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三十五章 善后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21 2019-11-06 12:00:00

  自知大势已去,若舞心有不甘,深知往日藏深的身份被识破,又恨司景熠坏了好事。

  哭着就要去拉一旁的司景离。

  “二公子,二公子绝不要听信此人所言。您,您听我解释。”

  张着嘴,却不知后面该如何狡辩了,一时哑言。

  哪料到刚抓住司景离衣摆,就被他挥开。

  “我不听兄长的,难不成真信你这么多日的满嘴胡言?若舞,你怎么敢?”

  “这世上,谁都会骗我,独独大哥不会。”

  “你可知我姓什么?当今皇后娘娘的亲侄子,执掌皇商的司家二公子被你骗到团团转,你好大的胆子。”

  司景离哪里吃过这样的亏,何况又让向来不对头的孟子晚看了出好戏,心里怒火中烧。

  孟子晚得意啊,在一旁拍起手来。

  “子谦啊,今年过年,可不要专门去京城叫戏班子了,见过司二哥这一出,一般的戏本我还真看不上眼了。”

  话头一转,看向司景离。

  “二哥这般博我一笑,这几日若舞姑娘在这宅子的住宿费我就不收了,可那些个玫瑰,司二哥可得给我个交代。”

  这般的落井下石!司景离整个人都要炸了,又有要和孟子晚吵起来的势头。

  司景熠嫌他们聒噪。毫不留情的打断他欲吐出口的咒骂。

  “你的事,自己妥善处理,我不想爷爷从旁人嘴里听到丝毫闲言碎语。”

  说着,把萧卿的身子转了个方向,这才松开手。步履安详的往外走。

  落后一步的萧卿有点懵,见司景熠走远,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忽的,脚步一顿,就想要回头看一眼。

  哪曾想到司景熠就想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声音不悦。

  “跟上。”

  知道这是表忠心的时候,萧卿屁颠屁颠的小跑追着。对衣食父母没有丝毫不满,即便对方脚步迈的大,没有要等自己的意思。

  “二哥,十日内把银票备好,不然我这暴脾气,一个不小心,闹到司爷爷头上,就怕你不好交差。”

  孟子晚极度嚣张。

  暂且不提这边的剑拔弩张。

  马车上,萧卿端起茶壶,把司景熠面前的茶杯斟满。

  忍不住小声询问。

  “今日过来,你就是当面摘穿若舞的吧?”

  见对方品着茶,没有丝毫片语,她忍不住再次凑过去。

  “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包括若舞私会的时辰。”

  “二弟把若舞安顿于此,你也早就知晓。”

  此番言语,换来对方淡淡一笑,男子半垂着眼眸,似笑非笑。

  “你想知道什么?”

  萧卿一震,她她她,不想知道了。

  不敢对上对方深邃的眼眸。萧卿眼神飘忽不定,被马车颠的胸口闷。

  心中郁闷,你为嫡兄,明知若舞阿谀逢迎,恬不知耻,却不加以阻拦。

  得知嫡弟受迷惑,换宅子,借银子此番种种,却无训诫之言。

  直至今日,你不顾及他的颜面,在众人面前直接揭发一切。是为什么?

  这关系,不是亲的吧!

  心里这般想着,萧卿却是不敢真的就问。她眸子雪亮,带着自然而然不做作的崇拜。

  “兄长好生厉害。”

  司景熠双耳微红,面对女子由心而发的感慨,不由得有些慌了神。

  又见对方脸色发白,难受的模样。

  “我听奶娘提起,你不适应坐马车。”

  萧卿犹如卸了气的气球,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上次坐马车那是真的要了她的命。

  司景熠见她这般,命车夫停下。

  “去买些橘子。”

  “是,公子。”

  司景熠颔首,见车夫跑远,又看向萧卿。

  橘子,萧卿不由得咽着口水

  被关心的感觉实在不要太好。司景离一事早被她抛到脑后跟,要不是难受,她甚至都想给对方一个大大的微笑。

  然而,这个时刻,感动萧卿的人物,带着疑惑的开口。

  “今日同孟氏姐弟那会儿,我瞧着你倒是精神十足?”

  说到这里,萧卿有些羞涩。

  怪我,八卦的味道叫我忘乎所以。

  “孟姑娘邀我明日去她府中,我想着明日无事,便应了。”

  司景熠有些诧异。随后颔首。

  “她倒是看重你,这样也好,司孟两家为世交。小辈们处得好爷爷也欣慰。”

  孟子晚他们先司景离一步走出宅院,对于司景离怎么处置若舞,她表示饿了,不想委屈肚子,就放弃看大戏了。

  外头只剩一辆马车了,孟子晚利索的爬上去,撩开布帘。又把头给挪了出来。

  对上孟子谦疑惑的眼神。

  “那被你一脚踹飞的男子可是说家住对面?”

  孟子谦还未作出答复,她又跳下马车,直接去敲宅院正对面的门。

  很快,门被打开。

  “你找谁?”开门的妇人一见是个姑娘,还是个漂亮到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姑娘,顿时脸拉的老长。

  孟子晚浑然不在意。

  见妇人手里抱着牙牙学语的奶娃子,孟子晚心里有了数。

  “我是若舞姑娘刚买的丫头,你可是这家的娘子?”

  一听到熟人的名字,妇人的脸色这才好看几分。

  若舞搬过来不久,是个好相处的。白日里经常过来同她作伴。

  手里好东西也多,她已经顺了好些个物件,典当了不少银子。

  “没错,你找我作甚?”

  孟子晚一笑,尽显妖媚。对上妇人提防的目光。

  “这不是大哥今日过去帮忙,不小心打碎了我家小姐花大价钱买的陶瓷,如今两人正在花园里闹索赔。小姐让我过来同大姐说说银子的事。”

  一听大价钱,妇人脸上刚出来的笑容又没了,怕自己男人老实,真的把钱付了。

  她把孩子往摇篮里一放,急匆匆往对面的宅院里闯。

  如此,孟子晚更满意了。这妇人一看就是脾气大的,想必又是一出好戏。

  这个时候赶过去,才有意思。

  她满脸是做了坏事的笑意。

  孟子谦扶额。

  “姐,我们可还回府?”

  自然是回的,孟子晚上了马车,心情颇好。

  可就在快到将军府时,她突然改变了注意,一声令下。

  “去司府。”

  孟子谦:别搞事了成不成?他夹在这两人中间,里外不是人。

  可还能如何,掉头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