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021 【高考副本】我怀疑你们在搞cp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岫时 1734 2019-09-28 18:26:21

  但很快,江有汜就发现不对劲,趴在桌上那人动作停了会儿,肩膀又开始一抖一抖的,不像是在哭的频率,倒像是......在偷笑。

  黑着脸把人从桌上拎起来,只见温却鱼笑得快要抽了过去,睫毛湿漉漉的,连眼角都氤氲着水光,她紧紧咬着唇笑得隐忍,在看到江有汜一副要打人的样子后,才收敛些表情。

  连忙举起一只手给自己澄清,“我不是故意的!”

  一向毒舌说不出什么好话的人,一下子冒出一句温馨治愈向的话。

  实在是过于反差,以至于第一反应并不是感动得昏古七,而是莫名其妙就很想笑。

  果然,温柔善良什么的,根本就不是江有汜的人设啊。

  但这么一笑,方才心里打的小算盘统统都化为乌有,本想着装个可怜向江有汜讨点好处,但现在这么一看,江有汜不暴打她一顿都已经很具有人道主义关怀了,更何况给她好处。

  温却鱼顿时后悔为什么自己刚才没做好表情管理。

  唇瓣颤颤,还想回到没笑场之前的样子时,脸就被人毫不留情的揪住,他并没有用力,只是用食指和大拇指捏着她颊边的肉往外拉了拉。

  语气不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

  被捏住脸的温却鱼说话像个八十多岁牙齿漏风的老太婆般疯狂解释,“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四!”

  江有汜只轻蔑地垂眸,似百般不耐,从唇齿间轻吐出两个字。

  “不听。”

  这就很难办,温却鱼愁眉苦脸了半天,最后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可以松手吗?”

  她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儿一样被人捏着脸,一点气势都没有,哪怕是服软,她也要气势汹汹的服软!

  但江有汜只轻睨了她一眼。

  气势汹汹的某人立马双手双脚投降,“也、也行叭!但我怕你抬着胳膊手酸。”

  说罢眨眨眼,一副无限谄媚的模样。

  话音刚落,掐着她脸的人就兴致寥寥的松开了手,拉着椅子拖开二人的距离,随即扔了一份试卷过来。

  “复习也是讲究方法的,与其不停地刷题,不如多做几套历年真题归结一下自己不懂的地方。”

  这话说的。

  好像之前让她刷题的人不是他一样。

  但此刻的温却鱼没有胆子反驳他的话,乖乖地从笔袋里拿出笔趴在桌上就开始写试卷。

  魏桁精神饱满来到他们班进行慰问的时候,就看到温却鱼苦巴巴的刷题目,而江有汜好整以暇的靠在墙上斜睨着她进行监督。

  不由得感叹,江有汜不愧是温却鱼畏惧第一人,这小姑奶奶在江有汜出国期间天不怕地不怕就快要把京城给闹个底朝天了,江有汜就这么淡淡一瞥,小姑奶奶立马打回原形,变成了一只温顺的小白兔。

  “哟哟哟,姑奶奶学习呢?!”魏桁随意拖过二人前面的椅子大咧咧地坐下,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打趣温却鱼。

  温却鱼扫过一记白眼。

  魏桁差点咬到自己舌头,只委屈巴巴地看向江有汜。

  “这姑奶奶都快要上天了,你也不管管她?”

  江有汜裤腿挨着温却鱼的椅子腿上,坐姿慵懒,因无聊手里不停地掷抛着一块白软的橡皮,在空中转了个圈儿又回到他手中,他抿唇,毫不在意道。

  “她不怕疼就行。”

  “哎哎哎!这是什么话?!这姑奶奶要上天了,你只在乎她摔下来疼不疼?!”魏桁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总觉得不是这么个味儿,“咋在我的梦里,你们还搞起cp了?”

  他这句话一冒出来,温却鱼手里握着的笔险些划破纸张,抬起手用笔尖指着他,不敢置信道。

  “魏桁,你瞎?你见过搞cp是这样搞的?你看看,你姑奶奶我连续一个多月都沉浸在学海无涯中,这到底是因为谁!还不是因为我旁边——”

  话说到一半,身侧的气压低了几度。

  温却鱼颤颤的收回手,在桌上啪嗒一放,站起来揪着魏桁的袖子就撵人。

  “你给我走!我们两个气场不合,不适合同框!”

  魏桁被拽得一个趔趄,险些扑街之际,胳膊被一双小小的手给扶住,他当即想说一声多谢壮士,可扭头一看,只瞧见一个短发软妹抬着一双亮晶晶的杏仁眼看着他。

  说话也软软的,甜甜的,还带着些胆怯。

  “你、你小心呀。”

  这是什么绝世小可爱?

  魏桁有些心动。

  他还没来得及勾搭,温却鱼就踹了他一脚,开口赶人,“还不走?等着挨锤呢?”

  勾搭妹子虽然重要,但是保命迫在眉睫。

  魏桁一瘸一拐的火速逃脱凶案现场。

  阮宁歪了歪脑袋,懵懂地看着温却鱼,疑惑道,“却鱼和他有仇吗?”

  “有仇,他是个渣男。”

  “嗳?!”阮宁瞪圆了眼睛。

  温却鱼鬼鬼祟祟地凑到阮宁耳边小声嘀咕嚼耳根。

  “你是不知道,他啊,看着年龄小,其实孩子都有了,还不止一个,而且还不都是一个孩子妈!我告诉你哦,魏桁他江湖人称煤矿地。”

  “煤矿地?”

  “嗯,煤矿地。”温却鱼目光不忍,心里对自己多年的小伙伴暗暗道歉,口中却凝重的说出三个字。

  “全是渣!”

  

岫时

魏桁:cnm!温却鱼!此仇不共戴天!   江有汜:?   魏桁(泪目):我语文不好,说错了,应该是此仇一笔勾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