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二十五章 赔罪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04 2019-10-27 12:00:00

  厨房把菜端了过来,交给了春杏。

  “小姐,用饭了。

  “您今日吃些清淡的为好,厨房妈妈熬了粥,配了几样小菜。”

  “素三丝,凉拌木耳,蛋羹。奴婢见您爱糖醋藕片也一并让厨房准备了。”

  粥是精心熬制的,以鸡汤为引,色香味俱全。

  见春杏一开口就不停歇,萧卿看向温奶娘。

  “一个我都嫌聒噪,奶娘还是放过我吧。”

  春杏瞪大眼睛,涨红了脸。跺着脚道。

  “姑娘身边丫鬟本就少,来一个会拳脚是也好。”哪家小姐同她们姑娘一般,身边伺候的就一个丫头。

  温氏赞同的颔首。

  萧卿不再接话,今日之事必会导致司蓝两家的交情。

  今日出事,司家人站她身后,那是情分并不是本分。

  情分总有用光的那一日,若是多次出现今日之景,司家人会如何,她不能保证。

  何况,她实在不想祸害他人。就连多看司景熠一眼,她都觉得是亵渎。

  “此事不要再提了,是你们过于忧心了?”

  说话间,被窗纱那头传来的窸窣声扰了心神。她眉眼闪过笑意。

  走过去,直接抓住了那只捣乱的小东西。

  “我就纳闷了,我这院子哪里入了你的眼,叫你三天两头往我这里跑。”

  咻咻歪着脑袋,也不反抗。乌黑的眼睛就这样瞧着萧卿。

  它也是个没志气的,能给吃的就认定你了。司府的吃食一贯精贵。出了笼子也不见它有飞出司府的意思。

  前几日误打误撞来到萧卿的院子,她顺手给它喂了马蹄糕。便被赖上了。

  “倒是个有灵性的。”温氏见咻咻讨好的在萧卿手掌心蹭着,忍不住笑了。

  那可不是,头一次见她这小八哥可是雄赳赳气昂昂的扯着嗓子唤她蠢货呢。

  如今却倒戈的厉害。

  喂一口吃食,夸你一句。从不带重样的。

  此时,书房里头,气氛却是略带凝重。

  “今日之事,你怎么看?”

  司昭端起茶盏,茶盖轻叩几下杯缘,轻轻吹了吹口气。

  “不必提及中途发生了何事,蓝家人带头挑衅是真,萧卿落水是真。”

  司昭颔了颔首。

  “你心中有数即可,那蓝府如今蹦跶的很。”

  “仗着出了个贵妃和一个公主,就在龙阳城横着走了。宫里那位是极宠平阳公主。你姑母对此也颇有微辞。”

  司景熠目光幽深,神色冷漠。

  “姑母向来大度和善。”

  “谁要她和善了?那种不吐骨头的地儿和善给谁看?如今圣上需要我们的财力庇护,晟哥儿又有出息,可就算此番,你姑母尚且要看那蓝贵妃蓝秋曼的脸色,若是司家有一个不好,被外人抓了把柄,你姑母可要怎么熬?”

  司昭回回提到女儿温岚,回回急红了眼。

  恨极了官家,却是只能将花一般的女儿嫁过去。

  “抓把柄?就凭蓝家?”

  司景熠不以为意,他也从未将蓝府放在眼里。

  “后宫里头我们插不上手,难不成在龙阳城里头还要看蓝府眼色不成?”

  他轻吐一口气,想到司温岚,又想到萧卿。嘴角不由的轻抿出一抹笑意来。

  “待此事过去,我打算带她出门。一则我正巧进京处理公务,二则给姑母瞧瞧,让她陪陪姑母也好。”

  司昭想着也行,这事司景熠处理便是,不过心下不安。

  “丫头胆小,若是冲撞了贵人,你姑母虽为皇后,不过她那性子,我怕丫头受了委屈的。”

  司景熠平淡如水的眸子闪了闪,萧卿胆小?怕是不见得吧!

  她急起来可是只小狐狸,见谁就咬。

  司景离一进屋就听到这句话,不由嗤鼻。

  “难不成这次我们就要吃哑巴亏不成?”

  毕竟起冲突大喊大叫的是余府那个蠢货,害萧卿落水也是那个蠢货。

  蓝如歌这个始作俑者倒是厉害,利用余媚后,倒把自己撇了个干净。

  “不是让你去祠堂跪着?你还敢到我跟前?”司昭看到这不靠谱的孙子,心里直抽抽。

  “我有什么不敢的?”司景离想到了什么猛然住了嘴,随后迫于压力,硬着头皮在四道不悦的目光下支支吾吾道。

  “她一个大活人,我哪里管得住。又不是我害的。”深知亏了心,嗓音明显降低。直至不见。

  “你还有脸说?”

  “你大哥今早将卿丫头交到你手上,你当时是如何夸下海口为此保证的?你在龙阳城里头有几个人敢与你对着干,可偏偏卿丫头就在你眼皮底下出了事。”

  司景离深知自己也逃不了干系,心虚的斜着眼用余光看向了一旁气定神闲的司景熠。

  看着对方淡淡的神色,不由的心虚至腿软。

  温管家从外头进了屋,一眼就对上了司景熠的眸子,抬眼仔细瞧去,就见男子温润如玉眉眼如画,眸里是一派清明斯文实则夹带着一层暗涌的心绪。他不再多瞧,挽起衣袖朝三个做了揖。

  “老太爷,大少爷。余府那边过来赔罪了。如今正在府外候着。”

  被忽略个彻底的司景离。冷哼一声道。

  “不见,不见。蓝府那头还没有动静?”

  “不曾,不过有小厮传来消息说瞧见蓝家大小姐这会儿正陪着平阳公主在茶肆听书!”

  自己被罚跪祠堂,她们倒好了,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司景离气的狠狠呼了口气。

  司景熠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茶几。

  嗓音淡淡:“余府派了谁来?”

  “余老爷及夫人协同余小姐一同前来。”

  “来者是客,人家既是要赔礼,我们倒不好不见。请进来吧。”

  司景离一听,这还得了?

  去瞧司昭,却见他眯着眼,满是赞同的模样。

  真不知道余家那两人有什么好见的。

  余府带来的赔礼有什么好稀罕的。

  “大哥,你清醒一些。”

  司景熠目光淡淡,对上急了眼的司景离。随即像是瞧见了脏东西一般,挪开了眼。

  “这会儿,你不该在祠堂吗?”

  司景离立马怂了。赔笑道:“这就去,这就去,列祖列宗想我了等着我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