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章十三 八哥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145 2019-10-16 10:55:58

  “景熠哥哥少年成器,恕我冒昧,妹妹的家父是哪位大人?”

  这司家老的昏了头也罢,看上去却是全府上下昏了头。眼前的女子样貌平平,身材干瘪,也能当司家夫人?简直可笑。

  何况,她的父母皆不在人世,完全给不了司家任何好处利益。

  萧卿还真回答不上来,她还没有听司昭提起过她的生父生母。

  司昭从软凳上站了起来,护萧卿在身后。

  “公主此话却欠妥当了,我司府家大业大,主母讲究一个贤字。卿丫头的父母是为救我而死。单凭这一点,她就有资格做我的孙媳。”

  司景离随即轻笑:“公主乃是金枝玉叶,岂能轻易认一个妹妹!野丫头是比公主年幼,可日后是要做主母的,若认公主为姐姐,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说司家没有规矩。”

  见娄嫣脸色一白,司景离嘴里仍是彬彬有礼的说着:“公主可是不舒服,可要景离唤府里的郎中过来?”

  娄嫣哪能不气,真不知这村妇哪里好了?司家人这般维护。她堂堂一个公主,圣上最疼爱的女儿,还能被这么个玩意儿比过去了?简直可笑?

  她深深的呼了空气。强露出一抹笑:“无碍,老毛病了。”

  司景离脸上一急:“公主的身体可马虎不得!”

  “温管家,快去蓝府通知一声。”蓝府正是娄嫣的姨母家。

  说着望向娄嫣,很是诚恳:“公主,景离亲自驾车送您过去,若不是府里的郎中医术没有蓝府郎中精湛,景离定是要您留下休养的。”

  娄嫣能怎样,对方开口闭口都是为自己身体着想。

  咬着牙,道谢。

  离去时,有几分愤然的瞪了萧卿一眼。

  沉浸在司景离这人也没那么野蛮的萧卿没有发现,只是打了个冷颤。

  司昭毕竟年纪大了,困意袭来只好去午休,离去前还交代了过几日端午,带她出府云云。

  萧卿表示很开心,龙阳城繁华她自是想看一番的。

  当日,温奶娘领着伢婆子和二十几个丫头打扮的女子进了萧卿的院中。说是让她挑四个喜欢的做的丫头。

  “我不喜欢别人伺候,就挑一个。”

  “哎呀,姑娘,瞧您这话说的。”伢婆子穿的花枝招展的,头上一枝金钗随着她的摇摆一晃一晃的,嗓音尖尖的。

  “您的身份一个丫头服侍怎么够,我还担心这些丫头会少呢!”

  萧卿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像是没有听到伢婆子的言语。

  掂了掂脚尖,指了指最后一排,穿着粗布麻衣,脸上沾了一层灰看不清原来面貌的丫头。

  “就她了。“

  刹那间,其他丫头开始了窃窃私语。更有胆大的,直接开口出声。

  “小姐,这人邋里邋遢的,平日里也不说话,我看别是个哑巴。哪里能得小姐垂青?”

  “而且,想必小姐看差了眼,奴婢比她好看呢,小姐要了奴婢如何?”

  温奶脸色一冷,伢婆子是不想在龙阳城呆了吗?这种气性的丫头也敢带到司府?

  “我,我不是哑巴。”一声嘶哑的声音从最后一排传来。

  一个小小的身影踉踉跄跄的来到萧卿跟前,直接跪了下去。

  “小姐,我,我不是哑巴。”

  萧卿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无助,那种拼了命想要抓住一根稻草的感觉她曾有过。

  “小姐,这人莽莽撞撞的,做个粗活丫头还差不多,哪里有资格做一等丫头。”

  萧卿眸光微动,轻声道:“她没资格,你就有了?”

  那丫头一噎,一时琢磨不透萧卿所言。

  萧卿说着也不怕脏,直接扶起地上的女子。

  “奶娘,就她了。”

  她的要求,温奶娘哪有不同意的。何况伢婆子不傻,她推荐的人都是身家清白的,当即和伢婆子要了这丫头的卖身契。

  萧卿有些开心,拉着丫头就说要去给她梳洗。

  这一日倒也安稳,司景离晚上未回来用餐。萧卿就更开心了。

  夜里,她靠在床沿上,脚丫轻轻摇晃着。

  她身上伤痕多,于母经常用细柳枝抽打。长年累月的下来,很是丑陋。

  温氏瞧见了,暗暗的抹泪珠子。转头给她找了药膏,顾不上她害羞,全身上下给她摸了个遍。

  如今有了春杏,就成了春杏的活。

  萧卿习惯了早起,天蒙蒙亮就睁开了眼睛。

  好不容易穿好了襦裙,额间便留了薄薄的汗。随意用丝帕擦了擦,她不会梳姑娘家繁琐的发髻。找了根簪子随便一盘。

  独自出了院子,她对司府不算熟悉,随便一转,便不识东南西北了。

  好在鼻子灵的很,顺着香味倒让她找到了厨房。

  里面带着围裙的中年女子,把柴火平铺在灶台上,小心翼翼地点了火,待火苗熊熊燃烧,又往里头加了一层枯枝。慢慢的,烤地瓜的香气四溢。

  做完这些,她起身,打算煮粥。转头就发现站在门沿的姑娘。

  “小姐要吃什么,吩咐一声便是了。厨房油烟大,哪里值当小姐亲自跑一趟?”

  掌厨妈妈见萧卿丝毫没有怪罪之意,脸上不由的笑出了花。撸了撸袖子。

  “姑娘想吃什么?吃些清淡爽口的可好?”

  萧卿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转,扫过放置的整整齐齐的各类菜系。

  有些局促不安,掌厨妈妈是个干活麻利的性子,灶台处理的干干净净。萧卿有些不好意思,指了指烤地瓜。

  “这些,我都要了。”

  掌厨妈妈不敢拦着,可烤地瓜不过是她嘴馋,随意弄的。

  闺阁小姐都是瞧不上的,算是低贱东西,是穷人家饱肚用的。

  这是府中丫鬟出去采买时,见卖菜老人家不容易,掏出腰包子买的,原本还嫌碍地,打算自己留几个,其余的扔了或打发叫花子的。

  皮焦肉嫩,香甜可口,萧卿吸了吸鼻子,迫不及待的吃了一个,已是半饱。

  如今的生活真的令她知足。

  手里揣着几个用纸袋子包着的地瓜。她顺着原路打算回去。

  东拐西拐的彻底没了方向感。

  当站到一处院落外,萧卿焦虑的望望四周,这是个什么地方。门匾上有字,她却不识。

  她望望四周,没有一人。

  硬着头皮进了院子,想着见着人问个路也是好的。

  推开院门,难免的发出声响。萧卿想了想,走了进去。若是院中主人生气,道个歉便是,她没有恶意。

  “蠢货,蠢货。”

  萧卿被这一声大嗓子吓得攥紧手中的纸袋子,待看到头顶扑哧着翅膀的八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