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二十七章 赔罪礼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188 2019-10-29 11:59:00

  没想到,刚进府未满一月的春杏,消息比谁都灵通。

  萧卿:惭愧,惭愧

  “公主如今芳心暗许,想必驸马之位你家大公子拒绝不了。”

  春杏她呐呐的张了张嘴,没有底气。

  “可世人都知姑娘你才是司家未过门的媳妇。”

  这个世上,女子不能独自立户。更别说出头露面的做生意了。萧卿觉得挺没意思的,自己像一只可怜虫,就这么依附着司家。

  她想了想,还是兄妹一家亲来的稳妥些。

  “可世人也知,司家找回来的姑娘配不上大公子。”

  春杏很难过,她私底下都和温氏绣成婚需要的被褥了。这不就是白折腾了吗?

  “姑娘这是糊涂了不成?驸马爷之位也许旁人眼热的紧,大公子却是不放在眼里的。”

  这可了得,萧卿捋了捋,公主是认定了司景熠,司景熠却瞧不上公主,好一出大戏。

  “你这大公子眼界倒是高。”

  春杏瞪大眼睛,不服气嚷嚷。

  “当今皇后娘娘还是大公子的嫡姑姑呢,公主又如何,蓝贵妃又如何,难不成还能拗得过大腿。”

  萧卿像是受到了一万个雷击。她傍上的人家,很是不得了!兄妹一家亲,必须兄妹一家亲。

  像只狗皮膏药,死皮赖脸的也要缠一辈子。萧卿猛然觉着人生并不绝望,好嗨呦。

  司景离倒不会老实的去跪祠堂。心里对萧卿总有些愧疚。即便再瞧不上野丫头,但总有些过意不去。

  嗯,他就顺道去看看那个村妇。希望野丫头不要感恩涕零。没曾想,进了院子。就听到失踪了一天的爱宠欢脱的嗓音。

  “司小二,司小二。”

  就像叫唤茶肆酒楼跑堂的伙计。哎呦,我去!肯定是孟子晚那该死的丫头那里学来的。

  你说,八哥是蒸着吃还是烤着吃入味呢。

  不知死期将至的咻咻,直接扑入司景离的胸膛。司景离黑着一张脸,他颇爱面子。

  “二弟,你是来瞧我的吗?”萧卿木着一张脸,轻轻问道。

  刚想说女子不识好歹,他却硬生生忍了下来。鼻音轻轻嗯了一声。就见萧卿目光都软了半分。

  夹杂了要了命的慈爱,没错,就是长辈对待晚辈的那种目光。

  司景离觉得一阵寒风吹过。

  萧卿见他两手空空,随即迎接他的那股心思也就淡了。

  “那你怎么不带赔罪礼。”

  就这奇葩玩意儿也能做他的嫂子?

  司景离吃瘪的对上对方的理直气壮的眸子。忍了忍,一字一顿道:“下次补。”

  “都是一家人,无须送什么贵重的物件,我瞧着,你腰间的挂坠倒是不错的。”

  野丫头没什么见识,眼光倒是不错的独特的,

  “这可是姑姑送的玉佩,宫里头的物件,自是上等之物。”

  萧卿这才高兴了,原本木讷的脸上也有了一分笑意。

  “多谢二弟,二弟真舍得。”

  司景离:我说要给你了吗?

  随后,那枚玉佩就到了萧卿手中。她欢喜的往自个儿腰间挂上,抬头,对上的是一张埋怨不舍的俊颜。

  她迟疑片刻,小心翼翼的捂住玉佩。

  “二弟,要吃茶吗?”

  司景离离开之际有些怀疑人生。他这跑一趟上等的玉佩就被搜刮了?

  更加不能忍的是,对方得了玉佩,还一个劲的对着他的玉扳指瞧。

  “余老爷这是什么意思?”司景熠坐居当家主位,神色自若,不咸不淡的看向一脸堆笑的余老爷。

  余威一听对方的称呼,腿有些软。

  “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商户。哪里值得司公子这般称呼,您这不是折煞草民吗?”

  “这是草民在庆海那头寻得的夜明珠,特来献上。”

  说着半躬着身躯,将装着夜明珠的檀木匣子往司景熠那头呈上。这可是他找寻了五年,夜明珠中最大最亮的一颗。

  可偏偏司景熠,看都不看一眼。眉间露出些许不耐烦之色。

  语气却依旧温润如玉,带着旁人听不出的疏离冷意。

  “余威,你觉得我偌大的司府缺你一颗夜明珠不成?”

  “我家姑娘落水一事,我司家若不是为带着给她积福的心思,你真当以为如今你还能健全的站在我面前谄媚吗?”

  余威啪的一声,直接双腿跪地。上好的檀木盒子却经不起这般摧残。一分为二,那颗夜明珠滚啊滚的,最终停在了司景熠脚旁。

  “是,是草民没有管束好儿女,这才连累到贵府小姐。”

  “我不求司家的宽恕,如今特来请罪是其一,其二是草写了蓝府这些年重重罪状,望大公子瞧上一眼。”

  司景熠也没有要让他站起来的样子。

  “你这是做什么,你这般,蓝府知道吗?”

  他倒是小瞧了余威,原以为要暗地里费一般功夫,挑起余蓝两家的嫌隙,不曾想,这余老爷求到他跟前了。

  “蓝府是我余家的大恩人没错,但也是我余府的恶人。蓝府多次阻拦余府的大生意,背地里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手脚。”

  司景熠不怒反笑。

  “论钱财,蓝余两府相当,可论地位,可差的远了。你想利用我司府,推蓝府下水?倒是打了手好的如意算盘。”

  余威擦着脸上的汗,见司景熠脸上不改的云淡风轻,倒不知司景熠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擦了擦额间的汗。

  “司蓝两家虽都是皇亲国戚,但司府压蓝府一头,可圣上却是对蓝贵妃宠爱有加。皇后娘娘善良宽厚,可蓝贵妃的心狠手辣我瞧了都胆战心惊。我依附蓝府之久,有足够的证据拖蓝府下水。”

  司景熠不在意的笑了笑,若不是曾向姑姑许诺,如今哪里有蓝府蹦跶蹦跶的天地。

  可余府却妄想借司府的势力,把手伸向蓝府?

  “余老爷,外头的事我司府从不插手。这些年,可都是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

  余威刚想说什么,见司景熠脸上的不耐烦。立刻没了声。把那张满满的罪状纸搁置至楠木桌上。

  浑浑噩噩的告辞,带上妻女出了司府,上了马车。

  见自家老爷脸上的神色,就知这事是不成了。

  “我就说这司府再三权衡,也不敢明面上打蓝府的主意。可怜我的孩子,老爷,这可怎么办呢!”说着,就哭了起来

  哪知,余威一个精神。一拍大腿。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

  “他们不帮我们,可同样的,不会插手阻止我们,蓝府一向视我忠心,没了司府的眼线,这龙阳城里头,谁会多管闲事?”

  这司景熠精着呢,坐享渔翁之利。不费一兵一卒。果然,司家那位姑娘落水一事,彻底让司家人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