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三十七章 绣个蠢货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91 2019-11-08 12:00:00

  哈哈哈哈哈哈!那韩国公府的姑娘招谁惹谁了。

  萧卿忍住憋着不让自己笑出声。不幸的是,愣是把自己给噎到了。

  我被我的愚蠢惊呆了!

  好在司景熠发觉,再度递了茶过来,凑在她嘴边,萧卿连忙就着茶杯急急的喝了一口。

  瞬间舒坦了,她拍了拍胸脯,好不容易缓了过来,萧卿微愣,浓郁的茶香味四溢在口腔。

  回味的砸吧着嘴,见眼前的茶杯没有移走。

  自然而然的把脑袋凑过去,一番牛饮,直至见底。这才满意了。

  司景熠没有想过喂她,被她这一波操作下来,向来云淡风轻的脸上闪过几分呆滞。

  可人姑娘家都没有涩意,他扭扭捏捏像个什么样。

  心中不得劲,咚的一声,重重的把茶杯放下。

  冷着一张脸招呼不打,扭头就走。

  萧卿不明所以,压住惊吓过度的小心脏,问一旁惊讶脸的爷孙。

  “他这是怎么了?”

  “没事,没事,甭在意他的臭脾气。”

  司昭欢喜于方才一幕,哎呀,万万没想到,这两孩子在一起,主动的却是卿丫头。

  好,很好,他万不能打击了丫头的积极性。

  哦,没事就好!萧卿没再多想。

  “之前说的好好的,你怎么就反悔了,合着你是在忽悠我!”

  司昭一拐杖打在司景离身上。

  萧卿见此,忍不住笑了出声。忙用帕子捂嘴。

  “有什么好笑的。”司景离没脸,恼怒。

  司昭一见丫头被吼了,气的又是一拐杖下去。

  “怎么,你卿姐姐还笑不得了?”

  离开的时候,司景离气急攻心说话都不利索了,嘴巴张张合合多次,才蹦出一句:算你狠。

  狠毒的萧卿……雨我无瓜。

  回到自己的院子,见春杏拿着针线,手巧的缝制着布条。见是她,忙放下手里的活。

  “姑娘来的正好,您瞧瞧,上头绣些什么花样。”

  萧卿接过布条,摸着倒是柔软。

  也不知道是拿来做什么,她也没在意,见一旁的咻咻吃力的抱着小爪子。啃着果子。

  觉得有趣,心思一转。

  “就绣这只蠢鸟吧!”

  旁人家的姑娘月事条上都绣些花花草草,哪有人绣个肥胖的咻咻?

  春杏为难,尝试解释什么。

  就见姑娘一把抢过咻咻的果子,惹的小家伙敢怒不敢言,直挥着翅膀。

  然后满意的把果子扔的老远,咻咻小媳妇似的埋怨的叫了几声,跑去找果子。

  萧卿高兴了,扭头却见春杏一脸纠结。

  “是不是难为你了,过于繁琐,不好绣。”

  “不,不是。”只是绣这个真的好吗?

  听此,萧卿更开心了。

  “既如此就绣它,若是旁边添几个字。”她想了想,记忆里头一次见到这家伙,它可是不停的喊着蠢货呢。

  “就绣蠢货两字,记得绣大些。”

  届时,给咻咻做披风。他飞到哪,都带着。

  萧卿越想越美,语气不容置疑。春杏见姑娘乐颠颠的模样且兴致盎然的搬起椅子,挪到自己身旁。

  显然的要瞧自己绣。春杏只得硬着头皮动手,拿起针线的手都是抖的。

  姑娘要在月事带上绣一个蠢货,太为难做丫头的了。

  “姑娘安好。”下人服饰的丫鬟,进了院子,恭敬得朝萧卿请安。

  萧卿一头托住脑袋让她起身,一头询问什么事。

  “绣坊里得了上好的布匹,奶娘让春杏姐姐过去一趟。若是姑娘方便,就让春杏姐姐同奴婢走一遭。”丫头谦卑有礼。

  倒是个温婉美人,这府里头的丫鬟各各姿色不错,各有千秋。

  据说是司景离的意思。果然是个爱往醉芳阁跑的。

  司府上上下下的下人,被调教的极好,从萧卿一进府就发现了。

  竟然没有丫头爬床!!谁能想到府里头的两个少爷底下一个姨娘都没有。

  没志气,太没志气了。

  萧卿冲春杏摆手。

  “去吧,去吧。”

  绣披风是看不成了。习惯性的揉了揉长了几分肉的脸蛋。借着劲揉出着表情。

  “听说了吗?前些日子蓝府的粮仓起火,里头的粮食一烧而空。”

  “这可是件大事,外头都传遍了。好端端的给贵妃祈福的两个粮仓都被烧了。让宫里头那位飞扬跋扈!且看,这不,遭报应了吧。”

  “一个贵妃爬到我们娘娘头上。活该。那位据说如今得了消息气病了。蓝府那头也是焦头烂额备粮。乱成一锅粥了。”

  这头,两个小厮畅快的说了一顿,最后又诅咒了一番。好朋友似的勾着肩走了。

  那头萧卿听的仔仔细细。一字不落。

  府里的下人,免费送八卦。她喜欢。

  蓝贵妃为平阳公主的生母,就娄嫣平日里的作态,再加上方才小厮的三言两语,也能知道,这蓝贵妃不是好货色。

  上回蓝如歌虽惺惺作态,举手投足中尽显高贵。世家公子称之为贵女,她不意外。毕竟只要是男人,就是瞎的。

  这一把火烧的好啊。糟蹋了粮食反正不是她的,她不心疼。

  春杏赶到绣坊,温氏笑着把挑选好的布匹一一指给她瞧。

  “这都是刚到的,你摸摸可比寻常布料柔软。但料子少,做不成衣裳,我寻思着女子身子娇嫩。拿来给姑娘做肚兜最合适不过了。”

  温奶娘本想让萧卿过来挑的,但想着姑娘年纪尚小,恐她羞涩,便叫了春杏过来。

  “你大不了姑娘几岁,又是她贴身伺候的。你来挑些姑娘们喜欢的颜色。”

  春杏道好,这些日子她也发现姑娘喜素。她琢磨着选了些素雅的。

  温氏年纪大了,自是喜欢女子打扮艳丽。又取过大红色一并让春杏收着。

  “你绣工好,这些都交给你了。慢慢赶制就是。”

  春杏自是应好,见温氏没有什么要交代的,这才结结巴巴的说起绣花样一事。

  温氏听后有几分诧异,突然笑了,爽朗的拍了拍春杏的肩。

  “姑娘喜欢,你做就是了,这些都是小事。别忘了再备一些花样少的。”

  春杏刚想说姑娘还想绣两个大字呢,听温氏一言,也觉得有理。花样少的她多备些就是了。

  温氏摆摆手让她回去。嘴角的笑意还未消去。

  这两人哪曾想到他们嘴里的主,月信还未至呢!

  毕竟姑娘家未来月事,哪里能够嫁人?当时他们找到萧卿却是被逼着于母许给自己傻儿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