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三十章 房契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32 2019-11-01 11:59:00

  次日顶着个熊猫眼被温氏担心询问个不停。

  她搪塞几句,绝口不说自己是被吓的。

  用厚厚的粉脂遮了过去。穿戴好一切,在温氏的催促下,万般不愿的去识字。

  颇有些忍辱负重之感。

  拒绝了温氏的相送,打发了春杏去绣荷包。抬着沉重的步伐,有气无力的缓慢挪动着。

  直到路过温管家精心养着不少锦鲤的荷塘,她脚步一停。

  不出一炷香,矗立着一座姿态盎然的小假山里头炊烟袅袅几许,徐徐轻烟回旋上升。

  萧卿蹲在假山里头,吃着不带任何佐料烤的鱼,她也吃的津津有味。

  香,脆,酥,嫩。

  无论如何,得想个办法婉拒认字了。至于如何婉拒,她暂时没有头绪。

  萧卿45度角,忧郁地透过窄窄的洞口望天空。

  可就在此时,一抹雪白长袍在洞口挡住些许光线,萧卿眸光聚缩,府里头日日白袍加身的也只有那个人。

  果然,他听到对方淡漠的嗓音。

  “出来。”

  萧卿一把扔掉只吃了一半的烤鱼,稳了稳心神。

  从窄小的洞口中了挤了出去。往日木讷的小脸上硬生生挤了一抹笑容。

  “兄长。”好不欢快的模样。

  司景熠不动声色上下将她打量一番。一向喜洁的他,在看到萧卿衣裙上难掩的污渍,眉头一蹙。

  许是钻假山的缘由,小姑娘发髻也凌乱几分。要是司景离这般,他早就让小厮押出去,揍一顿了。

  可萧卿是妹妹,妹妹是用来疼爱的。

  罚跪祠堂?不行,女孩子身子骨吃不消。

  罚扣例银?爷爷肯定第一个不同意。

  罚也罚不得,念及此,司景熠深深吸了口气。

  妹妹,妹妹,这是妹妹。

  娘子,娘子,这是日后的娘子。

  他只好哑着嗓子,揉了揉眉心,尽量忽视小姑娘的存在。

  “你回去梳洗一番吧!”

  萧卿费力的拍了拍衣裙上的灰尘。随着她的动作,腰间的玉佩极为醒目。觉得差不多了,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

  “今日不识字了?”

  “我也就这几日空闲,过段日子真忙起来,怕是没空教你。”

  总不能日后,让萧卿照着自己的时间来读书吧!

  顿时,萧卿觉得浑身血液在沸腾。噢耶!

  强忍着兴奋。她半垂着脑袋。在司景熠看来,就是低落。

  “自然是外头的事重要,兄长不必怀有愧疚。”

  司景熠欣慰的颔了颔首。目光柔和了大半。

  “我知你识字心切,我又不能就此耽误你。孟子晚的夫子是龙阳城里头排的上名的,那夫子也同意你过去。”

  “我早已为你安排好,他是会着重教你的。日后你去将军府读书即可,好在两府相隔不远。让丫鬟陪同便是。”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萧卿的心好痛。

  突然,又听对方迟疑的问。

  “你喜欢玉?”

  自然,一切贵重又好看的东西她都喜欢。

  刚要回复,就见司景熠从袖中掏出精美小巧,适合女子佩戴的羊脂白玉。不掺半分杂质。

  温润坚密,剔透纯净,如同凝脂。在日光下,呈现纯白半透明状,带着粉粉的雾感。

  “早些日子就该给你了,今日小厮才从库房中找出。”

  说着,认命般上前一步。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将羊脂白玉在她的腰间系上。

  那股他身上自带的干净说不出的清香充斥在她鼻尖。

  萧卿忍不住后退几步,却被对方喝止。

  “别动。”

  司景熠半弯着身子,顺手将司景离那块过于碍眼的玉佩取了下来。

  得了块更好玉的萧卿飘飘然。诚然如司景熠所言,那块玉佩过大,她个子娇小,佩戴反显累赘。

  “既是景离送的,虽不及这羊脂白玉,却也是玉中极品。你可得找个匣子好好保存。”

  这是自然的,萧卿接过玉佩。没有表情的脸上那双明亮的眸子格外出彩。

  回院子沐浴之时,她有些恼的揉了揉脸。

  经过这段日子的调养,脸上好歹长了肉。有了血色。可没有胭脂的遮掩下,肤色还是暗黄的紧。

  五官再美,也是没用。

  看着水面上倒映着的木讷面容,萧卿有些泄气。

  “姑娘,正院那头传话,说是将军府老太爷同公子小姐到了,让您过去呢!“

  春杏隔着屏风传话。

  萧卿急急忙忙的擦干了身子,换上一套软银轻罗百合裙,女子的挽发一向繁琐,好在春杏手巧。

  乌黑的秀发上选了几根镶有淡粉宝石插上,三千青丝散落至腰间。

  她肤色差,不宜浓妆。春杏为此涂了薄薄的粉妆,搽了口脂。

  来不及处置司景离的那块玉佩,搁置茶几之上,萧卿领着春杏去了正院。

  没成想,司家兄弟早就到齐了。

  坐在司昭身旁,精神矍铄的想必就是孟老爷子,老爷子左手边的将军府姐弟她早就有过一面之缘。

  司昭瞧见是她,嘴角的笑意就没消过。

  “卿丫头,过来,见过你孟爷爷。”

  说着,扭过头半是得意冲着孟衡道:“第一次见我家姑娘,可别吝啬,什么好东西都送得。”

  孟衡拍开他的手,暗骂一句黑心的。看向萧卿却是冷不下心肠。

  “孟爷爷安好。”萧卿平静的端着一张脸。

  孟衡惊诧,这丫头乡下长大,脸上却难见羞涩失措,倒是个好苗子。

  “好好。”

  孟衡直接送了一张房契。

  这样甩手就送房子,真的好吗?

  “收着。”

  大红衣裙的女子翘着二郎腿,痞气十足。

  “我爷爷一向以送房契为乐,你若推辞,他可是要和你急了。”

  见司景熠微微点头,萧卿吐了口粗气。颤巍巍的接下。

  果然,有钱人的世界,她不懂!

  孟衡见不得司昭那股得意劲,见他又有张口夸萧卿的势头,不由得头疼。

  “上回你说得了善徽大师的墨宝,我人如今都来了,你怎就不领我去瞧瞧。”

  司昭哑然。

  “急什么,宝贝还能跑了?在我书房挂着呢,走着,带你见见世面。”

  他们两个走了,这些年轻人还能不用顾忌好好闲聊。

  不得不说,司昭很有远见。可他却不知,他们一走,这里的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