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010 【高考副本】她非考进前三不可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岫时 1869 2019-09-17 00:02:43

  “大家都很奇怪。”温却鱼拿着签字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笔尖落在纸张上变成一道有一道不规律的圈圈,她蹙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昨天放学前明明还好好的,阮宁还黏过来和她说今天一起去吃食堂里的红烧狮子头。

  可今天却莫名其妙地像换了个人一样。

  音效也有些懵,犹豫着答道,“我知道的信息只有刚才和您说的那些,这......奇怪的根源......恐怕还是得问问小七。”

  笔帽抵着自己的下巴,温却鱼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拖着凳子往前挪了挪,伸手拍了拍前桌女生的后背,在对方回头的时候笑着说道,“可以借一下你的橡皮吗?”

  对方目光有些呆滞,过了一会儿才说了声好,又慢慢地从桌面上拿了个白色的橡皮转身递给温却鱼。

  温却鱼收敛了笑意,沉声说了声谢谢。

  表情有些僵硬地对音效说,“班里的人好像都有自杀倾向。”

  “啊?!”音效倒像个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入门汉,疑惑道,“自杀倾向?!”

  “阮宁手腕上有一道被刀划过的痕迹,不巧的是我前桌也有那道痕迹,你再看——”温却鱼垂眸望向隔着一条窄窄的走道右边的同学,扫了眼对方握着笔的手,眸中的情绪暗涌,“所有人都有。”

  音效却忽然想起了什么,“您说自杀倾向,我想起来了!”

  它努力回忆了一下,才笃定地答道,“小七先前零零散散地和我说过一些东西,大概是奖励和惩罚还有什么任务,它说的不完整,我记得也模模糊糊,大概......是惩罚?”

  “惩罚?”

  温却鱼在草稿纸上写下了这两个字,又在这两个字旁边写下奖励和任务四个字。

  随即陷入了沉思。

  脑海里反复回忆刚才进班时发生的所有事情。

  忽然灵光一现。

  她问道,“你刚才说每离最终任务近一个月,这里都会发生一些变化对吧?”

  音效说是。

  她又道,“再连上你刚才说的奖励和惩罚,是不是说,大家现在的学习状态并不足以完成最终的高考任务,所以这是惩罚?”

  音效却觉得哪里怪怪的,“不会的,为什么要惩罚他们呢?他们只是没有自主意识完全跟着剧情走的道具,又怎么会惩罚他们?”

  那——?!

  温却鱼有些迟疑地问,“难道是因为我?”

  她想起昨晚打电话的时候,江有汜给她讲的那个故事。

  ——有个人,她没考进前三名,然后她死了。

  当时听来和玩笑无异的话,在此刻想想,却透露着一股诡异的劲儿。

  再想起刚才阮宁对她呢喃的口语。

  ——求求你。

  难道说?!

  温却鱼唇瓣颤颤,手指指了指自己,不敢置信的问道,“难道他们之所以会被惩罚,是因为我?”

  音效默不作声。

  ......

  陈妎将手里抱着的一大摞试卷从第一排按个往后发,嘴里念念叨叨地说着些鼓励的话。

  “十八校联考还有三天,大家这几天多做点试卷,考试题也无非就是那些套路,摸清楚、搞透彻了,还有什么难题?你们现在之所以会觉得试卷难,还是基本功没学扎实,这三天能好好用功的就赶紧用功。”

  她将手里的试卷分发一份给温却鱼。

  眼睛如钩子般狠狠盯了她几秒,意味深长道。

  “不然,到时候怕是要后悔啊。”

  十八校联考。

  这个词自从上次在体育课上看到老师写下后,就频繁出现。

  准确来说,是自从她提起要和江有汜一起考到前三名之后。

  似乎所有人都在明里暗里提醒她,一定要考到前三名。

  难道,关键在于十八校联考?

  她压了压心里如雨后春笋般不停冒出来的心思,从笔袋里拿出一只笔,摊开试卷从第一题开始认真写。

  光是头脑风暴没有用,既然已经隐约清楚了这些诡异的刀痕背后原因在于自己,那她就不能坐视不理。

  不就是十八校联考么?

  温却鱼不屑地勾了勾唇。

  最近懒得动脑,还真以为她是学渣?

  当初她半年逆袭考上一本大学的时候,这个破小说世界还没有被她创造出来呢!

  再说了——

  温却鱼浅笑,这个小说都是自己写的,十八校联考试卷考的是哪套题,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音效弱弱地发出提醒,“那个......可能您还真不比任何人都清楚......”

  “......”温却鱼写试卷的动作顿住,不敢置信地问道,“你们连这个都改了?”

  音效哭唧唧,“还不是因为您当初中途弃坑,不然系统怎么会帮您更改内容嘛!还不是为了和后文比较搭啊!”

  温却鱼陡然无精打采,方才的不屑、轻狂一下子一扫而尽,她焉了吧唧地问音效,“那该怎么办啊,万一、万一、万一真的因为我大家都玩完了,那我......”

  说不下去了,起初只是背负着听起来十分异想天开的考上清华北大的任务。

  而现在身上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个担子。

  她抬眸看向同学们手腕上那一道道红痕,揉了揉眼睛,第一次生出无措感。

  音效也沉默片刻,提议道,“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

  “纵它试卷千变万化,唯刷题可破万难!”

  温却鱼也豪情万丈,摘下笔帽在草稿纸上唰唰就写下几行字。

  写!

  只要写不死!

  就往死里写!

  不就是个破十八校联考,她名声远扬,除了江有汜,谁看到她不是低头哈腰叫声女皇殿下?

  会怕了这区区十八校联考?

  呵,她就不信邪了。

  她——非考进前三不可。

岫时

温却鱼:我,热爱学习!我,绝不背叛学习。   江有汜: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