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二十三章 不及她美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71 2019-10-25 12:00:00

  见对方不语,萧卿只当她是反悔了。

  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小脸板的死死的。

  “怎么,你不愿意?”

  余媚直觉后背一凉,她可不想再一次感受呛水的滋味。

  连忙出声:“不不不,余府有的是银子。”

  萧卿这才满意了,这地方甚为隐蔽,她安心的脱了外衫,拧水。

  司景熠谈妥了生意,却得到萧卿落水的消息,当即快马赶来。

  赶得是小道,路途较近,但偏僻的很,寻常人是不会走的。

  想到那个怯怯唤他兄长的人,向来淡漠的眸中头一次染上莫名的阴郁。

  待襦裙被风吹的八分干时,萧卿便不打算多呆了。起身利落的拍了拍裙上的灰尘。嗯!越拍越脏。

  带领着余媚扒开高高的杂草,期间,盘的发早已凌乱不堪。她也不大在意。

  余媚走几步便停下来整理衣装,被萧卿狠狠一瞪后,不敢吭声,也不敢拖延时辰了。

  可此处就像是走不到边似的,两个姑娘没多久就瘫了下去。

  余媚死活也不走了,萧卿瞪她也没用。

  “我实在没力气了,不走了,死也不走了。”

  说着委屈的嘤嘤哭了起来。

  萧卿也累了,顺势休息了一盏茶的时间。缓了缓,上前就要拉余媚继续赶路。

  余媚索性破罐子破摔,一个挑眉,娇娇的脾气就上来了。

  “我爹肯定会派人寻我。你要走你走。”

  萧卿认真脸,觉着这个提议不错,她还嫌余媚是个累赘呢。麻烦死了。

  于是等余媚话毕,她立刻朝着一个方向赶。

  杂草叶锋利,稍不留神就在皮肤上刮出浅浅的伤口。萧卿扒的有些费劲。

  余媚见此,立马急了,颇难以置信。

  “你你你,你真打算走了。”

  萧卿沉默歪着头看向急的跳脚的余媚。

  想了想,为了明日的银子她出于好心提议。

  “此处乱草旺盛,又不见旁人路过的踪迹,想必无人问津。你在此处等人,怕是难。”

  “那你出去找人扛着轿子过来寻我。”余媚接话,呈命令的语气。

  萧卿不理解对方的理直气壮是哪里来的,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不成。”

  余媚皱了皱眉。

  “你银子是不想要了吗。”一点小事都不帮,还想着要她的银子?她开口威胁。

  提到了银子萧卿就不乐意了,嘴角抿的紧紧的,鼓起腮帮。

  “那本该是你应给我的。”是她应得的。

  余媚气急败坏:“我若不给呢?”

  “那我就把你踢下去。”这一次,她不会出手相救了。

  她说的认真,嘴巴抿的死死的。余媚是个贪生怕死的,何况刚刚经历了一趟鬼门关之行。

  “那我给你加银子。”反正她有的是银子。

  萧卿想也没想再次拒绝。

  “不成。”

  余媚尖叫:“为什么?”

  萧卿认真脸:“我饿了,我要回府。”

  嗯,很强大的理由,你赢了。

  余媚能怎么样?难不成真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待下去?见萧卿真打算撇下自己走远后,狠狠的跺了跺脚,气急败坏的跟了上去。

  这时,西边传来哒哒的马蹄声。不大,但萧卿心中一喜。

  朝着声源处跑去。

  马儿腾过,尘土飞扬。萧卿好不容易穿过杂草丛,看到马背上一缕白色长袍肆意飘扬的残影。

  余媚以为走出杂草丛便能大笑三声,明显她错了。

  望着荒芜人烟的小道,她眼巴巴的瞅着萧卿。

  嗯,似乎如今能靠的便是萧卿了,她小姐脾气也不敢耍了。

  猛然间,余媚想到了蓝如歌,那个才情让她奉为典范的大家闺秀。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脸蛋也端庄,云容月貌。

  再打量一眼身侧比自己矮上一截,因落了水,精心涂抹的胭脂早已被水冲刷,看上去面有菜色,黄皮寡瘦的女子。

  天差地别。

  可就是这个女子,此时此刻成了她唯一能依靠的。

  不知为何,竟有一种,蓝如歌也不过如此之感。

  萧卿此刻也犯了难,不过她一向心大,这条路,通达了一前一后两个方向。望不到边。

  在余媚满含希冀的目光下,她忍住了去责怪的冲动。

  如若不是余媚撞她下水,她这会儿肯定在看龙舟竞赛呢!

  突然又后悔,自己游得太远了,远到她自己都摸不清方向。

  不过,此时,想到了银子。

  余媚:……这小丫头望向自己的眸子为何充满了哀怨?

  “自我们落水过去了这么久,你以顶尊贵的余府大小姐自诩,可为何至今还没有家仆寻过来?”

  顶尊贵的余家大小姐:……

  怪我咯,不是该怪这里荒郊野岭甚是偏僻吗?

  两个人这会大眼瞪着小眼,一时无语。

  到最后也没有任何对策。为了走出杂草丛已是消耗了不少体力,透支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随后,两个人像是达成了默契似的,随地找了个平稳的地方歇息。就这么干耗着。

  “小丫头,你是哪个府上的。”

  余媚终于想到了互相问候。她一向只和家世显赫的小姐打交道,可若是换了眼前忧郁的望着天的女子,她想,倒是可以破个例。

  萧卿是不想透露的,过了今日她也压根不想和这个眼高于顶的余家小姐有联系。

  可想到了银子,她抿了抿唇。

  “司府。”

  “哪个司府?”

  “便是那个顶顶尊贵的司府。”

  余媚想起了今日从贴身丫头嘴里听到的消息,轻嗤一声。

  “难不成你还唤作萧卿了?”

  萧卿张了张唇,刚要说什么。

  就被余媚轻蔑的打断:“我听旁人道,那萧卿可是待嫁闺中,就等着当司家少夫人了。”

  “就你这样小身板,还想假冒他人,你还是回去多吃几顿饭吧。”

  冒充谁不好,冒充萧卿!余媚笑她自不量力。

  萧卿最难过的就是她如今一马平川的身材了。看上去就只是十一岁的模样。进了司府她保持着顿顿吃肉,可效果却不大显著。

  她忧伤的不想解释和司景熠只是兄妹间的关系。

  “我就是看着小,几月后便及笄了。”

  “得了,你若是萧卿,那我就是娄嫣。”

  萧卿鼓了鼓腮帮子,实在不明白余媚为何睁眼说瞎话。

  “你不可能是平阳公主。”斩钉截铁

  “为何?”

  “你不及她美。”

  好气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