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章二十一 论格调的重要性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16 2019-10-23 11:59:00

  “无须猜测也知是谁在这里公然献艺!这龙阳城除了她蓝如歌爱出风头,我还真想不出第二个。”

  孟子晚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但从她的语气中能听出她对那玉指在古琴上拨动女子的不喜。

  孟子晚侧过头来,面若桃花的脸对向萧卿。

  心动!害羞!啊!好美!

  “你可瞧仔细了,蓝家人最是伪善。她又是平阳公主的表妹,如今你同司大哥是那种关系。简直一出好戏。”说着,她眼里闪过幸灾乐祸。

  “不过,司景离刚刚那副做派,想必你在司家也是站稳了脚跟,她若是寻了由头刁难于你,大不了就如司景离所言,扇她几个巴掌。区区一个蓝家,蹦跶什么。”

  萧卿顶着一张迷茫的脸,懵懵懂懂。侧着脸思考片刻,随后小幅度的颔了颔首,旁的没听懂,扇巴掌她懂了。

  孟子晚见此,心中微叹一声,莫名的保护欲从心底冉冉升起。

  “你如今顶着司家的门面。万不能露怯。”

  正欲多说几句,却有小厮匆匆赶来。

  萧卿琢磨着想必出了什么急事,果不然,小厮在孟子晚身旁附耳几句,孟子晚嘴角轻轻一扯,带着讽刺。

  随后抱歉道:“萧姑娘,我恐怕要失陪了。”

  看着她有点难看的脸色,萧卿也不多问。

  “孟姑娘,请便。”

  看着小姑娘一本正经的平静脸,孟子晚就忍不住的想伸手去戳戳。

  大抵不放心萧卿一人呆在这里,她叫住了刚刚进船锦锣绸缎,笑吟吟气质清雅的女子。

  “素素,你来了正好,我得去处理一些琐事。萧姑娘就交给你了。”

  柳凝素是柳大善人的嫡女,柳大善人同柳夫人鹣鲽情深。

  柳夫人产下一女后,身子亏损,不能再生育。柳大善人也不曾纳妾。为此,世人指指点点吐着唾沫说柳大善人不孝,柳家要绝后了。

  可柳家却好,不管不顾外头的风言风语,关着门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柳凝素一听,也不推辞,当下便应了。

  柳凝素不得众小姐的欢心,有些家底的姑娘除却孟子晚都是瞧不起她的。

  她胆子也小,次次出府,都被人嘲笑她娘生不出儿子,还不让爹纳妾,母老虎一个。

  可她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她自小被教养的极好,见萧卿瘫着脸,也也不介怀。

  “妹妹是哪个府上的?先前倒是不曾见过。”

  萧卿垂头瞧了瞧自己的小身板。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自己看上去像是十岁左右。

  柳凝素这么称她,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过!

  “叫姐姐。”

  啊?柳凝素不解,但她一向胆怯,见矮自己一个头的女子冷着脸看着自己。

  脚有点软。

  下意识的喊了声:“姐姐。”。

  萧卿:“诶!妹妹。”

  看着对方满意的神色,柳凝素咽了咽唾沫。

  找了个空位子,招呼萧卿一同坐下。

  刚落座,就听不远处一粉衣女子用帕子捂着嘴,嗓音尖细。

  “我道是谁呢?未曾想到是柳小姐。怎么,向来一贯喜清静的柳小姐对这龙舟竞赛也有兴趣了?”

  萧卿抬头瞧了瞧说话的女子,长的倒是秀丽,但是一开口,就显得嘴巴大。有点滑稽。

  柳凝素脸色倏然苍白,若不是孟子晚邀请,她也不想来的。

  她不善言辞,支支吾吾的说了句:“余姑娘,许久不见。”

  可对方压根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眼眸一转,看见了柳凝素身旁充当鸵鸟的萧卿。

  “是许久不见了,柳姐姐果真是大善人之女,身旁婢女身上的料子都是上好的云锦。”

  沦为婢女的萧卿:……

  她招谁惹谁了。

  “余姑娘,休得胡言。”柳凝素皱着眉,打断余媚更加难听的话。

  “不过几句玩笑话,柳姐姐何必当真,气量就这般小吗?”余媚咄咄逼人,整艘船中的却无人劝阻。

  萧卿望去,一个个都等着看笑话呢。

  萧卿,你给我记住,谁欺负你你就给我狠狠欺负回去,谁说你一句不是,你就删她几巴掌。

  萧卿想了想,她大概知道该怎么做了,方才司景离那一折腾,她好像懂了格调两字很重要。就算吵架也不能缺了他们。

  “不知小姐如何称呼?”她声音轻软的很,让人觉得十分好欺负一般。

  余媚漫不经心的斜视她一眼,随后嫌弃的撇开视线,像是瞧见了脏东西一般。

  “媚儿,你又胡闹了。”女子的嗓音如黄莺出谷,似水如歌。

  蓝如歌带着埋怨又像似纵容。随着她的停顿,船中的琴音猝然消失。

  她摆出和气佬的态度,略含抱歉的看向萧卿。

  “媚儿就这脾气,望两位小姐莫怪。”

  柳凝素一哆嗦:“不敢不敢。”

  搞的余媚那臭脾气谁都要忍一样。

  萧卿仰起头,木着脸。

  “不行,我就怪上了。”

  “龙阳城人都知,将军府花大价钱造了两艘游船,是为龙阳城里头有头有脸的人物准备的。不带随从入内,谁不是心知肚明。可她说我是丫鬟,我心眼小,断不能接受。”

  这也是春杏没跟着的缘由。

  随后看向蓝如歌:“姑娘说的轻巧,我好好的成了旁人嘴里的奴才,这事如若这般算了,岂不是让人笑话。”

  蓝如歌眼角一抽,心下有些不耐烦。只觉得萧卿不识好歹。

  不过也是余媚也有错。

  余媚脸上写着大大的愤怒,刚要扬起手,却被蓝如歌阻拦。余家是依靠蓝家依存着的,她在蓝如歌面前,总是矮那么一截。

  “是媚儿的不是,惹姑娘不快了,要不,我替她陪个不是?”

  蓝如歌以为,萧卿是个识趣人。

  可哪曾想到,那人脸上是不能再凝重的认真。

  这样应该挺有格调的,萧卿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你即是如此执着,那便依你所言。”

  来吧,道歉,忏悔吧。

  众姑娘不可置信的瞧着眼前瘦小的女子。简直愚蠢到家了,人蓝姑娘给了台阶她倒好,偏偏不下,顺势却要往上爬。

  柳凝素:真的要蓝小姐道歉?虽然不敢相信那一幕的画面,可是觉得晚膳能多用一碗饭。莫名的激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