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三十八章 坑死你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94 2019-11-09 11:59:00

  司府书房,墨研正汇报着蓝府粮仓一事。

  “如今蓝府不惜高价大量购买粮食,祈福之日左右就是这两日。公子高明,早就同粮商买断大批粮食。那蓝府如今东拼西凑也断然不够。”

  何况蓝府曾放话,要施粥七日。

  去临城采买,颇不现实,运过来也费时间。

  司景熠早就料到如此。可他在意的却不是这个。

  目光轻飘飘的落到嫡弟身上,冷淡的朝颓废的司景离开口。

  “司家如今表面风光,你还要玩闹到何时?你的功课是我教的,我也知你只是性子懒散。”

  “区区一个贵妃有孕。圣上却下令大赦天下,半年前姑姑生辰,却只是摆了一场宫宴。”

  “蓝家人如今有恃无恐,姑姑却是魄力不足,难以治理后宫嫔妃的野心勃勃。”

  “圣上这些日子身子越来越差,阿晟如今是太子,可圣上的儿子却不只他一个,你以为就不会变天吗。”

  看着不成器的弟弟,司景熠没了在旁人前温润如玉的模样。脸色沉沉,眸色如墨。

  一挥手,直接把案台上的折子扔到司景离身上。

  司景离也不动,愣是挨了这一下。脑海里一直回放着那几句话。

  半响,才回过神来。

  “兄长之言我懂,不过发生了此事。我是真的觉得没脸。”

  司景熠答应去了那个宅子,就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怎么会让别人知道?消息必定也是封的死死的。

  孟家姐弟知道轻重缓急,自然不会泄露出去。

  不过他不打算告诉司景离。这小子,就该让他知道怕!

  “那就出息些,你玩的够久了,这段时间把司家产业接手过去,让我瞧瞧你的能耐。”

  司景离遭受了打击,玩心也收了一半。

  笑着把兄长扔过来的折子捡起,摊开瞧。见上面记载着这段日子购买的大量白米。

  “虽然花了不少银子,但想到蓝府那帮人急的跳脚,值!”

  司景熠不动声色的半勾嘴角。谁让司府最多的就是银子。

  “如今这米委实多,你说如何处置?”他问司景离。

  司景离瞪大眼睛,合着你买这一堆米,却来问我怎么办?

  你买之前不掂量掂量?

  他呆滞:“兄长不知该如何,何必买这么多!”

  司景熠靠在楠木椅上,抚了抚没有褶皱的衣角。

  “搏我一笑!”

  看蓝府跳脚,花多少银子都舍得!

  司景离无奈,想了想半是商量半是询问,凑上去。

  “不若卖出去?”

  司景熠深邃难探底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司景离,有些渗人。

  愣是把这个弟弟吓得退后几步。

  男子语气带着轻嘲。

  “你说说,卖谁?”

  司景离机械的摇着头。好像司府不差这些卖米的钱。

  马上,他又想到一个点子。

  “我们也施粥,在蓝府拿不出粮食的时候。”

  到时,恨恨给蓝府一巴掌。司景离越想越美。觉得自己机灵死了。

  一抬头却换来兄长冷淡的目光,顿时收了脸上得意的笑。

  “施粥怎么了,明明很好。”

  墨研看不下去,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二公子这是傻了不成,蓝府定下好日子为贵妃祈福这才决定施粥,怎么,您也要为贵妃祈福?”

  “城里城外多少乞儿为此宣召赶过来,他们可不管这是司家施的粥。”

  施粥就是给蓝府递块石头,让他们站在上面得众人吹捧并且可以俯视着嘲笑他司景离。

  “那能怎么样?总不能卖给蓝府那老奸巨猾的老货。”

  司景熠挑了挑眉,站了起来。双手负在背后,公子如玉,长身而立。

  “不,得卖,必须得卖。”

  这才对得起这段日子大量购买的粮食。

  啊!自己随口一说,就给定下来了?草率!

  卖给蓝府拿去给宫里那位祈福?绝对不可以!

  可看见兄长唇畔若有若无的一计微笑。是莫名的熟悉。

  上回瞧见,是他被司昭命令下人追着满院子的打。

  可是蓝府也要遭殃了?

  灵光一现。司景离恍然大悟。激动的噢!噢!了两声。

  司景熠嫌弃他太吵,一记眼神过去,那家伙立即没了声。男子这才慢悠悠的开口。

  “蓝府定下施粥的日子是庙里主持算的。蓝府已上奏天家。断不能将日子给改了。如今粮仓被烧,粮食供给不足。这龙阳城供应的起的也只有我们司孟两家。”

  你还有脸提粮仓被烧?那还不是你动的手脚?

  可不是吗,龙阳城大半的粮铺便是司府手底下的。

  如今把其他店铺的粮食大批买断,孟府自然不会帮扶,孟子晚瞧蓝如歌不爽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明日就要施粥。出城采买也来不及了。

  可司景熠一向不是好心之人,司景离灵光一闪。一瞬间就懂了。

  “兄长可是担忧姑姑?”

  见他脑子转过弯来。也算还有救。

  兄长脸色好看了几分,司景离得意了,又道。

  “姑姑性子软弱,蓝贵妃借着圣宠使了不少绊子。若是这次不给粮食,就怕那恶毒夫人吹吹耳边风,圣上开罪姑姑。”

  司蓝两府关系不和是小。可往大了却是司温岚作为一国之母,连带着司府见不得蓝贵妃肚子里孩子的好。

  司景离心下烦躁郁闷。明明巴不得蓝府出事,可如今却要为之添坑。

  司景熠:“不满意?”

  当然!!!

  司景熠点头,语气不平不淡。

  “那价格就定市面上的100倍吧。”轻飘飘的语气好像再说今天天气真好。

  蓝府看管不利,司家又乐意卖粮。咬着牙也必须买了。

  司景离乐了,这可是笔大财。蓝家放话施粥七日,不少旁城的乞儿都赶来了。可不得狠狠宰蓝府一顿。

  祈福是吧!行!不过就是要宰你一顿,坑死你。

  可他又担心,蓝府去圣上跟前诉苦。

  不过,一炷香之后,他不担心了。

  亲眼看着蓝家当家老货上门,态度诚恳殷切。

  听到价格,肥胖的身子晃了晃,却仍是一张笑脸,当场立了字据,让下人去取银票。

  蓝老货一走,司景熠就让亲信拿着所得银票和自己出的一百两黄金动身去了进城。

  不是祈福吗?那就带着这些银子充公,买几车粮草送去边塞。

  谁让司府有的就是银子。

  次日,圣上在朝廷狠狠夸赞了一番司蓝两府的慷慨。有意无意的鼓励众卿效仿暂且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