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三十六章 不喜欢让她滚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16 2019-11-07 12:00:00

  倒是赶了个巧,孟衡也在司府。几个小辈齐聚一堂,单单缺了个司景离。

  孟衡见着这两人,扭头对旁边主位坐着的司昭炫耀道。

  “瞧瞧,这两人还知道过来寻我。果然黏人,片刻离不了我。”

  孟子晚孟子谦:您老多想了!

  司昭不是鼻子不是眼,冷哼一点。

  “你们将军府是没米了,个个来蹭我司府的。”

  萧卿同孟子晚打了招呼。各自坐下。司景离处理事,自是没有赶上饭点,一进屋又被司昭嫌弃。

  怪他生性贪玩。

  司景离脸上郁郁不乐,司昭又在一旁数落,他左耳进右耳出就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司昭见此一瞪眼。

  “怎么如今说你,你都不乐意了?陪我同你孟爷爷吃顿饭难不成还委屈你了?”

  司景离耷拉着脸,余光瞄到在一旁为了掩饰笑意,用帕子捂着嘴的孟子晚。

  渍!好气!

  “这不是有事给耽搁了。我去外头买了上好的酒为此赔罪,晚上您二老好好喝一杯。”他赔着脸笑着。

  孟衡当场摆手。

  “晚饭就不必了,晚些我就要带着他们回去了,这酒你们爷俩慢慢喝。明日贵客上门,我还得回去督促下人备好所需之物。”

  司昭一怔。

  问道:“就是你前些日子提的张家?”

  孟衡点头。

  “张家人前几日从永州出发,途中未曾停歇,我琢磨着,明日便到。”

  想到这,孟衡笑眯眯的看了眼旁边娇嫩如花的孙女,对司昭意有所指。

  司昭自然晓得孟衡之意。忍不住叮嘱。

  “孟恒夫妇如今受皇上之命,远在边塞,张老夫人带家眷过来,你一粗人,万不要失了礼。”

  张家人这次递上拜帖,明说是走亲戚,其实是为了相看孟子晚。

  如今孟子晚爹娘均在边塞,可她又到了一定的年纪,同她一般岁数的可都嫁人了,没嫁人的也有了婚约。

  实在拖不得,得了张家的拜帖,孟衡回信以示欢迎。

  孟衡也不客气,直直看向一旁冷着一张脸的司景熠。

  “我年纪大了,唯恐招待不周张府家眷。虽说是亲戚,那也是隔了好几代的亲戚。早就没有来往了。”

  “子谦这小子招待我也不放心,小辈里头也只有你遇事从容不迫。”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

  司昭被他的不要脸气笑。

  看向大孙子。

  “你孟爷爷如今都上门要人了,明日你就跑一趟。”

  司景熠颔首。

  “合着不是为了我司家的米,是要人。”

  司昭冷哼,转眼就问。

  “张府家眷可是要在你府上呆上几日?虽说是走亲戚,可双方心思再明显不过。别叫外人有了是非口舌。”

  万一没有对上眼,对孟子晚的名声有所影响。

  萧卿这才想到,孟子晚交代自己明日过去所谓何事了,她不由得看向一旁吊儿郎当瘫在圆凳上的司景离。

  他貌似!没有任何危机感!

  孟衡哪里不知道,孙女长的漂亮,张家人是没长眼才会看不上,如今,他就怕孙女瞧不上对方。

  “张家人一向受礼,不在此过夜,张老夫人的嫡女夫家正巧就是龙阳城这边。明晚自会有人来接。”

  司昭点头,看向了孟子晚。不由感叹。

  “转眼间,子晚都成大姑娘了。”

  这些小辈一个个大了,他同孟衡也老了。

  孟子晚像是个没事人一样,把弄着腰间的软鞭,好似提起的不是自己的婚事。

  待两位老者聊完,孟衡临走前在司昭这边搜刮了不少书画,气的司昭吹胡子瞪眼。

  用孟衡的话就是,你有都善徽大师的真迹了,这些算什么?小气吧啦!

  “走走走,每次上门总要顺点什么回去,你将军府如今穷成这样了?”

  司昭下逐客令。

  得了好东西的孟衡才不管他的脸色。招呼着孟子晚,孟子谦。就赶着回去了。

  孟子晚搀着孟衡的胳膊,朝萧卿摆手。

  “明日我在府里等你。”

  萧卿自是应好,

  送走了将军府人,司昭心中难免动了心思。视线一转,移到了瘫在椅子上神色莫名是司景离身上。

  就下好了,小辈里头就剩景离这小子没个着落。

  “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定下心来。晟哥儿的亲事你姑姑做不的主,由圣上一句话就给定了下来。”

  司景离懒懒的靠着,他就知道,孟子晚那女人亲事定了下来,爷爷就开始催促他了。

  烦!

  “怎么,姑姑难不成要给我做媒?”

  可怜他刚刚被一女子伤了心,枉他一张俊脸,钱财无数。

  真烦!

  想到方才那自称是那奸,夫的结发妻子冲过来,对着若舞就是疯婆子一顿挠,怕是那张楚楚动人的脸就要破相了。

  可司景离还是不解气啊。

  “你姑姑写信过来,说韩国公府的二姑娘,温婉大方,知书达理是个不错人选。”

  司景离才不管温婉不温婉呢!

  只问:“长的美不?”

  “出落的自然是好的,你姑姑难不成还能亏待了你不成?”

  司景离这才有了点兴趣,脸上不再那么的死气沉沉。

  若舞是没脑子才会对不起他,他也一定要找一个比若舞美上几倍的女子。

  才能一雪前耻。在孟子晚跟前抬得起头来。

  见司景离不再抗拒,司昭心思更加活跃。连忙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那姑娘相貌才情都是顶尖的,遇事不卑不亢,为人处事落落大方。你姑姑可是喜欢的紧。”

  乖一点的女娃子才讨喜,和卿丫头一样。以后进了门丫头还有了伴。

  讨喜的萧卿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那只修长的手递过来的糕点。

  明显是让自己吃的,不由得看向手的主人。

  嗯,对方面不改色的又把糕点往前递了递。

  萧卿诚惶诚恐的接过。再次啃了起来,腮帮子鼓鼓的,耳朵却是竖起来听着。

  “对了,人姑娘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叫什么,叫什么。”司昭说着说着想不起了。

  皱着眉想了片刻,一拍大腿。

  “对对对,叫韩舞若。”

  哪曾想到,司景离激动的站了起来,脸上也变得不好看。

  咬牙切齿的说。

  “不喜欢,让她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