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068 【太子和他嫂子】见着俊俏郎君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

竹马他日常不做人 岫时 2056 2019-11-07 22:08:45

  嘴上说着手刃渣男的温却鱼气势汹汹地拿着鞭子就出了门,其愤怒程度连她娘都被唬住了,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姑娘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出了将军府大门。

  将军夫人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儿,而在三两和半斤端着金盆和早膳走进来后,才回过神来。

  手刃渣男?就用那个抽人都不带响声的软鞭?!那丫头准是又找了个借口出去鬼混了!

  温却鱼一路小跑到巷子口喘着粗气停了下来,她擦了把额间的细汗,等了等,才看到缓缓驶来的一辆马车。

  驾车的小厮一见温却鱼就喜笑颜开,轻轻拉开滚着烫金花纹的黑色帷幔,露出一丁点儿红色衣角。

  “公子,温姑娘来了!”

  “嗯。”一道懒洋洋的嗓音从帷幔里头传来,虽只有短短一个字,却流露出一股子浓浓的故作神秘。

  温却鱼一听就有些受不了,也没等小厮下来,自己拽着长长的裙裾一个跨步就上了马车。

  撩开帷幔,里头坐着一个红衣公子,公子生着一双狐狸眼,鼻梁高挺、鼻翼左侧一颗颜色偏浅的黑色小痣,唇瓣红润且薄,是一张薄情寡义的浪荡公子哥儿脸。

  此人是温却鱼来了这个古代副本后才认识的狐朋狗友,原是她笔下风流骚包的深情男二,名叫宋与谙,可也不知是哪一步出了问题,这宋与谙除了风流骚包符合人设外,深情倒是一点儿都看不出。

  而这宋与谙虽说极为骚包,但却意外地和她臭味相投。

  温却鱼丝毫没拿自己当外人,上了马车后一屁股就坐在铺着的软垫上,又抽走他手上缓慢摇着的扇子,对着自己的脸就扇了起来,力道之大连空气中都是气流被卷动的声响。

  宋与谙连连叹气。

  “你可真是有损风雅,不可教也、不可教也!”

  温却鱼白了他一眼,从袖子里抽出软鞭就威胁道。

  “再叨叨,信不信我抽你丫的?!”

  恶狠狠地威胁完,她才想起正事。

  “上回你约我这次见面,说着有好戏可看,我可压着好奇等了足足十日,倘若今日没有好戏可看,你就给我横着出去。”

  她骨节分明的五指温柔地抚摸软鞭,语气暗含警告。

  宋与谙闻言勾唇浅笑,媚眼如丝地斜了她一眼。

  “少不了你看戏的,急什么?这不就去着了?”

  车轱辘压过碎石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这声响温却鱼估摸着得持续了十几分钟才停了下来。

  小厮坐在车辕上冲里头喊了一嗓子。

  “少爷、温姑娘,到地方了!”

  温却鱼性子急,听见到地方了抓着帷幔就露出个脑袋,刚探出来就黑着脸又钻了回去。

  指着宋与谙就骂道。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带我逛窑子?!”

  宋与谙伸手拨了拨她手上拿着的软鞭,随口应了声,解释道。

  “倘若是寻常窑子,我何必让你苦等数日?莫急,进去一看便知。”

  这窑子果真和寻常窑子不大一样,门口站着几个貌美姑娘,身材妖娆,皆身穿薄纱质地的红衣,半遮半掩地笼着姑娘们曼妙的身躯,那柳腰上都绑着一串小铃铛,姑娘身姿扭动间铃铛清脆悦耳。

  宋与谙轻车熟路地走在了前头,温却鱼连忙跟上。

  这窑子倒有个十分雅致的名字叫做风月阁。

  风月阁内里到处挂着红幔,红幔之上烛火透过灯笼罩幽幽地散着暗红色的光,红幔之下暖黄色的光线沿着玉兔图案的烛台往四处延伸,在碰到那道暗红后诡异地交织成了暧昧的色彩。

  紫檀木制成的矮桌旁铺着羊毛垫,男男女女盘腿坐在上面饮茶品曲儿,正中央布着一个圆形舞台,舞女们戴着面纱在琴女的伴奏下跳着舞。

  温却鱼看到目前为止,还摸不清楚宋与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而那大爷自从来到这儿之后就像是回了自己家,被两个穿着裸露的女子一人抱着一边胳膊就拉到了视线极好的雅座坐下了,宋大爷温香玉软抱满怀还不忘自己的革命战友,扭头冲有些傻了的温却鱼喊道。

  “妹妹,跟着哥哥走,莫要走丢了。”

  温却鱼拧紧眉头再不爽也只好跟了过去,走近才知原来这雅座上是有人专门给他们留了座。

  那人蒙着半边面具,一身黑色长袍松松垮垮地露出白皙的锁骨,他坐姿慵懒手里执着一盏白玉杯,杯壁抵在水光潋滟的唇上,却没有再继续动作,一双勾人的瑞凤眼在看到来人后微微眯了眯,唇边扬起极浅的笑。

  在他身后站着好几个侍从,都抱着剑不言不语表情严肃,目光直视前方秉持着非礼勿听、非礼勿视的原则一动不动。

  宋与谙揽着貌美如花的两名女子在他右边坐了下来,看了看男子的穿着后啧声连连。

  “江兄真是愈发风流倜傥,这面具于你而言别无他用倒是徒增了几分神秘,瞧瞧,那边儿站着的姑娘们若不是因着你身后的随从,怕是要立马冲过来了。”

  那人放下杯子,抬眸看了眼呆愣着离他们三两步距离一动不动的温却鱼,偏了偏脑袋,语气淡淡道。

  “傻了?”

  温却鱼确实是傻了,江有汜这个王八蛋来了古代后怎么就骚到无法无天了?衣服不好好穿,松松垮垮地成何体统!还逛窑子!还包雅座!

  她抓着自己过长的裙摆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手指拈着他的衣服凑近鼻子上上下下地嗅了嗅。

  “嗳,妹妹你怎如此不知体统?还嗅?还嗅?温凝霜你莫不是只狗崽转世?”

  温却鱼正在检查自家竹马有没有沾染上一些不好的味道,闻言没太搭理宋与谙的调侃,只又凑近了些,手指从他袖口就要抓到他领口的位置,却被他轻轻松松一抬手制住了手腕。

  江有汜抓着她的手腕,眸中略带困惑。

  “温凝霜?”

  “啥?”温却鱼有些没反应过来他在叫谁的名字。

  宋与谙却笑道,“傻妹妹见着俊俏郎君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

  温却鱼这才想起来,来了这个破古代副本连自己的名字都被系统给换了。

  她此时此刻不叫温却鱼,而叫温凝霜。

  

岫时

作者——无话——可说——啊——啊——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