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章二 找上门来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121 2019-09-08 11:52:34

  告别舒娘,大丫晾好了衣服,这会儿,于母正在一边伺候傻儿子喝粥。

  见大丫站在院子里,心中不悦。把她叫了进来,直接甩脸色。

  “怎么,不乐意做于家的媳妇?”

  “一天到晚也不见你给个笑脸,我家是缺你吃的还是穿的?”

  于母扔下碗,将筷子重重地在破旧的木桌上一敲。一双眼睛像是能喷火似的,死死的瞪着大丫。

  饿极了的傻子春福,见母亲没在喂他,又不用筷子,直接用手抓了饭菜。

  汤汁洒落一地,于母这会哪来得及骂大丫,忙给春福倒水。

  “儿啊,慢点吃,都是你的。”

  阿福可能又去爬狗洞了,浑身脏兮兮的,那只抓菜的手黑的像是在墨汁上染过一般。

  他却浑然不觉,嘴里塞的满满的,还腾出空来舔着手指。混着污垢的味道他也吃的有滋有味。

  这样吃饭,迟早噎着。大丫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挪。

  果然,春福这会眼睛瞪的死大,难受的用黑手扣住脖子,嘴巴里发出一串叽里咕噜。

  吓得于母不知所措。刚要大呼一声我的儿啊。

  就被春福嘴里嚼碎的饭菜喷的满脸都是。

  我滴娘啊。呵,报应。

  于母也不嫌弃,胡乱的用袖子擦擦,再次嘱咐傻儿子慢慢吃。

  “大丫,我花了银子买的你,那你就该当牛做马报答我。本本分分的嫁给阿福,给他生几个儿子,我也不会苛刻你。”

  吃饭的春福这会愣了愣,呆呆的放下筷子,嗓门儿大的很。

  “娘,我要儿子,我要儿子。”说着去扯于母。

  “好好好,过几日让大丫给你生啊。”

  准备今晚就逃路的大丫……

  于母见她愣愣的待在一旁,气不打一处来,眼不见为净,打发她去把今日掰的玉米给处理了。

  一头搓着玉米粒,于家不把她当人看,这些年,她起早贪黑干的活够多了。

  于母喜欢把贵重的东西藏在床底下的盒子里,她的卖身契是不是也在那里?

  孤注一掷,再差也不会比在于家差了。万一离开这里,便是新生呢?

  大丫想要开心就笑,难过就哭。而不是跟着于家屁股后面转,活的压抑没有自我。

  往后日子里,只要能吃饱饭,她就知足了。

  正想着,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站起身来,刚想去开门,却见一帮人破门而入。

  然后,她死活也没有想到,那三四个人像看金子般盯着她瞧。

  领头妇人打扮的中年女子泪眼婆娑,声音里藏着哽咽。

  “老奴终是找到您了,老奴就算死了也能瞑目啊。”

  于母听见动静赶来,被眼前的阵仗吓坏了。佯装镇定。

  “青天白日闯入我家,你们是谁?”

  其中一男子,拿出一画卷展现了开来。

  “画中之人,你可熟悉。”

  于母眼睛一下子张大,看着画中女娃子穿着红色夹袄红裙,是幼时大丫无疑。

  那件衣服布料上佳,如今还在她床底藏着。

  那人见于母不说话,又道

  “你又可知如今站在你身后的女子是谁?”

  于母一双眼睛变得通红,大丫的家人这是找来了?

  可大丫是要嫁她儿子的。

  “她是大丫,是我卖地卖田花了足足三两银子买了的,不日后,就是我的儿媳,我管她之前是谁。我手里有她的卖身契,上头盖着官印,你们乱闯进来,找我要人,真当我不敢报官不成。”

  说着一只手死死的禁锢着大丫的胳膊。

  力道真大,大丫眼泪莫名的掉了下来,像日了狗似的时候,收也收不回来。

  她用力甩了几下也没甩开。

  “荒缪,司家老爷子心心念念的孙女,圣上夸赞的第一公子,如今司家大公子未过门的夫人,何时成了你的儿媳?”

  拿着画卷的男子,上前擒住于母的手腕,于母嗷嗷叫痛,自是松开了对大丫的禁锢。

  大丫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泪眼婆娑的妇人一把搂在了怀里。

  大丫不喜欢和旁人这般亲近,微微挣扎抵抗。

  那行人说了什么司家,于母就不对劲了。

  等他们摸出一百两银票说要带大丫走,于母乐颠颠把卖身契递给温氏。

  温氏转头又交到大丫手上。于母还喜笑颜开的要送她出门。

  一百两啊,可以给傻儿子买很多媳妇了,还可以在镇上买屋子呢。

  大丫握着卖身契,明明不过薄薄的一张纸,却给了她十几年的惨淡人生。

  于母把银票藏到怀里。布满褶子的脸上头一次对她出现了慈爱。

  那妇人自称是她奶娘,拉着她粗糙带着茧子的手就没放开。

  大丫巴不得离开。可是她没有动,只是问。

  “那画上的人,确定是我?”

  得到了一行人的打包票。大丫轻轻扯了扯嘴角。

  “没寻错人就行。跟你回去,管饱吗?”

  温氏就差对天发誓了。

  “姑娘想吃什么都有,回了家,横着走都无碍。”

  大丫要走了。

  可听到于母挥着手朝她告别:“想家了随时可以回来,娘给你煮鸡蛋吃。”

  她冷笑。

  打她有记忆以来,别说鸡蛋了,鸡壳都轮不到她。多吃一口于母就恨不得宰了她。

  舒娘得了消息,马上追了出来。和她一同来的人,自是不少,村里一有风吹草动,挨家挨户都会跑出来看个热闹。

  “大丫!”见接她的人个个穿的体面,比镇上的官老爷看着还精神。舒娘替她高兴。

  “嫂子。”

  舒娘走过来搂她,温温柔柔的拍着她的背。

  “大丫是个命好的,老天都见不得你过苦日子。”

  随后覆在她耳际。轻声细语道。

  “大丫啊,往后日子过的不论好坏,都别回来了。再差也不至于连命也没有。”

  舒娘是村长的儿媳,胆子自然不小,往前顾及于母手里兜着大丫的卖身契,也只敢偷偷的给大丫塞点吃的,可现在于婆子不再拿捏着大丫的命脉,她也没什么可顾及的了。

  不过面对温氏一行人,还是有点怵。

  于母收了银票自是眼红了不少人,看不得她好的自是站大多数。

  “呦,于婆子你可是养了个好女儿。”

  有人喊了这么一句,自然有人接第二句。

  “什么女儿,于婆子过些日子都要把大丫塞进傻阿福屋里当媳妇呢!。”

  温氏一行人路上自是打探了不少消息。如今脸色不好看。

  而一旁的大丫性子古怪,满脸无所谓,随这些长舌妇说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