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三十三章 乖一点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06 2019-11-04 11:59:00

  萧卿不明所以的来到他跟前,突然耳后传来温热的触感。

  把萧卿耳边的秀发别到耳后,司景熠这才觉得顺眼不少。

  复又叮嘱:“跟着子晚在小院转转,去阴凉处休息,等我处理好景离的事就过来找你。”

  孟子晚答应的飞快,抢了萧卿的话头。

  又道:“这会儿天气闷热,卿妹妹碎发散落还是别到耳后凉爽。”

  司景离见孟子晚那小人得志,看他笑话的模样,为此心里就不得劲。

  “这宅院是我名下的,子谦不懂事和司二哥换宅子,可地契还在我手里,这我熟的很。”

  司景离能说什么,合着到最后,哪哪不堪的都是他。

  “我换的那个院子可比这大了两倍,吃亏的是我,孟子晚你有什么不乐意的。”

  孟子晚才不在意这么点东西,当下笑的肩膀颤抖。

  “呦,瞧你说的。倒是我占了便宜。”

  “我就纳闷了,你这金屋藏娇,以为瞒一时是一时,你怎么就忘了司大哥的耳目众多,你怎么这么逗呢。”

  孟子晚好不容易笑够了,挽着萧卿的手,用手比划着。

  “我这院子走进去便是花园,里头有一株大桃树,这会儿闷热,去那里坐坐也是极好的。”

  几个人分开。

  目送两姑娘走远,司景离又给这两人指了路。

  “若舞喜静,这会儿炎热,想必也是在屋子里呆着。”

  “前些日子她还说为我缝制一件衣裳,也不知好了没。今日她也不知我们过来,不过她一向守礼,相信不会让大哥失望。”

  司景熠目光转凉,没有接话,想到墨研交给他的消息,守礼?也只有司景离这个傻子相信。

  要不是他弟弟,他绝对不想看这个蠢货第二眼。

  他们走的是小道,几个大男人路程快。

  “就是这了,这一间屋子比它处雅致,若舞一眼便瞧上了。”司景离指了指不远处的屋子。

  说罢,上前一步叫唤

  “若舞,开门,我过来瞧你了。”

  司景熠见里头丝毫没有动静,不由得扯了扯唇角。

  司景离又唤了几声,却不见里头有回应,不由得大了几分力道敲门。

  吱得一声,门开了,原是没有落锁,半掩着。

  他进去转了一圈后,这才出来。

  “奇怪了,不在里头。”

  宅院占地大,两人慢悠悠的朝孟子晚嘴里的玫瑰园走去。

  “待会回去的时候,你可要多摘些花瓣回去,这种玫瑰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得来的,用来泡澡最好不过了。”

  孟子晚的一身冰肌玉骨可是有这玫瑰的功劳。

  “到时候,我让丫头给你送些自制的精油。合着花瓣一起泡澡,才好呢!”

  萧卿刚要道谢,就见美人抬手把司景熠特地给她别到耳后的秀发又给拨了回来。

  “碎发要这般才好看,司大哥懂什么?”

  好像方才夸司景熠的人不是她一般。

  “你可是我日后的嫂嫂,你也甭谢我,在司大哥面前为我美言几句也成。”

  萧卿面无表情的看着戏多的孟子晚。

  好难过,全世界都以为她要嫁给司景熠。

  “唔,你就不跟着去瞧瞧,当着不怕司景离娶了别人。”

  她扒拉着手指,目光清明。

  换来孟子晚的一句冷哼。

  “他要娶谁与我何干。”

  哦。这样的吗?

  “明日有贵客拜访,夫子索性放假一日,不过,你可不要偷懒,一定过来,之前你见过的凝素她也同我一起读书,她也是要过来的。”

  萧卿歪头看向目光闪躲的女子,只见那娇媚的容颜这会儿染上淡淡红晕。

  “既是贵客上门,你唤我们做什么?”

  孟子晚直接横上了。

  “这不是瞧你没什么朋友,问东问西,我还能卖了你不成。”

  次噢。

  被美人凶也是一种享受。这是不是病?

  还有一个转弯就到了,萧卿已经闻到玫瑰花香了。

  “青天白日的,真不害臊。”窸窸窣窣的娇媚声传来。

  嗯!期间伴随着男人的声音!

  萧卿曾在村里寡妇家里门口听过,第二日就听那寡妇和男子苟,合的消息。如今再度听到这种声音,萧卿觉得她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事。

  可她第一反应不是想到司景离,而是猛地一个回头,看向孟子晚。

  只见她皱着眉头,恨恨的扯着手里的帕子,怒火冲天。

  “司景离怎么回事,什么阿猫阿狗都往院子里抬。”

  想到好不容易得来的玫瑰,孟子晚心下一紧。作为未出阁的姑娘,对这档子事是一知半解。

  那边的动静越发大了,不堪入耳。

  她隐约的猜出了大概,心中嗤鼻。司景离是什么眼光,还想着娶人家。

  两人脚步未停,不急不缓。

  朝着声源处看去,仅就一眼,就让孟子晚失去了理智。

  花费她多少心血才养活了数十株。更别提当初去邻国求了楚岚那傲娇的不得了的老东西,足足一求就是半年。

  如今好不容易开了花,娇艳欲滴。进入眼帘的却是残败的景象。

  花苞掉落一地,花瓣四处飘零。就连茎叶也是被人折断。

  “瞧你这猴急样,这花我可喜爱的紧,如今倒好,被你糟蹋了。”

  回应她的是。

  “几株花罢了,你嫂子养了上好的牡丹,下次给你带个几盆。”

  若舞听后嗤笑,旁的野花也能比得上这些玫瑰?不过她却是没说什么。她想要的自然不是几盆花,她要的是一辈子都富贵荣华。

  所以,她利用这个男的,不就是为了怀上身孕吗!届时,她有了孩子,司景离还能将她留在城东?她可不是一个自甘平凡的人。

  简直不能忍!孟子晚抽出缠绕在腰间,小巧便携的鞭子,点点足尖,飞跃至离玫瑰丛几步远。

  朝着地上那两人就是一鞭子。

  随之伴来的是几声此起彼伏的惨叫。两人疼的顾及不了太多。屁滚尿流的半爬出来。

  白花,花的身子,萧卿半张着朱唇。

  刚欲瞧仔细些,眼前却是一黑,被人温柔的捂住了眼。

  刚要挣扎,就听身后人含着笑意叹了一声。

  “萧卿,乖一点。”

  萧卿:我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