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066 【太子和他嫂子】我嫁给皇帝行吗?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岫时 2060 2019-11-05 00:07:45

  房门大开,三两端着装满水的金盆从屋外走进来,从迈进门的那一刻嘴里就没闲下来过,冲呈大字状躺在床上丝毫不雅观的那人碎碎念道。

  “小姐,您好歹动一动啊,整整一天了,您也就从床头挪到了床尾!”

  三两说着就有点儿心累,别人家的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她家的小姐别说是样样精通了,哪怕是会一样她出去唠嗑的时候都不会那么脸上没光啊!

  床上躺着的姑娘闻言也就抬了抬脚,表示自己听到了。

  三两将金盆放置好,又拿出崭新的帕子打湿递过去给她擦擦脸。

  “小姐啊,您也是有婚约在身的人了,可不能如此懒惰呀!三两遵夫人的命,每日监督您早起念书,可您倒好,别说是早起了,您连个起都没做到啊!”

  半湿的帕子擦了擦姑娘的额头又换了个更柔软的帕子轻轻蹭蹭她脸的地方,就这速度估摸着没半个时辰压根不会结束。

  葛优瘫的温却鱼从她手里拿过那条帕子在脸上囫囵擦了遍,长至臀部的黑发被她随意往前一拢从枕边拿起一个发簪作势就要盘起。

  三两急忙制止她,“小姐!您怎么能自己梳妆打扮呢,我这就去唤半斤过来给您梳洗。”

  说罢就连忙跑出去叫人了。

  靠在床边的温却鱼十分心累,明明上一秒她还在颁奖礼上义正言辞地控诉江有汜的恶行,下一秒刚听到江有汜的回话就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过,光线渐暗后她就出现在了这里。

  真的是丝毫不给她选择的空间,这系统纯属江有汜舔狗,他说古代副本就古代副本?但抛却个人那丁点儿小不爽,其实还是挺舒服的,至少迄今为止音效和小七还没蹦跶出来叨叨什么任务。

  算算时间来了也半月有余,这期间除了吃就是睡,除了睡就是吃,不需要担心衣食住行更不用忧虑什么养家糊口。

  她在这里的老爹是手握半个朝野兵权的大将军,乍一听大将军三个字觉着理应是个五大三粗、英勇善战的壮汉,但,她爹实际上是个美男子,看上去不大像个武官更像个文臣。

  而她娘,堂堂一介丞相府千金,每日扛着大刀满院子跑也就算了,徒手劈晕一头野猪这操作让满朝堂都为之闻风丧胆。

  要说这朝廷上下最忌讳的就是强强联手,可偏偏皇帝是个缺心眼,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随手牵红线。

  这种近乎Bug的人设也是温却鱼的佳作,忘恩负义、冷血无情的皇帝满地是,萌得人心肝颤还顺带红娘人设的皇帝可能是独一份,那时还沾沾自喜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会被这个人设的皇帝给坑到。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躺在床上睡大觉的温却鱼被她老娘一个爆栗差点离开这个还没来得及开始的古代副本,她娘握着她的肩膀就是一阵晃,边晃边质问。

  “崽子,你和大皇子什么时候有的一腿?”

  这问得温却鱼云里雾里,懵懵然地就回了一句。

  “加起来一共五条腿,娘啊,你问的是哪条腿?”

  话音刚落,她娘就沉默了。

  两人一同沉默了三秒后,她娘有些不确定地答,“第、第三条腿?”

  刚踏进闺女房门的将军大人差点摔死在自家闺女的门槛上。

  确认再三才知道这娘两彼此都不知道彼此在说些什么纯属瞎聊天后的将军大人放心了,温柔地摸了摸自家闺女乱糟糟地秀发,怜爱地看了看姑娘还沾着口水的脸蛋儿,一颗心都快融化了。

  “囡囡呐,上回去宫里参加公主生日宴的时候,你是不是在茫茫人海中多瞅了大皇子一眼还被皇帝瞧见了?”

  “爹,你问这个问题之前能先告诉我大皇子长什么样吗?”温却鱼一愣一愣地,这夫妻两完全不知道在和她尬聊些什么玩意儿。

  她爹显然十分了解自家女儿,从广袖里掏出一副画轴缓缓打开。

  画轴上一男子松松垮垮地挽着长发,一身黑袍抱着一尾焦琴。

  那画画得十分逼真,仿佛那男子就要从画中走出来一般。

  “这么好看的吗?”温却鱼她娘看得有些出神,隐隐约约记得自己见过的大皇子没这么俊俏啊。

  “?????娘你怎么还带抢我台词的?”

  那男人温却鱼看一眼就认出是江有汜了,倒是没想到江有汜这么骚包,这坐姿、这造型,是想诱惑谁?还让人画在画上了,说好的低调内敛呢?

  “不过......这是大皇子?”温却鱼有些茫然,“我不记得我见过......”

  “错了错了,这是太子画像,明日要呈上去给天监司的,这才是大皇子画像。”

  她爹连忙将画卷收了起来,从另一边袖子掏出一张画轴。

  讲道理,其实大皇子也不丑,也称得上一句翩翩公子,可不好就不好在,有了对比,珠玉在前其余便都是糟粕。

  温却鱼只看了一眼就连忙拒绝,“拿开拿开,我要看太子的画像!可以给我临摹一副挂我床头吗?”

  然后等见到江有汜之后就嘲笑他、侮辱他,让那个骚包跪下来叫她爸爸!

  此话一出,她爹和她娘都齐刷刷地变了表情,她爹还比较隐晦。

  “囡囡啊,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她娘撸了袖子就要揍她,“天天不好好念书,脑子里整天就想着男色?还挂床头,我明儿就让三两把三从四德给挂床头!”

  总的来说,将军和将军夫人都没聊到正题上,三人齐齐跑偏。

  直到隔日皇帝赐婚的诏令下来,温却鱼才反应过来昨日闹得是哪一出。

  敢情是来问她是不是看上大皇子了呗?那直接问啊!还搞得那么隐晦,合计你画我猜呢?现在好了,直接就赐婚了。

  温却鱼抱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就坐在地上发呆,半斤和三两匆匆忙忙想要扶起她的时候,这姑娘一脸严肃地就问,“我嫁给大皇子,按道理太子以后是不是得叫我嫂嫂?”

  半斤,“???”

  三两,“?????”

  “不好不好,只叫嫂嫂是不是太便宜他了?半斤你去问问爹爹,我能不能不嫁给大皇子,我嫁给皇帝行不?”

  

岫时

【小剧场】   江有汜:你看我做你爹行吗?   温却鱼:......你一个废太子有什么底气和我这样说话?   江有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