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二十四章 靠着我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22 2019-10-26 11:59:00

  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萧卿瞬间来了精神。定神往声源处望去,方才记忆里的白色残影和此刻撞上,且愈发清晰。

  来人着一素白长袍,出尘胜雪。温和的风卷起他的衣角飘逸非凡。朝着自己奔来。

  那让周身景色黯然失色的容颜,是她清早便见过的。

  眉如墨画,眸若星辰。

  来不及思索,身躯先一步站立挺直。一句兄长还未唤出,却见对方微冷的面庞后住了嘴。

  司景熠下了马,疾步走到萧卿身旁。瞧着浑身上下写满了狼狈的萧卿。他喜洁,这会儿只觉得眉梢隐隐作痛。

  顿了顿,修长的手指将她凌乱发间的杂草拨去。

  “龙舟一事,推移至午后。你还要去瞧吗?”

  萧卿这会儿只想吃上一顿随后睡上一觉,闻言不假思索便道。

  “不了吧,兄长可否此时送我回府?”

  “自然,爷爷想必也是担心极了。”

  司景熠颔了颔首。随即见萧卿的衣裙还沾有几分湿意。

  脱下身上的披风,自然的搭到了对方身上。

  萧卿惊讶于他的举动,但当那丰润白皙的手握住她时,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缩了缩,下意识就要甩开。

  随即生生忍住,这位是她的衣食父母。对方又不嫌弃她的手布满了茧。那她别扭什么?

  突然腰间一紧,周围场景变换。一个晕乎,就被司景熠带上了马。

  策马而去。

  余媚被忽略的彻底,随后吃了一口的土。

  先是震惊,再是震惊,最后还是震惊。

  那个一本正经让她交银子的女子就是沸沸扬扬被说的极其不堪的乡下丫头。

  看司景熠的神情,她似乎在司府过的不错。

  余媚气的跺脚,方才她那一番谈天论地显得多愚蠢。

  这倒好,萧卿被带走了,那她呢?

  她这么一个大活人就杵在这儿,怎么就被忽略个彻底。

  两柱香之后,余管家寻来,她也没给个好脸色。

  骑马倒别有一番风味,萧卿害怕被甩出去,身子有些僵硬。

  “靠着我,莫怕。”

  萧卿听闻扭了扭,马上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把整个身子依偎在司景熠怀中。

  无人能见到,那个掌管司府的面对圣上也能宠辱不惊面不改色的少年,耳尖微微泛红。

  他甚至有些口齿不清道:“今,今日你受委屈了,我会为你讨回来。“

  背对着司景熠,萧卿面露委屈,可不就是委屈吗?

  “哦,怎么讨?”

  司家人不能白受委屈,可旁人只知道是余媚害的,可蓝如歌也逃不了干系,她聪明着呢,让人捉不住把柄。

  何况余媚说了,会给她银子

  萧卿心里清楚的很,这事自己只能吃亏。

  “兄长不必为我讨要公道,我会凫水如今也没有大碍。”

  司景熠神色一寒,若是萧卿不会凫水呢,那会怎样?结果可想而知。

  他眸光一闪

  “我有一事需要卿卿解惑。我曾听温叔讲过。”

  “说你曾因落水,在床榻之上足足躺了三日。”

  “卿卿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司景熠腾出手,替她拢了拢披风。

  萧卿的手凉的可怕,可别感染了风寒。

  “村里头的溪一贯深的很,淹死过不少孩童。水井也只有村长家有,往日洗衣做饭的水都要去溪里挑。”

  “那几日手里没劲,被石头扳倒才滚进水里的。”

  至于没劲,自然是没吃饱了。

  司景熠不再多问,眸中闪过几分不知名的情绪。又见萧卿脑袋垂下去几分情绪不高的模样。他心里有些心疼。

  可公道是要讨的,总能给蓝家人揪出把柄来。

  一路无言。

  司昭伸着脖子站在司府门槛边上,萧卿看到老爷子焦急的样子,心里划过暖流。

  “爷爷。”

  “我的丫头果然福大命大,没事就好,吓坏了吧。”

  司昭见她没事,心里那块石头才落下。

  心里却把蓝余两府骂了个彻底。

  拍拍她的手,发觉凉的彻底。不由得对司景熠也带上来埋怨。果然,是个不会照顾人的。

  “温奶娘备好了热水,丫头先去暖暖身子,落水可不是小事。别落下病根才好。”

  随后看向温氏。

  “姜汤可有煮好?”

  温氏福了福身子:“煮好了,怕姑娘受不了那味,婢子还吩咐厨房准备了梅子。”

  司昭点点头,温氏办事一向让他放心,随即便让她带着萧卿回院子了。

  待萧卿走远,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那浑小子呢?”

  司景离得到消息就赶了回来,想着去瞧瞧野丫头去,人是他带出去的,未免心中有几分歉疚。

  还没走几步,就被温管家拦住了。

  “你来的正好,那野丫头没事吧。”

  “二公子,老爷吩咐,请您去祠堂。”

  司景离炸毛。

  “跪祠堂,又是跪祠堂,爷爷除了这个一点新意也没有。他人呢?”

  “和大公子在书房议事。”

  司景离二话不说,扭了个头就要去书房。

  “二公子,祠堂在这边。”

  “小爷哪一年不去祠堂走个几遭?那地方我比你熟。”

  你还得意上了,温管家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炫耀的。

  “议事怎可缺了我?如今蓝余两府这是摆明了不把我放眼里,野丫头还好没事,若是有事小爷可不是跪跪祠堂这么轻松了。”

  “看小爷不整死他们。”

  萧卿泡在浴桶内,驱走了几分寒凉,身子不由的打了个颤。

  春杏挑开帘子,手上是备好的衣裳,萧卿一向不爱让人伺候,她把东西放下在外头候着。

  等萧卿换好衣裳出来,就见温氏红着眼手里端着姜汤。

  亲眼看萧卿皱着眉喝了下去。还是不放心。

  辛辣味在嘴中蔓延,萧卿愣是吃了好几个梅子这才缓过劲来。

  温氏想到余媚,又忧心忡忡

  “姑娘日后万不要同他们接触了,一个个都不安好心。”

  萧卿觉着,那余媚倒是不错的,还答应给她送银子。

  至于前头害她落水,不照样落报应的被她拉下去了。互互抵消,谁也不欠谁。

  可那蓝府小姐,彻底让她恼怒了。说好了道歉,却不兑现。

  “不行,奴婢还得和大公子提提,得为姑娘安排一个会功夫的丫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