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015 【高考副本】怕你不认识,特意告诉你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岫时 1892 2019-09-22 20:17:38

  正如温却鱼所预料的那样,在十八校联考结束的第二日,班级里的变化就更显著了一些,期间一直神神叨叨看上去有些瘆人的阮宁抱着一本厚厚的言情小说,见温却鱼跟在江有汜后头一蹦一跳地踏进班里后,就笑着跑过去拉了拉温却鱼的胳膊。

  温却鱼抬起的腿险些左脚绊右脚把自己摔了个狗吃屎,好在及时拽住了江有汜的书包,被对方淡淡瞥了一眼后,她悻悻地收回手,转身看向笑容灿烂的阮宁。

  她的神情和前几日完全不同,之前那双黑白分明的瞳孔里没有一点儿神采里头满满都是空洞,而此刻她看向她的目光中带着浓浓地喜悦,扬起的唇角几乎快要咧到后耳根,见温却鱼眯着眼看她,她有些奇怪的搓了搓手又揉了揉自己的脸,疑惑道,“却鱼,我怎么了吗?”

  声音软糯,又很轻。

  是正常的阮宁一贯的语调。

  温却鱼抓起她的手腕上下打量了下,白皙纤细的手腕隐约可见青紫色的血管,触感温热软嫩,完全没有一丁点旁的痕迹。

  阮宁完全不明白温却鱼此刻是在做些什么,疑惑地也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毫无收获后,又拽了拽她的袖口,左右看了眼,像做贼心虚般小声在她耳边说了句。

  “却鱼,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突然从学习频道转换到青春校园频道。

  温却鱼就有点儿懵。

  阮宁的爱情线?阮宁还有爱情线?

  她都没有爱情线!

  凭什么!阮宁可以有!

  就此问题,音效小声解释,“不用说您也知道了吧,先恭喜您十八校联考成功考进前三名,除了系统奖励您一份道具奖励外,因为您的不懈努力和勤奋勉励,小说世界的规模又完整了一些!”

  温却鱼内心腹诽:那和阮宁有喜欢的人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啦!只有当小说世界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感、自己的故事才配得上完整二字嘛!”

  温却鱼懂了,她语气充满怨怼,恨不得当场把音效拖出来吊着打的不敢置信道。

  “所以我拼命学习,就是为了让别人好好谈恋爱?!”

  有事儿吗?!

  她又不是圣母玛利亚!她凭什么那么伟大每天累死累活学到凌晨三四点,就是为了让配角好好谈恋爱?!

  温却鱼已经气到没脾气了,恨不得当场来首人之初性本善。

  阮宁被温却鱼满满怨念地这句话给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眼里盈满一圈晶莹,一眨眼就落下一串泪珠子。

  温却鱼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她嘤嘤啜泣。

  “却鱼,你不开心吗?可是、可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有了喜欢的人,第一个就是想告诉你了!”

  她眉头皱得像苦瓜,眼睛红红的,边擦眼泪边小声说。

  “我没有不好好学习,可我、真的、很喜欢他!”

  温却鱼被这哭声给震得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反应,脑子里懵了一下才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拿出一包纸巾给她擦眼泪,软声哄道,“我没有在骂你呀!你别哭了啊!那你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呀?”

  阮宁眼睛也红,脸也红,哽咽着断断续续说道,“魏、桁。”

  “什么?!你说谁?!”温却鱼眼睛瞪得圆圆的,被这两个字给惊得合不拢嘴。

  阮宁被温却鱼的反应也给吓到,眼泪掉了一串,生平第一回对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产生了不确定感,她挠挠自己的下巴,疑惑道,“魏桁?”

  ?????

  魏桁?

  这个魏桁是她知道的那个村口傻不愣登二愣子,江有汜在京城时最忠诚的信徒,啊不,最好的朋友魏桁?!

  她下意识看向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手撑在桌上另一手随意翻着书页的江有汜。

  魏桁又是什么剧情?

  阮宁软声道,“这次十八校联考他坐在我前头,我也是头一回知道这个人,他好温柔啊......”阮宁西子捧心状花痴道,“我考试的时候2B铅笔断了,还是他借给我的呢,他真的好好啊!”

  温柔?

  温却鱼脑海里闪过魏桁一手拿着扑克一手拿着啤酒,嘴里还叼了根鱿鱼丝的傻帽样,陡然确定了,阮宁口中的魏桁绝对不是她所认识的魏桁。

  呵。

  就那傻子,还会来考试?

  考试就算了,还记得带笔,还能借给别人一支,这绝对、绝对、绝对不是魏桁的人设!

  然而——

  站在公告栏前看考试成绩榜的温却鱼在看到排名第三的那两个字以及两个字旁边的照片后,还是产生了一丝疑惑。

  拽了拽江有汜的袖口,她仰着头问他。

  “这是我们认识的魏桁吗?”

  江有汜没说话。

  却幅度极小的抿了抿唇,抬眸看向从教学楼那侧走过来的少年。

  那人肤色偏黑,身高看上去183左右,一手插在上衣口袋里,另一手抱了本政治课本,一双拥有欧式大双眼皮的眼睛在和江有汜对视后明显愣怔了片刻,而后疑惑地歪了歪脑袋,脚步停在距离江有汜十几步的距离。

  “你认识我?”

  他蹙眉,一副思索的样子看着江有汜。

  温却鱼一下子抓紧了江有汜的袖口,那白色的衣料在她手中轻轻发抖。

  江有汜反手握住她的手腕,将袖子从她手中解救出来,又握紧她手腕攥在手心,他勾唇的幅度大了些,冲蹙紧眉心的那人轻笑道。

  “认识,也不认识。”

  “欸?”魏桁疑惑了,伸手指向自己,又指了指江有汜,完全懵圈般又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却见那个站在莫名发抖的女孩儿前方的少年侧了侧身子,完全挡住身后的姑娘,他抬着那双漂亮的瑞凤眼,似笑非笑道。

  “难道第三名不该认识认识第一名?”

  说罢,他抬手指了指身侧的公告牌,上头第一名赫然写着江有汜三个字。

  他十分张扬般,扫了魏桁一眼。

  “怕你不认识,特意告诉你。”

  “第三个字,读si。”

岫时

江有汜:我的狗儿子出场了。   魏桁(heng):我草你大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