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三十二章 求娶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00 2019-11-03 13:03:27

  司景熠放下茶盏,语气愈发淡了三分。

  “你如今倒是有主意了!”说着,修长的手指从怀中取下一方白帕子,在嘴角处抹了抹。

  “萧卿,花园的花开的正艳,你带子晚逛逛。”

  这是要支开她。

  不能继续看戏,萧卿表示有点惋惜。

  孟子晚什么花没有见过,可架不住司景熠的一个眼神,神色恹恹的携同萧卿去花园了。

  孟子谦紧接着要跟上,就听男子冷淡的一句。

  “你留下。”

  孟子谦:不,我不想。却是老老实实坐回原位。

  一出屋子,孟子晚就拉着萧卿讲个不停。

  “倒是有意思,一头是五千两银子,一头又是想做新郎官,他倒是出息了。”

  萧卿也暗自点头,瞧刚才那阵仗,还不是小事。

  孟子晚心里痒啊,司景熠摆明了不让她知道。孟子谦那小子又是守口如瓶你,嘴严的很。

  萧卿托着脸就看着美人,她觉得要醉了。美人怎么样都是美的。

  此时,屋子里。

  “又是赎人,又是宅子。好大的手笔,若孟子晚未提,你还打算瞒多久?”

  司景熠倒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怒火,挑着眉看着眼前站着的强自镇定的少年。

  “需要我请你们坐下?我一向宽容,什么事不能平心静气的慢慢谈。”

  就是这幅模样才吓人好不好。

  孟子谦软着腿。

  “大哥,她是好姑娘,清清白白的委身于我。”

  “将她赎了出来,即便被他人嘲笑我也认了。”

  司景熠扯了扯嘴角,轻嗤一声。脸上的笑容不改,可偏偏这般,就将孟子谦吓得不轻。

  可又听了司景离的一番话,颇恨铁不成钢的指着说话人。

  “我原以为赎她不过是她貌美,便也没怎么劝你,你要银子,我给了,屋子二话不说同你换。权当给你金屋藏娇。”

  “如今你倒好,说要娶人家。那种地方得了人家身子,就要迎她过门?她好大的脸。”

  “你看你怕是魔障了。”

  孟子谦一口气说完,嗓子有些冒烟。甭说司大哥同不同意,他第一个不答应。

  顾不上这些,又屁颠屁颠的给司景熠斟茶。

  “大哥,喝水喝水。”

  司景离平日虽是不着调,可这会就是认定死理了。

  “娶她过门,是你的意思,还是她的意思?”司景熠问。

  “自然是我,她知书达礼,不曾为此为难我。”

  司景熠抬眸,定定的看着司景离几秒。吐字清晰。

  “这就是你心不在焉数日的决定?显得你几分愚蠢。”

  “我知道你看不上她的身份,可你都没见过她,怎就可下断言质疑她不配为司家媳?”

  司景离绞尽脑汁的还想说什么,就见司景熠站了起来。

  他目光冷淡,嘴角噙着笑。让司景离一个激灵。

  “巧了,我正想见见那个知书达礼的若舞姑娘。”

  司景离那个高兴啊,果然亲哥就是亲哥,紧要关头,还是念着兄弟情。

  忙吩咐小厮准备马车,打算路上再好好的把若舞夸一顿。

  慢了一步的孟子谦,觉得这事不简单。怔怔的瞧着司景熠,莫名的为二哥上炷香。

  最后被人拍了肩,都没有缓过来。

  “我记得上次司大哥这么笑,还是长公主大半夜穿着暴露上了他的榻。”

  萧卿:我好像听了不得了的事!

  孟子谦赞同的颔了颔首,扭过头看到一张艳丽无比的面容。

  说实在的,挺慌的。

  孟子谦好不容易把事情经过交代了,惹得孟子晚一个咋呼。

  “你说若舞是那种地方了出来的!司景离这是被撞了脑子吧,要娶这么个女人。”

  能不惊讶吗,司景离这人自命天高,一般的女子大多瞧不上眼。不是嫌弃这个,就是对那个不满意。

  如今这么一出,一张嘴就是要迎娶人家。

  司景离以后的妻子是这种出身,孟子晚开心了。

  她就见不得司景离得意。

  “那女子长的如何?今年刚评出来的花魁可不叫这个名。”

  孟子谦泄气。就是长相一般他才想不通啊。

  顶多算个清秀。这世道,比她貌美的女子多了去了。

  “尚可,不过却也饱读诗书,通情达理。”

  那就是长相平平喽

  “那我就奇怪了,司景离看上他哪点了。”

  说着,催着小厮跟上前面的马车。

  然后推了一把上了马车就安静的过分的萧卿。

  “你说那女子有什么过人之处。”

  这她哪里知道。司景离眼瞎又不是一日两日了。

  放着美艳动人的孟子晚不动心思。偏偏对着娇花不采,非要一根野草。

  见萧卿不搭话,她扭头又对上孟子谦,警告。

  “你以后少和这种花楼常客来往,要是学了一样恶习,看我怎么教训你。”

  孟子谦叫屈。

  “二哥平日里是喜欢去那种地方,可也只是喝喝小酒,他那种挑剔的人,觉得里头的女子脏呢。”

  孟子晚挑眉:“如今不是正闹着娶人家。”

  她倒要看看,是什么女子?值当让司二公子如此喜欢。

  想到这个孟子谦就牙痒痒。

  “还不是宋子良,前些日子被二哥收拾了,这会想找回些面子,愣是找了好几坛女儿红。非要同二哥拼酒。”

  “那会儿两人都醉的不轻,怕家中开罪,小厮做主让两人在后厢房醒酒。其间二哥去了茅厕,晕晕乎乎进错了屋子,我得了消息从家中赶过去,已经坏了事。”

  “本来这是给些银子就成,可那女子一哭,二哥的愧疚越深。”

  宋子良,礼部侍郎之子。温氏曾提及。

  如此说来,若舞是司景离第一个女人,这么个天天嚷着喝花酒的司景离?

  正说着,马车就停了下来。

  三人也不避讳,眼尖的瞧见前头下马车的司家兄弟,随即追了上去。

  像是早已料到他们会追过来,司家两个兄弟倒是万般淡定。

  司景熠漫不经心的瞧了眼明显落后于将军府姐弟的萧卿。

  这段日子日日温补着,小姑娘的脸上明显的长了肉。但里子还是虚亏的,多走几步就上气不接下气。

  “过来。”见萧卿走近,他招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