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章二十 她是我嫂嫂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128 2019-10-22 12:02:04

  所有的嬉闹声倏然消失,换来的是一室寂静。

  那个喊着司二公子的男子被下了面子,也不敢恼。见司景离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愤怒,也知道说错话了,当即诚惶诚恐的做了个揖。

  “二公子莫恼,是许某的不是。”

  可偏偏司景离是个记仇的主,哪能说消气便消气。

  萧卿就算再不好,那也是司家人,除了司家人,谁能数落?

  那一句句扎心的话他听着就想揍人,若是萧卿脸皮薄,听了还不得哭!倏然他瞪大眼睛,环顾四周终于看见了被他遗忘了许久的萧卿。

  萧卿见他看过来,下意识的抿出一抹笑。可在司景离看来,那就是强颜欢笑啊。

  下一秒,司景离硬生生的将人拽了过去。

  “被拐?粗鄙?黄牙?你们倒说说她占哪样了,谁和我说说那种女子是什么女子?”

  “对,她是野丫头,那也是我司府的野丫头,与你们何干?”

  “按辈分,我司景离该称她一句姐姐。待她及笄,便是我嫂嫂。你们有几个脑袋敢这般谈论她。”

  萧卿:……。你倒是叫啊。你敢叫我就敢应。

  不过司景离这小子还真讲义气。

  讲义气的司景离腿有些打颤,若是大哥知道萧卿受了气,会不会开罪于他。

  众人讪笑,直说不敢不敢。一头又是对萧卿做了个大揖,却是不敢抬头看上一眼。

  紧张感,淡淡的压抑感一触即发。司景离也并未说宽恕。

  “呦,司景离,想不到你还挺爷们的。”

  这嗓音娇中带着几分妖,柔中夹着几分媚。却胜在干脆利落。

  萧卿朝声源处望去,看到的是女子一袭红衣,妖艳至极。

  孟子谦见着来人,慌忙起身。不见方才的从容,讨好的喊了声姐。便站在女子左右,不再多言。

  “比不得孟大小姐。”司景离脸色又沉了沉,心中愈发不是滋味。

  他挑了挑眉,手一甩利落的将折扇收起。

  “你来做什么?小爷看到你好心情都消了。”

  丝毫不留情面!萧卿看着眼前的大美人勾了勾朱唇,心都酥了。

  好美,好喜欢!

  随后她瞧见美人朝她招了招手!

  司景离哪曾想到他吩咐了一路的萧卿就这么乖乖的走到他恨的牙痒痒的孟子晚跟前。

  他恼,他就知道,野丫头愚蠢无知至极。

  “你就是司家萧卿?”孟子晚上上下下打量了萧卿,脸上笑意深深。

  “即是如此,那日后你,我孟子晚护着了。”

  萧卿沉默,果然美人有毒。十成十的纨绔公子哥模样。

  司景离冷笑。笑孟子晚不知好歹。

  “我司家的人还需你护?”

  可惜孟子晚不搭理他。

  “跟一帮臭男人杵着里做什么?听他们讨论醉芳阁里头哪个姑娘最美吗?”

  说着好姐妹似的勾住萧卿的肩,把她往外带。

  “走吧,带你去另一艘船。”

  萧卿也实在不想呆这里了。得亏孟子晚来了,不然改日传出自己同一屋子的公子哥呆了一早上的消息,那她也别想要名声了。

  孟子晚见萧卿猫一般温顺,心中更是满意。

  “孟子晚,她,你不能带走?”司景离急的不行。说着就要上前去拦。萧卿若是出个好歹,他怎么交差?

  何况孟子晚向来不靠谱。

  “子谦,给我拦着他。”孟子晚轻轻一笑。

  孟子谦自小受她的蹂躏,哪里不知道同胞姐姐的心中所想。偶像包袱也不要了,死皮赖脸的拦住司景离。

  “司景离,你莫是忘了?龙舟竞赛可是我将军府举办的,真替你难过,你今日甭想有什么好心情,我可是要在这里待到结束的,你若是忍受不了,那么慢走不送。”偏生孟子晚还来了这么一句。

  简直不能忍!

  萧卿走出船身之际,还隐约听到司景离歇斯底里的大叫。

  “萧卿,谁给你的胆子跟她走的!”

  “孟子谦,你别拽我衣袖,我哥吩咐我要寸步不离跟着野丫头的。”

  换来孟子谦好声好气的宽慰。

  “司二哥,实在不是子谦不帮你,我姐是什么人,你还不知么?我上次被揍的地方这会还红肿呢。”

  “你给我撒手。”司景离不听他的鬼话。

  “二哥,你这是不信我所言,非逼着我脱了给你瞧吗?”

  司景离见萧卿走远,也知无济于事,又担心萧卿一副包子的模样,让旁人欺负了去,扯着嗓子大喊。

  “野丫头,你给我记住,谁欺负你,你就给我狠狠欺负回去,谁说你一句不是,你就删她几巴掌,司家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受委屈。”

  喊完了,又清了清嗓子。把孟子谦拉到角落。他还有事得摆脱孟子谦。

  “银子可备足了?”

  孟子谦立马捂住了袖子,当下劝道。

  “二哥,你可想清楚了,那若舞不过一个风尘女子,你为她赎身?司大哥要是知道了,可没你好果子吃。”

  他也是帮凶,想必连果子都没得吃。

  若舞温柔体贴,司景离听到风尘两字,就黑了脸。

  “若舞可是官宦出生,若不是家中变故,怎会沦落至此。在我看来,她哪点都不比别家姑娘差。”

  说着,一把扯过孟子谦,轻而易举的把那藏在袖中的银票夺了过来。

  “可即便如此,二哥,你莫要忘了。若舞无论如何都进不了司家大门,连做妾都是抬举。”

  司景离自然也知,这也是他不敢直接去司家账房支银子,担心司景熠有所察觉的缘由。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必须把她赎出来。你手里不是有城西宅院的地契吗,先把她安顿好再说旁的。”

  简直荒唐,糊涂!作为司景离的帮凶,孟子谦一万个念头,想把银票给撕了。

  这龙阳城哪个角落不在司大哥的掌控中,二哥能瞒多久?

  自然是能瞒一日是一日。

  “你手里地契一大把,觊觎我的作甚?”

  又不是他要在外头养小娘子?他可是定了亲的人,若是传出去了,把岳家一家子得罪了可如何是好?

  “我用城东的宅子和你换,保证你吃不了亏。”

  这边在拉拉扯扯,争执不休。出了船的萧卿却感觉到了祥和。

  她双手合十,目光清明,半垂着头,远处看去,只露出额前的碎发随风飘扬。

  孟子晚把她带到另一艘船上,船身同之前那个一般大小,却是恰到好处的布上了些许彩绸,伴着回旋婉转的琴音,孟子晚领她进去。

  琴艺高超,悠扬清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