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067 【太子和他嫂子】温却鱼手刃渣男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岫时 2100 2019-11-06 00:04:19

  皇宫的办公速度那可是异常的快,前一天赐婚诏书刚下来,隔日大皇子就被皇帝打包送来了将军府,连抬着三箱聘礼带着五个侍从骑着白马就停在了将军府门前。

  大皇子其实也挺郁闷,他在自家王府里白日偷得半分闲逗着蛐蛐儿听着小曲,还没听到最缠绵悱恻的梁祝就被人催着赶着来了将军府。

  将军府的千金一直以路子野扬名朝堂内外。

  这还得归功于她那个爱女如命,样样容不得自家闺女矮别人一头的亲爹。

  那时朝堂举办一年一度的礼让大赛,主题叫我家那崽子,礼部尚书一挥广袖,言简意赅给予大家充分的想象力自由发挥,“不可偏离事实、不可过度偏私、不可只褒不贬。”

  三不可之后,他又摸了摸自己的长胡子,眼里闪着精光宣布获奖礼品。

  “本赛季一等奖可免早朝一次,二等奖可获得陛下亲笔签名一份,三等奖可为陛下题诗一首!”

  好家伙,这奖品一出来,文武百官就挤破了头去争那个第一名。

  许多人纷纷觉得不大公平,这是个限制性赛题,只准家里有崽子的官员参赛,他们这些单身狗没官权是怎么滴?

  不服,必须不服,得上奏,得提意见,得在宫闱外静坐宣布不满。

  见此场面如此火爆,礼部尚书又赶紧放宽了条件,“崽子不限于人!花鸟虫鱼亦可!”

  这下众人满意,一轮二轮三轮下来,家里有人形崽子的纷纷落败,只剩下深藏功与名、人狠话不多的将军大人战到了最后。

  家有爱狗的刑部尚书道,“我家可可身胖腿短没志气!”

  将军大人闻言蔑视地轻哼,“我家囡囡可以在床上躺一天不带挪窝!”

  刑部尚书不服,“我家可可生吞肉骨头!”

  将军大人淡淡道,“我家囡囡一顿可以吃一头老母猪!”

  刑部尚书闻言有些傻,抬手举报,“报!将军所言偏离事实!”

  礼部尚书轻咳两声,“将军大人所言非虚,本官亲眼所见,确属事实。”

  将军大人以自家女儿一顿一头老母猪的食量笑到了最后,美滋滋地拿着一次豁免早朝奖励回到了家,却差点被自家夫人揍得离开这个美丽人间。

  当晚将军府上下都听到夫人气急败坏的怒吼。

  “免一次早朝你连你女儿的名声都不要了?别人家的闺女以贤良淑德闻名,轮到你这儿,闺女一顿一头老母猪?!我看你像头猪!”

  是以,哪怕将军府那独女象征着将军府和丞相府的双重势力支持,大皇子都不大乐意自家夫人是个能塞下一头老母猪的能人。

  他来得不情不愿,连带着准备的聘礼都不大精致。

  他母妃淑妃娘娘压根没功夫去过问自家儿子的未来婚事,也没去过目自家儿子准备的彩礼,毕竟一年一度的选妃季又要来了,她和自家儿子的死活拴在皇帝的裤腰带里头,马虎不得。

  将军拥着自家夫人出了院子迎接大皇子,只瞧见那大皇子眼下一片乌黑,瘦得脸部有些凹陷,整个人十分干瘪,虽说不得,但确实就是一副纵欲过度脸,看着不大像画卷上那般清隽。

  偏爱以貌取人的将军夫人当即不大乐意,对大皇子施了一礼后就拽着自家夫君的袖口小声嘀咕,“相公啊,这是不是有点儿人画不符了?我记忆里的大皇子也没这么寒碜啊......”

  将军大人有些尴尬,自家夫人这嗓门也就只有她自己觉得是悄悄话了,那大皇子脸色臭得都可以去腌臭豆腐了。

  他连忙圆场。

  “大殿下请里面坐,陛下赐婚乃皇恩浩荡,可臣女尚且年幼,谈婚论嫁还早了些,此事还得从长计议、细细谈来。”

  将军夫人一听见自家相公这文绉绉的口吻,就不大想听了,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溜去了自家闺女的房间。

  她想着现在日晒三更,她家闺女应该迎着日头读读女戒、学学三从四德,省得她爹出去炫耀只会说自家女儿能吃能睡。

  果不出她所料,刚踏进房门就瞧见自家闺女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上还盖着一本书,一看那书名。

  唷!好家伙!还是本《论家庭教育对大家闺秀的影响力》。

  她用爱的鼓励进行家庭教育一巴掌拍醒了自家闺女。

  温却鱼刚梦见在后花园里看到一身黄袍的江有汜,那人左边一个软妹子右边一个辣妹子,看见她后丝毫不收敛自己浪荡的动作,反而冲她挑衅地笑了笑,说,“你给我安排这人设,确实不错。”

  气得温却鱼恨不得要了他的狗命,刚扑上去勒住他的脖子,就感觉自己命运的后颈被人抓住了。

  醒来就瞧见快要七窍生烟的将军夫人揪着她后脖子上的肉就怒道。

  “你这一天到晚除了吃和睡,能不能干点儿正经事?!三两呢?我让她盯着你用功读书,她盯哪儿去了?”

  温却鱼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倒也不是,娘啊,您不能质疑三两的敬业,是她的敌人过于强大,与她的职业操守无关,您不要错怪她哈。”

  “......你这丫头倒也是心大,大皇子都上门提亲了你还搁屋里闷头大睡呢?”

  她越想越气、越想越没脸,揪着温却鱼的胳膊就把人拽了起来。

  “你娘我迟早被你给气死,你去看看隔壁御史府上的千金,且不说人家如何,单比比人家的姻缘!”

  她娘气得喉咙冒烟,声音小了下来,“那姑娘据说即将与太子结成良缘!倒不是你娘我贪慕虚荣、攀荣富贵,单说说太子那张脸就足以让你娘我后半生都活在赏心悦目之中!而你呢?!你去前院儿瞅瞅你那未来夫君,那叫一个不堪入目、惨不忍睹!”

  她说着就对自家闺女的不思进取、败落人后而摇头叹气。

  “拼爹拼娘你都赢了人家,怎么拼相公倒输得那么惨?!”

  温却鱼被这一大堆话指责的有些委屈,却在听到和太子结成良缘这几个字后顿时怒了,一拍桌案就骂道。

  “谁?!谁要嫁给太子?!”

  她娘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御史府千金。”

  温却鱼听到答案后从柜子里拿起一条鞭子就往外走。

  将军夫人疑惑道,“你拿鞭子干什么去?!”

  温却鱼咬牙切齿地答,“手刃渣男!”

  

岫时

【小剧场】   温却鱼:啧啧啧,江有汜你康康你这存在感,你都两章没出现啦!(仰天大笑)   江有汜:你梦里的不是我?   温却鱼:????   江有汜:啧,梦里都是我,你该是多喜欢我啊。   温却鱼:我的刀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