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三十一章 不疼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05 2019-11-02 12:00:00

  萧卿那双带有兰花图纹的绣花鞋哒哒哒随着她朝孟子晚一旁走去发出声响。

  刚要在孟子晚身旁空着的位子坐下,冷不丁的听见对面司景离略带气急败坏的口气。

  “往哪坐呢?过来这边。”

  没个眼力劲,屁颠屁颠往孟子晚身上凑,什么意思?

  没瞧见他同大哥在这边?

  萧卿还没粘上椅子,听了这句话,下意识站起身子,却被身侧伸出的手给按了下去。

  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稳稳当当的坐着了。

  她呐呐的扭头,看向那双手的主人,红衣妖艳,魅惑天成。又见对方朝她露出善意的微笑,简直苏到了骨子里。

  萧卿连忙感激的说了声:“谢谢!”

  司景离:……这倒霉丫头。

  “子谦,你不是有事要同你二哥商量?这人都在呢,你倒是说啊!”

  自进了司府就一直缩小存在感的孟子谦……。

  心中焦急,怕事情暴露。

  二哥是他兄弟,更何况司大哥还在呢!他怎么可以就这般把二哥给交代了?

  他试图和稀泥挣扎:“姐,今日上门做客,就别提那些小事了。我和二哥向来亲近,什么事不能晚些提。“

  孟子晚冷眉一挑,完全不认账:“不能。”

  司景离最是看不惯她这幅嚣张样,不屑的扇着扇子。

  “泼妇。”

  孟子谦只觉的脑子疼,把这两人凑一块,就没个安生。

  枉他还想着把这事兜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会儿怕是甭想了。

  果然。

  孟子晚的脸色一变。

  气氛真不对,萧卿感觉到了空气里浓浓的火药味。在这股诡异的氛围下,小姑娘正视前方,面不改色。

  小爪子就像长了眼珠子般,静悄悄的伸向茶几桌上的点心。

  摸到一块,又静悄悄慢悠悠的收了回来。

  司景熠见此不由得勾了勾唇,随后闭目养神,任由他们闹着。

  就孟子晚那副搞事情的模样,司景熠就料到司景离又是做了什么混账事了,心中有了几分猜测。

  “孟子晚,别给我阴阳怪气,想让我司府家宅不宁。”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孟子晚闻言一笑,端是讽刺。

  “呦,我就知道司二公子身正不怕影子斜,子谦你二哥为人磊落,什么事都吓不倒他。”

  孟子谦轻轻的吸了口气。二哥你可闭嘴吧。

  头一次被孟子晚夸,司景离有些飘飘然。这个空档,又听孟子晚直白又利索的问着。

  “这龙阳城大半的产业都是司家的,可我就纳闷了,你从子谦手里取了的五千两银票什么时候还。”

  司景离宛如雷劈。

  他猛然回头,下意识去瞧孟子谦。只见对方挤眉弄眼的,一副安抚的神态,心下这才大安。

  想来孟子晚如今还不知若舞姑娘的事。如此,他的底气又回来了。

  “不过区区五千两银子,也值当你这般?我又不是不还?”

  想了想,他又笑。

  “再者,我是同子谦要的,又不欠你的。何须你来抱不平。孟子晚你且承认吧,你到底是不甘上回我把你丢在了果林。”

  这事还要从几月前说起,司景离失手烧了果林,撒腿跑的飞快,愣生生把一同前去的孟子晚给落下了。

  害的一个姑娘家被一家子果农用绳子绑了一天一夜。

  司景离回去取了银子,次日这才把孟子晚搭救下来。不过,却成了大德大义的是他,痛烧果林的是她。

  孟子晚一想到这又气又急,瞧着模样,怕是动了肝火。萧卿递过一杯茶水,她一饮而尽。

  这家伙还有脸提?

  “刘师爷之子腿残是我害的传言,也是从你嘴里传出去的吧!你这一天天,怎么净不做人事?”

  见她这般模样,司景离心中不由生出异样。不过两人打闹惯了,他也没多在意。

  萧卿蹙眉,疑惑。扯扯孟子晚的衣袖。

  “不是你害的?”她就说长的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会做那种伤天害理之事。

  孟子晚怒瞪司景离。他还传到了萧卿耳里?

  没好气道:“明明是那家伙半夜从屋顶摔下来,摔残的。”

  至于为何上屋顶,据说是为了看星星。

  毛病!有闲情雅致的蠢货!

  “你提那些做什么?”司景离不耐烦。

  “你拿了别人的银子你还有理了?”许久未发声的司景熠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眸子,似笑非笑地睨着司景离。

  他的笑容一向令人惊艳,可司景离知,每当大哥朝他露出这般笑容,就是他们脱层皮的日子。

  司景离咽了咽口水,忙道:“不敢不敢。”

  “墨研。”司景熠没搭理司景离,直接喊了门外候着的小厮。

  “奴才在,公子什么吩咐。”

  司景熠收回落在司景离身上的目光,神色淡淡,语调不急不缓。

  “把账房先生叫过来。让他带上这几月景离花销的账本。”

  这还得了?司景离这个月为讨好若舞,可是下了血本的,哪次去见不是送金钗就是送玉坠?

  见他这般,司景熠还能看不出什么?只让墨研退下,不再提账本一事。

  “你可知,你脸上写了心虚二字。”他目光微冷,略带严肃,是萧卿从未见过的神情。

  “你可知,五千两银子可以让多少户户人家安度一世。”

  “你又可知,这件事若是让爷爷知道了,你该如何?如今司府被多少人盯着?而你却一直沾沾自喜以为瞒过了天下人。”

  司景离从未想过摊牌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张了张嘴,却不知该为自己辩解什么?

  不就欠了银子?萧卿不明,怎就听着司景离犯了大罪。莫非司景离用那银子做了不该做的事?

  孟子晚莫名的愧疚,此事因她而起,刚想说大家都代代交好,这银子就算了。冷不丁听到对方说了一句。

  “大哥,我想娶她。”

  我去,这是什么玩意?

  萧卿被惊得松了手,糕点从手中滑落,掉至脚边。

  就这般,所有人的视线都瞬间从地上的糕点转移到她身上。

  萧卿讪讪一笑,连忙俯身捡了起来。

  “没事,没事,糕点说它摔的不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