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章十六 瑾瑜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90 2019-10-19 12:00:00

  “回去告诉你家公主。萧卿近日要学规矩,蓝府怕是去不了了,劳公主惦记。”

  那丫鬟一听,那还得了?请帖送不出去,公主可不得要让她脱一层皮。

  司景熠说完,低头看了看不知所措的萧卿。

  “不是说想找奶娘吗,我送你去。”

  看着他不容拒绝的模样,萧卿试图把手抽出来,无果。

  只好呐呐道:“好,好啊。”

  她何时说要去寻奶娘了?萧卿心里打着嘀咕。莫不是自己说了又忘了?

  在司昭欣慰的目光下,萧卿不情不愿的被司景熠拉着,路过急切的丫鬟,过门槛的时候,还听到司景离玩味的话语。

  “得了,去回复你家主子吧。我大哥最近忙着管教臭丫头,两人的都抽不出空。”

  转身看着司昭小心翼翼的收好字卷。

  做出邀请:“老头,遛八哥去?”

  司昭头都不抬,低声斥道。

  “溜什么八哥,你当我像你这般闲吗?我得亲自把这宝贝挂到屋子里。”府里下人手里没个轻重,他可不放心。

  “得得得,一大把年纪了,净瞎折腾。老头,说好了,我帮你挂你陪我溜八哥。”

  见司昭没有反对,司景离接过字卷,嘴里数落司昭事多,另一只手却过去搀扶。

  抬头,看那丫鬟仍旧不识趣的站在那里。

  脸一黑:“你怎么还杵这里?滚滚滚,看着就烦。”

  穿过庭院,甬道两旁种满了苍翠欲滴的树。一阵风过,簌簌作响。

  萧卿小步快跟,有些吃力。

  “大公子,你可以松手吗,我不会跟丢的。”跟着司景熠穿过小桥,萧卿终于忍不住开口。

  司景熠停了步伐,眼前怯懦的姑娘不能和记忆里的黏皮糖相融合了。

  他的眸中带着萧卿不懂的情绪,萧卿想着自己可是说错了什么,惹他生气了。

  不同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大家闺秀,司景熠摸到的是一层厚厚的茧。

  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对方无奈的声音擦过耳畔。

  “过于生分了,你之前不是这般叫我的。”

  萧卿抓住之前两个字眼,睫毛微颤。她是五岁时走丢的,年少不记事,对司府的人与物没有任何印象。

  可听司景熠这般熟稔的语气。萧卿倒没有那般的紧张了。

  但嗓音依旧有些颤,看着眼前如玉面庞的男子,一字一句道:“我们,之前很熟吗?”

  司景熠微微一笑:“你可知你第一次开口说了什么?”

  娃娃学说话,当然不是爹就是娘了。

  可得知这两个答案都是错的,萧卿来不及纳罕就听司景熠道:“虽说你出生不出百日,就被爷爷带了回来。那段日子爷爷把对伯父伯母之死的感恩及愧疚化为疼爱在你身上,日日在你耳旁重复爹娘两字的称谓,愿你牢记生育之恩,哪曾想。”

  说到这,他的脸上闪过柔情。

  萧卿忍不住催促:“哪曾想什么?”

  司景熠望着眼前瘦瘦小小的姑娘,轻声道。

  “你吐字不清晰的喊了声瑾瑜。”

  萧卿皱了皱眉。司府里头还有这号人物,怎么没听人提起过。

  “瑾瑜是谁?”

  司景熠眼底闪过笑意,往日里寡淡的眸子平添的几分璀璨,嗓音没有刻意压低,说的话却让萧卿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送到这吧,前头就是奶娘住所,你自个儿去吧。”

  萧卿觉得司景熠不高兴了,有些莫名。

  “那真的太不巧了!”

  蓝府精致的宛若主屋的园子,房门紧阖。里头空气如胶凝一般。片刻后,终于被娄嫣的一句话打碎。

  “什么,本公主亲自下的帖子,她竟然不来,一个乡村野妇竟敢不把我放眼里。”

  娄嫣听了丫鬟回来传话,气的将手里的茶杯扔了出去。上好的茶器落地发出脆响,四分五裂,里头滚烫的茶水四溅。

  丫鬟也不怕碎片割伤自己,慌慌张张跪到了地上。

  “公主息怒,可别为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气坏了身子。”

  娄嫣也不让丫鬟站起来,目光沉沉的看着丫鬟撑着地的手微微颤抖着,血迹斑斑。

  她仿若未见,阴沉着脸。

  “那请帖呢?”

  丫鬟从袖中拿出请帖,小心翼翼的怕将血渍染了上去。

  “奴婢带了回来,萧小姐她,她压根没有打开瞧过。奴婢一再连三的递过去,她都未曾接手。”

  娄嫣把请帖扔在了地上,不解气的用绣花鞋狠狠的踩了几脚。

  “一个黄毛丫头,果然没有教养。身子骨弱的像轻轻一推便能推到似的,哪一点比得上我。她那相貌涂了粉还是丑。”

  说着,嫣红的唇轻轻一扯。

  “你且瞧着,景熠哥哥只是当着妹妹疼呢,他这般能力卓然,夫人定要门当户对,撑得起门面才是。”

  丫鬟颤巍巍的抬头:“可奴婢觉得司老太爷,司二公子是认定了那乡下丫头。”

  娄嫣眉目一冷,不屑一顾。

  “老太爷是念着旧情,景离是唯恐天下不乱。给我摆眼色呢!何况你忘了,还有一个安情薇呢!”

  提到安情薇时,娄嫣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她厌恶这个人到了极致。

  丫鬟忙挑些她爱听的话。

  “公主说的对,待公主进了司府,您便是长嫂,长嫂如母,司二公子也不敢对您不敬。”

  萧卿揉揉脸蛋,觉得空气突然凝滞,看着眼前俊朗的男子衣袍随风飘动,这会儿,她只想着司景熠怎么还不走啊。

  她眸光微斜,倒是巧了,看到了要‘找’的人。

  奶娘身后跟着丫鬟春杏。

  “好了,哭什么?小姐不是好好的站在那吗?你这丫头也是心大,连小姐起床了都不知,以后机灵点。”

  看着春杏泪眼朦胧的模样,萧卿心中莫名内疚。

  “账房那头还等着我,我先走了。”

  萧卿巴不得他走,好不容易见他走远,一改方才的怯懦,欢快的喊了声奶娘。

  温奶娘给她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发丝。

  哭笑不得:“你这丫头,就是这样去见大少爷的?”

  温奶娘心里悔啊。

  未婚男女头一次见面,不好好梳妆打扮一番也就罢了,这般模样大公子见了能欢喜吗?

  温氏又亲自去给她梳了发髻,待得知明日萧卿要去公子书房,温奶娘微胖的身子就差没有转个圈以示愉悦了。

  “明日我去你院子给你编个漂亮的朝云近香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