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二十八章 让你嘴贱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11 2019-10-30 11:59:00

  他把那张罪状纸留着,也要人家愿意看啊。

  知晓司景熠爱干净,余威刚走,下人们有条不絮的将屋子彻彻底底的打扫了一番。

  余威用过的茶具,即便是上好的玉器,也只有扔掉的份。

  “公子,那余家小姐被姑娘拖下水塘,高烧不醒。如今撑着身子来赔礼,可见诚心。”

  司景熠目光淡淡,颇漫不经心。

  “我已知晓,是她活该。”

  “果然如公子所料,余威真要对蓝府动手了。”

  司景熠的心腹墨研送上信函,上面把蓝余两府所有的羁绊一桩桩一件件都详细的记录着。

  司景熠一目十行的看完,上面的内容出乎他的意料。

  半响,才道:“蓝府都欺负到自家门口了,余威还能把脑袋送上去?”

  蓝贵妃今日在宫里是愈发猖狂了,余威如今出来蹦跶,倒是可以给蓝府致命一击。

  “属下定让下面的人盯紧了,公子且放宽心。”

  “单是盯着余威有什么用,得让蓝府自乱正脚,没空把眼珠子放在余威身上才对。”

  司景熠冷冷淡淡的开口,忽而想到了什么,轻轻的扯了扯唇角,端是一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蓝府近日可是在储备粮仓?”

  墨研一个激灵,顿时精神百倍。他知道,公子心肝黑着呢,蓝府想必要遭殃了。

  “正是,贵妃有孕,蓝府为给贵妃祈福,可是早就放下消息,要布粥一月。”

  司景熠眸若星辰,淡漠嫡仙。嗓音低哑带了几分慵懒。

  “蓝府倒是有心了。”

  “墨研,得空把蓝府所有的粮仓给烧了吧!”男子面上云淡风轻。轻飘飘的道。

  积了福,又得了个乐善好施的名声,做梦呢。

  墨研早就看不惯蓝府,这种好事自是当场应了下来。

  哪料司景熠话锋一转。

  “可有给姑娘把过脉?”

  那丫头身子骨本就弱,可别感染风寒。

  “姑娘身子虚,属下写了药方。奶娘这会想必去抓药了。”墨研会医术。

  娄晟说姑娘家都是娇嫩的,萧卿看上去又比同龄人矮上那么一截,更该好好养着。

  调理身体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急不得。

  带她入京之事还是得再拖上一拖。司景熠盘算着,不若拖个两月,过完及笄礼后再去,顺道去萧家宗庙祭拜她的爹娘。

  司景熠打算好,这才想起余威刚刚留下的宣纸。

  对着屋里角落的暗影道。

  “你处理了罢。”

  暗卫回了个事,声音俏俏的,是个姑娘。

  补品如潮般的进了萧卿的院子。温氏每日挑个一样炖着,怕补的太过,反而伤了根本。

  萧卿倒是吃的挺欢快的,不论味道好否,都照单收下,毕竟衣襟那处的一马平川挺耻辱的。

  又听温氏说起司景离被罚跪祠堂,萧卿想着那厮前几日送的玉佩,就让厨房弄了几个烤地瓜装在篮子里,让春杏领路去了祠堂。

  刚入祠堂大院,就听到里头有讲话声。对方像是捂着嘴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奈何嗓门大。

  萧卿轻声轻步的走过去,扒拉着半掩的门,将耳朵覆了上去,听了个仔细。丝毫不觉着有何不妥。

  春杏见此,垂下脸,不敢出声。

  “余威为蓝府卖命十多年,突然倒戈也是情有可原。余夫人生下的原是一对儿女。余媚头上本有个嫡哥哥。”

  司景离听到这个消息可谓是震惊了,不由回复。

  “可我不曾听说啊!“

  “蓝府为了这个讨好顺天府府尹夫人,在余夫人坐月子之际,就把那小公子送走了。”

  墨研见司景离这般模样,心下更是得意,那种想要分享大秘密的喜悦无法言说。

  “哪曾想,那男婴因下人的疏忽,得了风寒就没了。”

  “余老爷这些年,纳了不少小妾,只求一子,至今一场空。如今年纪大了,倒是力不从心,余家香火在他这里断送,想必对蓝府埋怨在心已久。“

  “如今,蓝府为了讨好刘太师,又有动余大小姐的心思。”

  下的一手好棋,舍不得糟践自己府里的姑娘,又想把余家正室夫人唯一的孩子当垫脚石。

  这不,终是把余威给逼急了。

  刘太师的儿子是个傻子,他家的闺女金贵的养大,就是嫁给傻子的?

  傻子这么好,你蓝府那个娇贵的蓝如歌怎么就不上花轿呢。

  司景离跪在垫子上,乐了。

  他并无来祠堂之意,可管家愣是把他给押了过来。何其惨烈?

  刚要对余府的愚蠢,蓝府的自找死路发表长篇大论。就在此时,他闻到了股香味。忍不住用力吸了一口气。

  对上墨研兴奋恨不得喝上几口表情道。

  “烤地瓜这味,简直绝了。”

  他一扭头对上萧卿那双没有丝毫惊慌的眸子。

  当场被抓包,萧卿也不觉得难堪。只是眸子平静如水。

  “要吃吗?”

  问着,漫不经心的摸着腰间的玉。

  得了块玉佩,萧卿欢喜极了,无时无刻不贴身带着。

  落在司景离眼里就是显摆。上好的玉佩,可是磨了姑姑好久才得来的。

  “滚!”字一出口,倒忘了萧卿是女子。反应过来,倒是几分后悔。

  一秒,两秒,三秒。

  看着萧卿几分呆滞模样,司景离神情不太自然。怎么说好歹是一家人。

  努力挤出一抹笑,接过萧卿的地瓜。扭头看向墨研,翻脸不认人。

  “我让你滚没听见吗,好好一个男子,净学些长舌之妇。今日说东家,明日说西家。墨研,若不是我哥器重你,我早扁你了。”

  墨研:……太委屈。

  萧卿木着脸,觉着司景离演技着实差了些。

  又见他直勾勾的盯着送出去的玉佩,心下顿时生出不悦。

  “你想要回去?”

  她把玉佩解下,在司景离跟前晃了晃。

  碍于面子,司景离嘴不从心道:“这多不好意思。”

  却是笑容满面,刚欲伸手取。这玉他可是佩戴好几年了。孟子晚那丫头眼馋了许久,他都未让对方得逞。

  萧卿听他言语,心下安定。埋头又把玉佩绑在腰间。

  “这才对嘛,送出去的东西岂有要回去的道理。”

  墨研靠着柱子,亲眼见了这段经过,冷哼一声。死要面子活受罪,说的不就他家二公子吗?

  司景离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让你嘴贱!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