不怎么样,却偏偏要求孩子比自己好的家长有什么区别?学了就可以提高分数?有时候努力了也不一定能获得回报好吧?”

  音效不服气,“虽然努力不一定有回报,但只要努力了一定会有收获呀!”

  这破音效怎么每天活得跟个家长微信里的公众号一样,满满的正能量?

  温却鱼头疼地裹紧身上的外套。

  与此同时她听见另一道机械化的声音也响起,那声音与音效絮絮叨叨的太监声不同,这是一种如同电脑死机般不停发出的提示音。

  “经过系统分析,在昨晚的辅导过程中,你大脑里关于学习的部分只有百分之四十,另外百分之六十全是和学习无关的东西。”

  音效有些疑惑,“系统还分析了这个?!小七!我怎么不知道呢!”

  小七没搭理它,冷声道,“另外百分之六十是什么,需要我告诉你吗?”

  温却鱼哑然无声,闭上眼睛自欺欺人道。

  “嗨呀,真奇怪,光天化日之下哪里来的公鸭嗓絮絮叨叨呢?!”

  小七听见公鸭嗓三个字沉默两秒,扬声道。

  “昨晚,江有汜给你辅导语文的时候你在想食堂里的红烧狮子头,他给你辅导数学的时候你想的是没追完的小说,其他时候你都是在想——”

  “请你安静!”温却鱼跳起来捂住耳朵。

  站在前方的江有汜动作懒散地转身看了过来。

  只消一眼,温却鱼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连忙解释,“我不是在说你啊!”

  江有汜慢悠悠地点了点头,“原来你昨晚都没在认真听?”语气十分平静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

  “不,我没有,你别听它瞎——咦?”温却鱼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我可以听见你的系统声?”

  温却鱼表情更严肃了,拧紧眉头问他,“那你听得见我的吗?”

  公交车上,温却鱼表情僵硬地坐在靠窗的位置,抱紧自己的小书包怀疑人生。

  音效呜呜咽咽,“您不能生气啊,我是想告诉您的,但是这不是时机不允许吗!”

  温却鱼没搭理它。

  音效继续哭,“好吧,小七没让我说,我不敢说!”

  小七冷笑一声,“我可没说过不允许你说。”

  音效愣住,“原来可以说的吗?”

  这一来一回的对话,直接把温却鱼给气笑了。

  “你们能不能出去吵?”

  音效当即反驳,“我怎么可能和小七吵架呢?!小七那么可爱,我怎么可能和它对着来呢,当然它说什么都对啦!!”

  小七没做声。

  温却鱼皱紧眉头,手指扒拉了一下江有汜,他摘下一边的蓝牙耳机,耳机里传来音乐声,他按下暂停键侧眸看了过来。

  她当即意识到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

  “为什么你的手机还可以听歌?”

  要知道进入这个小说世界的大半个月里,她的手机功能仅限于看时间和定闹钟,但是为什么!江有汜的手机这么智能?!

  音效声音小小地解释,“那是因为您成绩不足以开通这项功能。”

  温却鱼怒道,“这是什么意思?!”

  “当您的学习成绩达到一定水平时,对应的功能也会随之开放,目前您的功能区只开放到了第二水平,而他的功能区已经开放到了第五水平。”

  她沉默两秒,问道,“一共几个水平?”

  音效也觉得十分屈辱,喃喃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五个。”

  “......?!”这系统是狗吗?

  温却鱼觉得这是人设的锅!

  她自己写的小说,她再清楚不过了!

  在原剧情里,江有汜就是一个过目不忘、上课睡觉、下课胡闹的学神级人物!

  而她一个坚强努力的少女,苦巴巴的每天坚持学习,却只能够到中上游的边。

  江有汜似察觉到她的想法般,阖着眸子靠在椅背上,手指落在耳机盒上一开一关,唇边荡漾着浅浅的笑,语气懒散。

  “智商不够,就好好学习,你放心,爸爸是不会放弃你的。”

  温却鱼气到说不出话。

  好气。

  在现实世界里经常被江有汜欺负就算了,都穿进自己塑造的小说世界里了,结果人家还是比自己厉害?

  金手指呢?女主光环呢?

  这些东西她不配拥有吗?

  音效语重心长道,“您不要气馁!笨鸟也是会先飞的!只要您坚持!就一定会有成果的!我支持您!加油鸭!”

  温却鱼,“......”

  扭头看向江有汜,表情无比诚恳、无比认真、无比严肃,认真中还带着点楚楚可怜,就像饱受折磨的患者般,乞求道。

  “我们能换个系统吗?”

  她一脸痛苦。

  “我以前不相信傻会传染,但是随着这个破音效在我脑子里驻扎后,我愈发坚信——”

  “傻,真的是一门玄学,求求你了!我叫你爸爸都行!”

  她内心挣扎片刻,还是闭上眼睛,无比羞耻地说。

  “爸爸!救救女儿吧!”

  温却鱼慢慢地、慢慢地拽着他书包带,在手里晃了晃。

  就像刚满月在楼梯边玩耍的小熊猫般,试探性的迈出脚步踏下一级台阶,然后咕噜咕噜地肉滚滚的身子滚下去,可怜巴巴却偏偏萌态可掬那样惹人疼。

  但江有汜不做人已经很多年了。

  他扯回自己的书包带,像揉面团一样揉了揉她的头顶,唇边呷着一抹笑,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不是人的话。

  “那你问问小七怕不怕被传染。”

  

岫时

温却鱼:日常一问,江有汜今天是个人吗?   温却鱼:哦,他还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