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016 【高考副本】对他来说,是梦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岫时 1819 2019-09-23 00:03:21

  话音刚落,始终保持着谦谦君子形象的魏桁就十分受不了般扔了手里的书就冲过来搂住江有汜的脖子,嘴里骂骂咧咧。

  “你丫的凭什么在我的梦里,都那么欠打?!”

  话音刚落,手就被人在空中拦截,顺手就是一个过肩摔。

  魏桁还没反应过来就整个人扑倒在地上,吃了一口尘土,他气得直咳嗽,扭着脖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神色淡淡仿佛只是和他握了个手般的江有汜,怒道。

  “这么久没见,你直接就给我来个过肩摔?!”

  “痛吗?”江有汜问。

  魏桁一下子就被转移了话题,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眨了眨眼睛,有些开心、有些惊喜、还带着些小雀跃的回答。

  “完全不痛耶!”

  一直站在江有汜后头,憋笑憋得整个人瑟瑟发抖的温却鱼再也忍不住了,揪了揪江有汜的袖口,露出半张脸,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像鸭子打嗝一样笑声嘎嘎嘎嘎,十分魔性。

  “还真是你啊!我的狗儿子!”

  魏桁愣了一秒,与抓着江有汜袖子只露出一双柳叶眸的温却鱼对视两秒,思绪乱了三秒,在第四秒的时候再次震惊道。

  “妈的,老子的梦!老子的主场!凭什么还能看见温却鱼这个女魔头?!”

  叙旧三人组在学校食堂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温却鱼全方位无遗漏地扫视了自己的狗儿子一圈,有些痛心地冲他眨了眨眼睛。

  “崽啊,你瘦了好多,妈妈心疼你!”

  一脸的慈母样,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魏桁是她亲生的崽。

  只可惜那崽的表情十分冷漠,面无表情地冲温却鱼翻了个白眼,继而握住江有汜的手,张口就喊。

  “爸爸啊!儿子好想你!”

  含情脉脉的认完爸爸,就挑衅地冲温却鱼挑眉,十分欠打地补充一句。

  “你想做我妈?那你问我爸爸缺不缺老婆?”

  温却鱼,“......”

  失策了。

  万万没想到这人压根不要脸。

  江有汜十分嫌恶般甩开魏桁的手,从桌子上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背,淡淡道。

  “爸爸生不出这么蠢的儿子。”

  魏桁擦了把虚无的泪水,十分心酸的说道,“我太难了,好不容易做个学霸梦,结果连个第一名都考不到,我考不过江老大就算了,凭什么我连温却鱼都考不过?!”

  “梦?”温却鱼没和他计较他的出言不逊,只是疑惑地扬声重复了一遍他话里的关键词。

  “对于他来说,是梦。”江有汜将那张擦过手的纸巾揉成团掷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表情不咸不淡地看了眼魏桁,又说,“说说,你梦里发生了什么?”

  魏桁想了想,回忆道。

  “害,我就是莫名其妙梦到自己回到了高三,高三就高三吧,我寻思还能重温旧梦把没追到手的妹子重新再追一追,谁能想到一开场就让我考试?!”

  “那我不就很恐慌,但还好这是梦!我发现吧,只要我翻翻书就能达到过目不忘、一读即懂的效果!......温女皇陛下,您能不能松开您的手,您寻思下您多久没剪指甲了?虽然我不会痛,但是我看着我发青的肌肤我很心痛你知道吗?”

  “......行行行,我继续说,然后这不就考到了前三名,我寻思看看榜吧,看看谁考得比我还好,一看这不就看到你们了吗?!”

  魏桁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些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

  “别说,这当学霸的滋味还真不错,在我考试的时候,坐在我后面的妹子完全就是我的菜!”

  魏桁说到妹子就很激动并且情绪激昂,手掌往桌子上一拍,摩拳擦掌继续道。

  “那一脸可怜兮兮的小表情简直就跟被人欺负的小奶猫一样!我他妈空手就给她变了个2B铅笔出来!”

  说罢,魏桁还有些小骄傲,仰着下巴沾沾自喜。

  “我这梦,还挺牛逼!”

  温却鱼却想打死他。

  敢情这丫的只是做了个梦,就达到她这将近半个月不眠不休拼命刻苦学习的效果?

  什么叫翻翻书就能达到过目不忘、一读即懂的效果?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温却鱼努力压抑自己的怒火,笑着问他。

  “那你干嘛一开始装作不认识我们?”

  魏桁陡然愁眉苦脸起来,“你自己想想!如果是你做梦!你会选择梦到一个比自己还牛逼的人吗?!”眼勾子拼命扫向表情冷漠的江有汜。

  温却鱼想起自己玫瑰花田的梦,顿时就很感同身受,“绝对不会!”

  魏桁叹了口气,“要不是江老大那两句骚......霸气的话,我也不敢相信我真的还能梦到你们两个!”

  那两句话可谓是如雷贯耳,过耳难忘。

  他想起尚且八岁还在院子里当着孩子王带领着一众小屁孩儿玩泥巴的时候,江有汜就骑着自行车单脚撑在地上居高临下地从自行车上看向浑身脏兮兮的自己。

  玩泥巴的魏桁傻乎乎地问骑自行车的江有汜,“你是谁?!”

  骑自行车的江有汜有些嫌弃地把着车子后退两步,把铃铛处写着的三个字给他看。

  八岁的魏桁左看右看都看不懂那三个字写的是什么玩意儿。

  却听见那人明明和自己一样操着稚嫩的童音,却莫名地带着一股霸气对自己说。

  “江有汜。”

  “怕你不认识,特意告诉你。”

  “第三个字,读si。”

  这么多年过去了,江有汜什么都在变,唯一没变的,就是说起话气死人不偿命的本质。

岫时

魏桁:我好累,我好辛苦,我不想再做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