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038 【明星与助理】怎么又是京禾苒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岫时 2372 2019-10-14 00:04:55

  一行人还在澜听宫门口纠结各自身份的问题,温却鱼自从表明自己是皇后之后,就接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

  “皇帝是在你床榻上崩逝的,可疑度最高的就是你了,而且你又把我们引来澜听宫这里,说吧,拿到凶手牌的是不是你?”

  温却鱼恨不得翻个白眼给她,这档节目名叫穿越空间,只有揭开这个主题之谜后才能进入下一个空间,简单来说就是才能收工回家各找各妈。

  可这些人一口一个凶手牌,差点让温却鱼产生自己参加的是一档狼人杀节目,她懒得搭理这些一个个没有自主意识只能跟着系统安排路线走的道具人。

  “皇上!您说说看,您死之前皇后是不是做了什么?”

  见温却鱼一副拽得要命懒得搭理人的模样,时泷第一个跳出来把话题引到忽而沉默的睢昱身上。

  睢昱显然不在状态,不知在想些什么,半天没答话,急得时泷拽了拽他的袖口,他才回神,敷衍道,“我要是记得,就不会一路跟到这里了。”

  他眸光看了眼表情不虞的温却鱼,又补充了一句话,“但如果凶手是她,那节目组的设定也太好猜了些。”

  时泷闻言立马急了,这温却鱼刚才还把睢昱气得跳脚,怎么下一秒睢昱反而还帮她说话了呢!

  温却鱼赞赏的冲睢昱点点头,在一众小白之间,十分具有领导气质的一挥手,霸气道,“把你们的任务卡都拿出来看看吧,刚才你们也听到了,澜听宫的主子备了砒霜。”她指尖蹭了蹭另一只手腕上戴着的银镯,红唇轻启,“按照节目组的这种套路,大概每个宫都会有点小秘密。”

  说罢,她笑吟吟地看了眼亮着灯的镜头,妆容精致的小脸笑得狡黠,像一只得道的小狐狸。

  刚才还非暴力不配合的众人,此刻都在温却鱼的指挥下围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自己的任务卡。

  半响后,镜头里的一行人动作飞快的移动到下一个任务点,在挂着红灯笼的树上拿下唯一一盏灭着的灯笼,从里头取出了一张小纸片。

  纸片上内容大概是宫里的娘娘与宫外的情郎约定好了事成之后一起远走高飞。

  看到这个内容后,一个个都沉默不语了,一时间所有人都在赶路去寻找下一个任务点的机密内容,镜头下一片沉默。

  导演看到这里也异常沉默,瞥了眼看不出喜怒的男人,从兜里掏出对讲机,小声道。

  “你让他们说话啊!这是个默剧节目吗?!不说话难道我后期只能配二泉映月表示凄凉程度吗?还有,我们布置的机关呢?!怎么她们一个都没触发到!”

  话说的那叫一个愤怒,可口吻偏偏像是在做贼一样,小声如蚊嗡。

  那头的摄像师正累得直喘喘地跟着人移动,听到对讲机那头的声音沉默了半响,才同样小声答道,“俺也不知道啊,咋就知道这些人这么幸运每次都能完美躲避机关触发地呢!导演,您看这可咋整?”

  导演默了片刻,偷偷瞥向江有汜时,与他那双黑眸恰巧对视,导演秒怂,一脸正直地对着对讲机回答道。

  “机关?什么机关?我怕你是糊涂了!我们根本没有设计机关!你让他们加快一点进度,早点拍完早点回去休息。”

  通过刚才找每个人任务卡上的机密后,剧情已经被温却鱼全部连了起来。

  这座后宫如同一座囚牢,不仅囚禁着所有女人,也囚禁着居于最高位置的皇帝。

  皇帝深爱着与自己青梅竹马的皇后,却碍于各方势力不得不雨露均沾,借后宫平衡朝野。

  而那些作为平衡的女人,一个个在青春正茂的年华困于后宫,每日只能期盼着一个男人的到来,等他的宠幸也等他提拔自己的品阶为家族带来荣耀。

  可随着皇后嫡子一夜命殒,皇帝怒火攻心殃及整个后宫,一夜之间人心惴惴,一把暗火被皇帝亲手烧遍了后宫。

  她们可以接受自己将青春为赌注押在后宫,却不能接受共同的丈夫钟情于一人,甚至大有为了她废弃后宫的架势。

  半月后,与皇后关系最密切的澜妃伙同新入宫的怜妃设计,将皇后桌案上的糕点参入砒霜,夜间来皇后宫里的皇帝仅仅只吃了半块就命殒于他终身最爱的女人宫中。

  最可笑的是,皇帝死后,皇后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在宫里独坐半宿后,才于清晨召来宫人宣告皇帝的逝世。

  温却鱼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撸了把袖口,抄着家伙就往外头走。

  身后的人立马叫住她,“你去哪儿?”

  温却鱼停也不停,“完成最终任务去!”

  一路行至皇后宫殿门口,她摘下自己头顶戴着的凤冠,放于台阶上,抄起裙摆就坐在旁边,双手合十冲着睢昱念念叨叨。

  “天灵灵地灵灵,各路神仙来显灵,带走他吧!他,一个从头渣到尾的大渣男,虽然死于非命,但却并不无辜!”

  睢昱,“????”

  温却鱼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眼同样疑惑的摄影师。

  小声问道,“还没杀青?”

  这不对啊,她自己写的小说,关于这个综艺情节,最后杀青就是在给皇帝消除怨怼,让他早日投胎啊!

  哦!她知道了!收视率!肯定和收视率有关,一定是现在的情节肯定会不足以破2吧!

  让她来想想办法,温却鱼左右看了一圈,最后在角落里找到一个铁锹。

  对着自己的肚子就一个错位插了进去。

  她踉跄两步,笑得苍凉。

  “也罢,这些年我对您的期待终是磨灭了年少时光的爱情,可我做惯了您的皇后,您这一去,我又怎能独活呢?也罢也罢,臣妾来陪您了,只愿下一世,您不再是皇帝,我也不再是您的皇后。”

  说罢,就缓缓闭上了眼睛。

  所有人都莫名陷入悲伤之际,眼睛闭得紧紧的姑娘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看到镜头仍然亮着光,怒不可遏。

  “你怎么还不卡?你想拍到地老天荒?!我是作者!听我的!给我卡!”

  江有汜看着镜头里发飙的姑娘,闷笑一声,对一动不敢动的导演说,“卡。”

  导演接到指令立马对着对讲机大喊,“卡卡卡!给我卡!”

  这可真是要了温却鱼的小命,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综艺还是个偶像剧,这剧情弯弯绕绕的就差没来个前世今生了。

  她揉着自己的胳膊刚走到化妆室门前,就看到不远处坐在躺椅上的江有汜懒懒地和音效在说些什么,音效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应着。

  啊,养家糊口为的不就是看到孩子在闹,他在笑吗。

  一家之主温却鱼内心陡然升起一股自豪,正想走过去时,一个身姿婀娜的女人提了一袋零食就走到江有汜面前,笑着蹲下身子摸了摸音效的头。

  看上去就仿佛一家三口一样。

  温却鱼当即觉得头顶有点绿,气急败坏地走过去,还没说话,那女人就转过身,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

  “你好呀,又见面了。”

  妈的哦,怎么又是京禾苒!

岫时

温却鱼:我辛辛苦苦赚钱养家,你给我幽会小三?   江有汜:小三没有,小汜一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