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章十七 疯了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1776 2019-10-19 12:01:00

  “春杏也会,奶娘不必亲自跑一趟。”

  “那可不行,你明日可是要和大公子待半日的。必须漂漂亮亮的,春杏还年轻,奶娘不放心。”

  没有存在感的春杏踮了踮脚尖。她最拿得出手的就是梳发了,可一想到奶娘说过的宗旨。

  “奴婢手一向不灵活,如今有了奶娘,奴婢可得松了口气了。”

  好吧,萧卿不说话了。你们开心就好。

  不过,温奶娘和春杏注定要失望了,她对司景熠有的只是敬佩与仰望。同样的,司景熠也只是看在司昭的面子上才对她百般照拂。

  温奶娘给她戴上发簪,左看右看都觉得满意。拿起胭脂刚要给她上妆,可被萧卿拒绝了。

  脸上擦着一层粉哪里会舒服?

  她眼眸一转,压低了嗓子问:“奶娘,可知瑾瑜是谁?”

  温奶娘有些疑惑。

  “那是大公子的字,小姐怎会问起?”

  话音刚落,就见萧卿的脸一阵白一阵紫的,煞是难看。

  瑾瑜就是司景熠?萧卿摇着下唇。又想起司景熠所言,她觉得自己太不是个人了,牙牙学语时,就知勾搭人了。

  不过温奶娘此时就像开了闸门,一点不停歇的吧啦吧啦。

  “那会,老太爷是日日夜夜在小姐跟前不厌其烦的教着爹娘二字,奴婢想着,是想让萧老爷,萧夫人走的心安呢。”

  “哪曾想,小姐开口却是大公子的字。那会儿把老爷子气的,硬生生罚了大公子在祠堂跪了一夜。”

  渍,无妄之灾。

  说着,又惊诧问。

  “不过,自那日起,老太爷就不再唤少爷的字了,少爷出府,那字也用的极少,小姐又是何从得知的?”

  孽缘啊,萧卿打了个寒颤。

  “不过旁处听来的。奶娘,今日公主那边给我下了帖子。”她忙打了个岔。果然温氏立马就不纠结此事了。

  “还不是瞧上大公子了,亏她是公主,这种做派还真让人不喜。”

  “大公子可是同姑娘有婚约的,她不顾女儿家的矜持,是要将大公子至于何等不仁不义的地步。”

  说到娄嫣,温氏嘴里就不停歇。

  奶娘,你言重了。

  不过,却给萧卿打了个警告。娄嫣是皇贵妃生的,那天子最宠爱的女儿,她惹得起吗?

  如今,世人皆以司家未过门的媳妇称她,这不就是和公主杠上了吗?即便她无心,可在旁人眼里那就是有意。

  娄嫣不把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才怪。

  可她是死过一次的人,开玩笑,她会怕?

  “不过姑娘放心,您才是司家内定的媳妇,即便是公主,也无法将手伸到司府。”

  温氏心中打着鼓,定是府里嘴碎的丫头说起外头的风言风语。

  什么乡下丫头妄作司家主母,司家找回的姑娘在穷乡僻壤呆了数十年,可惜了陌上如玉的司家大公子。

  让小姐无意听了去。

  “也罢,我家姑娘往后福气的路还长着呢!”

  可不嘛,司昭那么疼她。

  银子都是一箱一箱往她院子里搬的。

  萧卿现在有底气了,就算不嫁给司景熠,她也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她不是那个每日为了饥寒花费心思跑出去四处觅食的人了。

  没有于母的压迫,她过上了那种曾经她不敢想的日子。司家上下皆对她有恩。

  从她落水那刻起,她尝过死亡的痛苦。重获新生,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为自己活一场。

  好不容易活了下来,她不想做回那个唯唯诺诺的不敢说不的人。

  司景熠让小厮在书房摆了楠木小书桌,精致小巧,正适合姑娘家。

  他慢条斯理的抽出几本书来,司景离凑上去,都是些百家姓之类的书籍,适合初学识字。

  “大哥,你当着要娶她?”

  司景熠脸上看不出喜怒,神色淡淡。吐出的话也是那么漫不经心。

  “是司家亏欠了她。”

  “要说亏欠,那也是老头子的事,与你何干?至于补偿,银子,首饰,房契,只要她有意,我们都能双手奉上。”

  “你何苦因老头子随口一句诺言,就要娶那萧卿?”

  司景离气的夺过司景熠手中的书。恼怒司景熠脸上的无所谓。

  “景离,你多虑了。”司景熠一叹

  多虑?

  “那你置安姐姐于何地?你不是对安姐姐刮目相看吗?你敢说你对安姐姐没有任何心思?”

  像他大哥这般冷清的人物,却帮助一个女子多次,这意味着什么?老头子不知道,可他心里却清楚的很。

  他能眼睁睁看着大哥随随便便娶一个女子吗?

  “景离,在萧卿未找到前,我的确孤注一掷,觉得这辈子就这样了,安姑娘是个好女子,她的聪慧足以撑的起司家夫人的位子。”

  他顿了顿,片刻,温声道

  “可如今萧卿回来了,一切都不一样了,或许,我不会爱上她,但,我不会负她。”

  他对安情薇哪有什么思慕可言,不过觉得她有着不同于旁人的聪慧罢了。

  所以,对她也多了几分照顾。

  可萧卿不一样,司家亏欠她的同时,她还承包了他童年所有的小心翼翼。

  担心她磕了碰了,然后委屈的抹着眼泪喊着:瑾瑜哥哥

  担心她又偷偷的吃了太多的糖,夜里又闹着牙疼了。

  她是萧卿啊,那个他自小就被告知这是未来娘子的人。

  司景离怔了半刻,静默不语,最后将书又放回他的怀里。

  疯了,全都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