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二十六章 不旺夫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38 2019-10-28 12:00:00

  此时,茶楼里。

  “这就是龙阳城最好的说书人?我瞧着,这故事也就勉勉强强。差强人意。”

  娄嫣心不在焉的把玩着手中的折扇。龙阳城里头最好的说书人却是入不了她的眼。早知这般,就不来了。

  蓝如歌用丝帕捂住嘴吃吃的笑。嗓音轻柔,如沐春风。

  “自是比不上宫中的。表姐瞧不上,那也是正常的。”

  娄嫣什么恭维话没听过,她身份尊贵,即便这个再有才气的蓝如歌也比不上她丝毫。

  她优雅浅笑,不经意间抬起手腕,露出臂中晶莹剔透的镯子。

  “表姐的镯子可是上好的宝贝,种质细腻通透。我可是头一次见到此等成色。”

  谁不知道娄嫣有多爱惜那手镯,可这会蓝如歌却是碰到了枪口上,眼睁睁的看着骄傲自满的女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脸

  “这是我及笄之日父皇赏的,表妹喜欢,我也不好赠之,不若晚些去我屋里挑一些首饰,都是宫里头的物件,外面可买不到。”

  蓝如歌笑意吟吟的脸上一滞。握着手帕的力道紧了紧。

  随即笑的更为温婉。

  “我素知道表姐大方,可也不该如此纵容我,父亲知道了,定要骂我不懂规矩了。首饰就罢了,可表姐身旁挽玉姐姐做的糕点我可是要厚着脸要几块。”

  真当打发叫花子呢?

  她蓝如歌从不需要旁人施舍。母亲疼她,父亲看重她。她日后可是要加入高门,做伯爵娘子的。娄嫣戴过的首饰,谁稀罕?

  娄嫣斜眼瞧了她一眼,又想到萧卿落水,心中这才舒坦几分。

  “我听闻余家去司府赔罪了。”

  一提到余府,蓝如歌面显不屑。

  “余家是越来越糊涂了,余老爷得到消息就急匆匆亲自登门赔罪,真不知道平日里是依附我蓝府还是司府。”

  “你那个小跟班,倒是个暴脾气,不过吓唬吓唬那个村妇也是好的。”

  不要以为背后有司家就能无法无天,不把她放眼里。

  蓝如歌不由笑了,她素来知道娄嫣爱听什么。

  “是啊,事发突然,我当时吓得不轻,没曾想,萧妹妹也是个能耐人,好在她会凫水。”

  可一个贵女,会凫水总是不光彩的。

  果然,娄嫣神色都轻快了些。红唇张了张,吐出的话布满了轻蔑。

  “她自小乡野长大,也就会凫凫水了。传出去总是不好听的。司家家风甚严,司爷爷对两个孙儿的管教也是倍加严厉。”

  “如今来了个大字不识的。因愧疚,司家自是对她怜惜有加,可村妇毕竟是村妇,若司家愧疚用光,届时,她又算个什么东西!”

  蓝如歌一向扮演善良之辈,即便心中十分赞同娄嫣的话,可脸上却露出一副担忧的神态。

  “只愿萧姑娘是个聪明的,琴棋书画不求她精通,但还需得入了门。不然,司家养了个一窍不通的姑娘,恐遭天下人笑话。”

  “那可不是!司家两位男儿,都是才华兼备之人,尤其是景熠哥哥,却有此等的未婚妻。想必心里也是难受的。”

  司景熠:……

  两人正说的起劲,旁边听书的却是不满意说书人现在口里的打虎奇事。

  有人捻着桌上的花生,不耐烦打断了说书人的滔滔不绝。

  “说的什么东西?老子要听你昨日讲的。”

  他一脸蛮横,手臂上肌肉发达,二郎腿支着,地痞流氓的扮相,满是凶相。

  说书人哪里见过这个阵仗,唯唯诺诺的道。

  “可那故事要隔日才讲,我昨日讲过的。”

  那人听此,怒了。

  站起来,一把踢开旁边的凳子。

  “老子花了钱,要听什么轮的到你插嘴?什么东西,信不信我弄死你。”

  娄嫣皱眉,蓝如歌带她来的是什么龙鱼混杂的地方。

  她哼了一身,当场就要离开。

  站起身子,没走几步,就听说书人颤着声音,佯装镇定。

  “话说这龙阳城司府那位小媳妇找了回来,她幼年被拐,也是稀奇,整整十年。司府愣是把那小娘子找了回来。”

  “那日我有幸在司府外碰见这小娘子下了马车。话说那小娘子长的尖嘴猴腮,刻薄样,不旺夫啊。”

  娄嫣脚步一顿,拐了个弯,在进出口找了个位子坐下。

  萧卿才没有想到她如今也能成说书人嘴里的主角,这会儿数着正院送过来说是余家赔罪的物件乐呵着。

  余媚这人虽蠢。但也是极为大方的。足足给了一百两。还是银票,可比银子方便多。

  可春杏在一旁替她打抱不平。

  “若不是姑娘会凫水,就被那余小姐害惨了,送些东西就当抵罪了?他们当司府是什么?“

  司府是不缺这点银子,可她萧卿缺啊。

  “他们可走了?”萧卿将银票压到了箱底。又取过几个银馃子放入腰间的荷包里头。

  春杏的消息一向灵通。

  “未曾,余家老爷这会与大公子在书房谈话。余府家眷都在外头候着,余家夫人本欲亲自给小姐赔罪,被管家给拦下来了。”

  萧卿:“想必是爷爷让管家拦住的。”

  突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开口询问:“余蓝两府看起来交情颇深?”

  春杏摇着头,皱着一张小脸。

  “余家不过是依附蓝府活着的,这几年势头大增,若不是蓝府出了个贵妃,依婢子看。余府早就越过蓝府了。”

  说着,手中的活也不干了。把绣了一半的帕子放置一旁,整个人凑了过来。

  小声道:“上次来的平阳公主,就是这个贵妃所生。姑娘你可长点心吧,那公主对大公子不怀好意。”

  萧卿恍然,总算知道了娄嫣上次是来下马威的。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娄嫣误会。

  她清了清嗓子,试图矫正春杏的思想。

  “你看啊,那娄嫣身份尊贵,饱读诗书,诗词歌赋哪样不是上上等,配你大公子自是一番好姻缘。”

  春杏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

  “那公主娇蛮霸道,又自视清高。一年不知赶着来司府几趟。”

  “若是没寻到姑娘您也就罢了,可如今姑娘您都回来了。她还厚着脸凑到大公子跟前,司马昭之心,谁人不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