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二十二章 落水要银两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164 2019-10-24 11:59:00

  蓝如歌嘴角抽了抽,难以置信。

  既要当那啥,又想着立牌坊,怎么可能?萧卿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蓝如歌脸上闪着委屈。泪光点点,我见犹怜。

  “这位姑娘为何咄咄逼人,一定要追究到底。”

  萧卿一愣,有些懵。

  “说赔不是的是你,我见你通情达理便允你所言,原来,你都是骗我的。”

  又有些恼。

  “我又不是斤斤计较之人。你若是实在不想道歉。”

  “那就算了吧!”

  萧卿刚说完,却被黑着脸冲上来的余媚撞的一个后退。

  也不知哪个缺德小姐扔的瓜果皮,她一个踩滑。所处的位置又恰是船头,身子不由控制的向后倾倒。

  在被余媚撞击的那一瞬间,下意识的拉住对方的衣襟。只听咚咚咚的两声巨响,双双落水。

  在别人的眼中,就是余媚把瘦不经风的少女……撞飞了。

  “啊,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快去找会凫水的。可千万莫出事。”蓝如歌脚步匆匆,下了船。

  脸上布着焦急,心里却是无所谓的很。

  一个是蠢货,一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死了就死了。

  柳凝素倒成了最担心的人,见萧卿落了水,第一反应就是跟着往下跳。得亏被人拦了下来。

  余媚双手上下扑腾,惊慌的说了声救命就被灌了好几口水,拼命的抓住一旁的萧卿。

  想要偷偷游走的萧卿,嗯??好难过。

  遭连累的整个身子沉入水底,却死死脱不开身。气的一个发力在水底把余媚往下扯。

  亲眼看着两人完全沉了下去,柳凝素一个踉跄。萧姑娘.....。

  萧卿在水里狠狠的掐了余媚一把,余媚一张嘴又是喝了几口水。

  萧卿不解气,还想着踢几脚,就听蓝如歌大声吩咐着。

  “你们几个,快去救人。”

  她吩咐的正是孟府派出来的小厮。

  “蓝姐姐不可,男女授受不亲。他们可都是奴才。”有人道。

  却换来一声呵斥:“你简直糊涂,这个时候什么也抵不过命重要。”

  萧卿在水下打了个寒颤。来不及多想,拖着死死拽着她就快失去意识的的余媚。往深处游去。

  水面上不显丝毫波纹。紧接着,是一个个跳落水底的声音。

  司景离得了消息,晚孟子晚一步赶来。待看到数十个小厮在水中摸索着,脑中嗡嗡作响。完了!

  孟子晚脱了绣花鞋正要往下跳,被司景离一把拉住。

  “把鞋子给老子穿上,这个时候,不要给我添乱。”

  说着警告的看了她一眼,猛地蹿入水底。

  司景离跳水救人,实在惊诧了众人。莫非司景离对余媚……一时,船中的人心思百转千回。

  拼了命的游了很远,好不容易拖着余媚上了岸,萧卿环顾四周。对周边环境的隐蔽满意的很。

  杂草丛生高过人,倒是方便藏身。远远望去,只瞧见一片翠绿随风摇曳着。哪里瞧得出里头有人。

  萧卿脸上木讷。歪着头想了想,好歹是条命。即便这不是个好姑娘。

  那她便救救吧,谁让她摊上这么个事。

  孟子晚冷着脸把绣鞋穿上。转身就给了神色焦急的蓝如歌一巴掌。

  “孟子晚,你疯了。”蓝如歌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此刻也顾不及平日里的温婉恬静。

  “今日会凫水的妇人大有人在,你却独独找些小厮,你藏的什么心思?”

  孟子晚气炸了。她从不同蓝如歌打交道。并不是畏惧蓝府同公主的交情。而是看不惯蓝如歌这人。

  这一巴掌,倒是真和蓝府杠上了。

  可她还真不怕。她爹的官也大着呢。

  众目睽睽之下,挨了巴掌,蓝如歌可从未受过此等羞辱。

  “我那会儿只想着救人,哪里想的了这么多。孟姑娘哪能因司二公子为救余妹妹下水,便对我有所误解。”

  孟子晚和司景离交情颇深,谁人不知晓。蓝如歌几句话,众人醍醐灌顶。原来孟子晚对司景离存有那种心思。

  孟子晚却是不在意旁人的目光,冷冷一笑。

  “余媚?就她也配?”

  “这些话,你还是留着和司府的人解释吧。萧卿若是有个好歹,你觉得司景熠会放过你?”

  此言一出,满坐寂然。

  孟子晚拉过一旁呆呆的柳凝素,去找会凫水妇人去了。走之前又大声吩咐水中的众小厮。

  “寻到萧姑娘,就唤司二公子,司府的主母,用你们一家老小的性命来抵也碰不得。”

  “什么,那瘦瘦小小连衣裳都撑不起来的丫头,就是司府找了近十年的人。”

  “难怪司二公子如此的慌张,我倒是想岔了。”

  “蓝小姐也是救人心切,孟小姐倒是小题大做了。”

  听到此处,一位身着华丽,龙阳城里有名的刻薄妇人。嘴中发出奇怪的笑声。

  “是不是小题大做我可不知,可我却知道,蓝小姐同公主姐妹情深。”

  她向来刁钻,次次却让人抓不住把柄。

  蓝如歌和娄嫣姐妹情深谁敢说个不是?

  可让人不由得多想。娄嫣有意司家大公子,没准蓝如歌就是想借着落水一事,毁了萧卿呢。

  好不容易使余媚吐了水。萧卿累的瘫在地上。

  拖着累赘游了这么远,体力已经透支到了极限。

  余媚自小就被娇宠着,哪里受过这等惊吓。一睁开眼也不管四周是否有人,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闭嘴。”萧卿喘着气,命令。

  余媚吓得打了个嗝。却是收了声。带着哽咽的眼巴巴的瞧着萧卿。

  萧卿面瘫脸。

  “等衣裳晒干了再出去。”

  衣裙不厚,这会儿沾了水牢牢的贴在身躯上,这幅样子怎么见人。

  空中层云叠嶂,即便有阳光也不热。

  正值初夏,在水里泡过,余媚冷的直打哆嗦。

  可见萧卿严肃绷直的模样,好似自己站起来了,她就要冲过来把自己推入河中一般,顿时不敢动了。

  “今日之事,我会派管家登门拜谢。”余媚眸光闪躲,有些不自然。但她一顾高傲惯了。

  “可你休想借此赖上余家。”

  萧卿想了想,自己也算余媚的救命恩人。要些报酬也无可厚非。

  “银子。”她严肃脸。

  “什,什么。”

  “我要银子。”字正腔圆带着认真。瞪着余媚。一字一句补充着:“越多越好。”

  余媚觉得萧卿脑子不好使,这瘦的营良不良的女子知道她是余家大小姐吗?

  可知余府家大业大,在龙阳城里头是数得上名号?

  又可知救了她可以带给她诸多好处吗。

  银子!余媚心里不是个滋味。这丫头只要银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