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章十九 一个乡下丫头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53 2019-10-21 12:00:00

  她又不傻,放开司景熠的大腿不去抱。既然说开,那么,自然是增加好感值了。

  “谢谢兄长。”

  司景熠挑了挑眉,前几日还生疏的一口一个大公子,现在改口兄长她喊的也如此熟稔。

  “认真学,这里是司昭,爷爷的名。”

  萧卿如小鸡啄米般点着脑袋,发上别着的流苏随着她的摆动,摇曳着。

  “这是司景熠,往后出府遇上事,报上我的名讳便是。”

  萧卿一个激灵,觉得日后都能横着走了。从司景熠对娄嫣的态度看来,这简直就是一道免死金牌。

  司景熠第一日教他识这几个字是有原因的,父母之恩不可忘,同样的,日后出了事,司家是她的最大保障。

  “今日颇为忙碌,怕是晚些就得出府。自个儿领悟识得这几字,待明日。”说到这,他稍稍一停顿。

  随即薄唇轻启:“后日便要教你写了。“

  秀气的眉微皱,萧卿带有几分不解。很快得到了对方的解释。

  “明日端午,龙舟竞渡。带你去瞧瞧。”

  这便是认了兄长的福利吗?

  去,怎么能不去,司府虽大,她至今未游遍,但日日处在里头,也难免生出几分乏味。

  “什么,你要我明日出府要带着这丫头。”待司景熠寻了司景离,那家伙又是炸开了锅。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这丫头抹了胭脂倒有几分姿色。

  可若一旦带她出门,不就是把她的身份公之于众了?

  “明日我同张老板详谈买他手里玉矿一事,许会耽搁,待处理妥善,便来寻你们。”

  他都这般说了,可司景离还是万般不愿意。他才不要带萧卿。有损格调。

  “等你空闲,带她出门就是了,我明日已有安排。”

  司景熠听后神色淡淡,颔了颔首,嗓音低沉。

  “前些日子,孟子晚还同我问起你的近况。”

  一听到孟字,司景离就变了脸色,立马换了嘴脸。

  “带带带,兄长吩咐,我岂有不照办之理?”

  司景熠抚了抚没有半分褶皱的衣摆,轻轻一笑,眸子却没有任何波澜。

  “孟姑娘求我传达几句话于你。”

  司景离一个哆嗦,当场要捂住司景熠的嘴,待看到对方略含警告的眼神,瞬间怂了。

  “萧卿就是我祖宗,我定会悉心照顾。”

  当下保证,就差没有立誓了得,孟子晚那野蛮女子,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次日,萧卿便是被司景离恭恭敬敬的扶上马车,正纳闷着司景离的反常,挑开帷幔侧耳细听车外动静。

  “兄长安心,我这便出发了。”

  他的保证并没有得到司景熠的任何回复。

  司景熠看向马车里的女子。

  “我晚些过来。”

  萧卿没有半分当场被抓包的窘迫:“好的,兄长。”

  待出发后,司景离重返常态,眼不是眼鼻不是鼻了。

  “不想闹笑话,就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萧卿点头。

  司二少爷满意萧卿的识相。一满意话就多了。

  “龙阳城的赛龙舟可都是将军府举办的,将军府大小姐可不是善茬,自幼习武,凶悍的很。届时,你可得离她远些。不要惹祸上身。”

  萧卿咬了咬下唇,这和奶娘说的孟子晚娇俏动人,活泼讨喜有些出路。

  萧卿犹豫了,然,司景离怒了。

  你说,好好的劝导怎就不听呢?

  “孟子晚六岁曾被刘师爷的儿子推进荷塘,呛了水为此大病一场,待她大愈,就传来刘师爷之子残了腿的消息。”

  “十四岁那年,与一卖柿子的乡民争吵,次日不解气抄着火把就将那养活一家子的柿园烧了。”

  见萧卿眼睛越瞪越大,这才意犹未尽的收了声,司景离轻哼,知道怕就好。

  下了马车,瞧时辰尚早,龙舟竞赛还未开始,司景离甩着手中的折扇,大摇大摆来到渡口那座最气派的船上。

  “司二公子,你可是让众人一番好等,该罚该罚。”

  一进船,司景离就成了中心人物。公子哥纷纷敬酒,他倒来着不拒,全都喝了。

  酒坛子!萧卿稍稍退后几步,站在了不起眼的角落。

  嗯,她就盼着司景熠早些办完事,面对不靠谱的司景离,她恍然觉得司景熠就是菩萨啊。

  “意思意思得了,别把人灌倒了。”出声的是孟子谦,孟子晚的嫡弟。

  许是自小被孟子晚欺负的份,导致他同司景离惺惺相惜。只要一方被揍,另一方总会备上酒菜相邀互相数落孟子晚的跋扈自恣。

  东家发了话,公子哥总算收敛。

  “听闻公主又上司府了?”孟子谦一脸玩味,要知道司府近日承包了全洛龙城的笑谈。

  一提到娄嫣,司景离就不痛快。娄嫣是比孟子晚还可恶的女人。

  “想听吗?”

  他扯了扯唇,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

  被遗忘的萧卿无聊的玩起了手指,不纤细,有着一层厚厚的茧。

  “公主之事,哪是我可以打听的。“孟子谦勾了勾唇。吩咐下人重新上果盘。

  “我倒是对那乡下接来的小丫头感兴趣。”

  孟子谦话落,得到了众人的纷纷议论。

  “听我娘说,那丫头足足被拐了十年。本该养在闺房好好的女子,着实可惜。”

  能不可惜吗,在司府能被培养成大小闺秀,可去了乡下,能学什么,泼妇骂街?

  “本公子上次去了趟厨房,哪晓得碰上了送菜的村妇。一口黄牙不说,三四句话便张口吐痰,简直粗鄙。”

  萧卿不玩手了,抬头瞧了眼出声之人。复低头,告诉自己不能生气。

  在于母手下,她都死过好几回了,和这些活人有什么好置气的。

  “司二公子,想必传言是假的,大公子怎么可能娶那种女子。”

  “那是自然,想入司府门的女子多了去了,乡下来的不知道排到哪条沟里了。”

  众人越说越带劲。只当司景离同他们一般心境,瞧不起那野丫头。完全没有看到司景离逐渐黑沉的脸。

  “司二公子说说呗,让兄弟几个乐呵乐呵。”

  司景离重重地放下手中的茶杯,里头的水因着他的举动被洒出来许多。甚至打湿了他的衣摆,他却浑然不在意。

  “一个庶出不得宠的,我怕你没福气向我打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