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二十九章 不为色所迷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07 2019-10-31 12:00:00

  将军府孟老爷的宅院里,此刻却是异常热闹。两个上了年纪的人嗓门大的很。

  “不下了,不下了,你这臭棋篓子可真没劲。”

  司昭见老兄弟,脸不红心不跳的悔棋多次,终于恼了。夺过孟衡手里的黑棋,扬手扔出三米远。

  “一大把年纪了,少动肝动火。什么暴脾气。”孟衡起身,慢悠悠的又捡了回来。

  继续研究棋盘。

  司昭见此气的直接把棋局打乱。

  “多少年了,也不见得你有丝毫长进。我说,上回你输给一个七岁孩童,丢不丢人。”

  这简直就是孟衡的逆鳞,谁提就和谁急。

  这不,当场跳脚。

  “你棋艺好,看把你能的!可还不是眼红我这幅上好的琥珀做的棋子?这是我乖孙女孝敬我的,就不给你,我气死你。”

  司昭平日里最瞧不上孟衡把孙女吹的天上有地上无的。

  有孙女了不起哦!他也有!

  这会儿,他乐滋滋的摸了把胡子,嗓门依旧大得很。

  “我家寻回来的那个丫头是最为乖巧了,我这心啊倒是放下大半。老衡啊,你可得催催你家那小子了,别过个年头,我都要抱孙子了,你又晚我一步。”

  “对了,子晚这丫头还没定亲吧,你说你这一家之主是怎么当的。”

  看司昭春风满面,炫耀之意是最明显不过了。一把年纪了,比这比那的,也不嫌害臊。就这幅德行,谁人能想到是当今圣上的恩师呢?

  “我家子晚模样好,脾气好,哪哪都好。我自是要好好替她择婿。你操哪门子的心?”

  孟子晚的孝顺是出了名的,司昭可否认不了。

  “子晚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老头子我就喜欢她的心眼直,脾气直。卿丫头也没什么玩伴,我想着跟着子晚这丫头,倒也不错。”

  他的笑容就没停过,顿了顿,又道。

  “明日上我府里,你我好好喝上几杯,让几个小辈认识认识。就当那日晚丫头出手的谢酒宴了。”

  孟衡哪有不同意一说,他和司昭是过命的交情。子孙后代自是要延续下去。

  两人说的这些,如今司府餐桌上,也被提起。

  丫鬟将一盘盘精致的玉盘珍馐摆上了桌。半垂着身子,恭敬的退下,司府没有让下人服侍用餐的习惯。

  得知司昭在将军府吃饭的消息,司景离又罚跪在了祠堂,这会儿,饭桌上仅剩萧卿和司景熠隔着桌面对面坐着。

  气氛莫名的尴尬。

  萧卿有一下没一下的扒拉着米饭。余光四处留意着。

  最后定在了那撒着芝麻,酱汁浓郁热气腾腾的酱香肘子上。

  就这么摆在司景熠跟前,是她这个短了一截站起来都夹不到的位置。

  不争气的吞咽口水,无奈。一旁慢条斯理略过酱香肘子动着筷子的司景熠给人的震慑力过大,她愣是没好意思过去端盘子。

  不过,面子算什么?

  刚想动身连带盘子都端到自己面前,不曾想,对面那双修长的手取过空闲的白玉瓷碗。

  跟着他的动作,她不由顿住。出神的瞧着对方慢慢悠悠的盛了一碗汤。然后送到她面前。

  “温奶娘特地熬的乌鸡汤,补身子的。我不爱吃,这盅都是你的。”

  温奶娘熬汤时特地加了不少补身子的中药,喝着倒有些怪怪的味道。

  更何况那酱香肘子香的扰乱她的神经。

  瞧那垂涎的模样,司景熠哪里不知道对方的小心思。

  司昭自小便教他,妹妹是要宠的。

  萧卿就眼睁睁的看着,她盯着最久的一块肉,被司景熠夹了过去。

  然后转了个方向,放入她的碗里。

  她忽而抬眸,不明所以的看着筷子的主人。

  “明日孟叔一家会过来,届时你莫慌。司孟两府,交情颇深。”

  我……不慌啊!

  想着抱大腿的萧卿,小脸带上坚定慎重。

  “孟子晚是孟叔的孙女,你也见过,你性子内敛若是多于她相处,想必也是好的。”

  孟子晚这个名,萧卿还是熟悉的。

  想着乖巧的点着头。

  她身子瘦弱,倒是有一头好乌发。小鸡啄米般的动作,倒是让司景熠的目光暖了半分。

  谁说妹妹不好养?他妹妹啃着一个肘子就知足的不得了?

  就在这时,少女星辰般闪闪发亮的眸子冷不丁的注视过来。

  嗓音清脆入耳,又夹着几分软糯。

  “兄长,二弟不过来用膳么?”

  “让他跪着便是,若是饿了他自会解决。”

  萧卿也不再问了,实则,她才不管那个一见面就要挖自己眼睛泡酒的人饿不饿呢!

  反倒觉得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兄长,才是不能得罪的。

  不过她可是死过一回的人,她会怕?

  可司景熠这段时日,对她面面俱到。

  自己如今可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一个粗鄙的乡下丫头,这个司家大公子,就这般接受了?

  不丢脸吗?

  不怕沦为天下笑柄吗?

  萧卿低头瞧了瞧自己平坦的身躯,觉得对面的人口味重的咧!

  或者这些都是假象?

  萧卿觉得她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抱着这个想法,夜里她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越想越是胆战心惊。

  月光倾洒一地。她对着窗纱静静想着。

  司景熠这么优秀的人,会束缚在司昭口头的一个婚约上吗?

  上有娄嫣,下有上百的名门闺秀。莫非司景熠是看上她的朴实纯真了?

  绝对不可能。

  对,肯定是糖衣炮弹,想让自己为此沉沦,付出一颗真心,然后被之狠狠碾碎。谁让自己不自量力。

  司景熠一个翩翩公子,哪里学的来司景离的蛮狠无理,不喜欢就直接撸起袖子打一顿。

  所以,他这般费尽心思用怀柔政策欲把她拽进地狱?

  萧卿打了个寒颤,太,太可怕了。

  她必须要让司景熠知道,她真的只是想做个吃吃喝喝的妹子。

  绝对,绝对,不会为色所迷。认定这个兄长。

  嫁他,不存在的。

  她咬了咬指尖。那看守大门的小厮,长的倒是眉清目秀,不知婚配否?

  若是对方不嫌弃,她可与之结为连理。

  抱着这个想法,她又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