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三十九章 相看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88 2019-11-10 12:00:00

  天色沉了下来,当晚,司景离愣是在书房抄了一晚的经商之道。缘由:被罚。

  餐桌上,丫鬟们摆上了精美的膳食。司昭见司景离的位子空着,脸色不太好。

  “他人呢?”

  给他物色姑娘,这小子倒好,如今这是和他玩失踪?

  司景熠亲自给司昭盛汤。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指端着青花瓷碗,煞是好看。

  萧卿瞅了瞅自己的爪子没几两肉,带茧的手心,顿时就不想说话了。

  “您就甭管他了,他还能舍得饿着自己?”

  司景熠把汤放置司昭右手处。一抬头就见萧卿目光幽怨盯着自己的手。

  男子明白了!

  轻呼一口气。原先收回的手愣是半道转向,取了对面萧卿的碗。

  司昭原先郁郁,如今见大孙子给卿丫头盛汤,马上笑的像朵花一样。

  “好好好,不管他。这汤滋补,多给丫头弄些。”

  司景熠舀汤的手一顿,神色有些阴郁。抬头间却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

  没明白自己怎么会给萧卿盛汤?

  坐着的萧卿傻了啊!她真的只是盯着他那双手。没有别的意思。

  不过,她想,她还是闭嘴吧。

  司昭吃了几口菜,想起正事。

  “明日你去充个场面就是,出面的还得是将军府。你孟爷爷老了怕应付不来,可好歹有子谦。”

  “我同你孟爷爷心里清楚,子谦容易冲动,就怕坏了事,届时你多看着他些。”

  司景熠自然知道,如今司昭提起,便点头应好。

  然后淡淡督了眼埋头苦干像是要把脸凑到碗里的萧卿。

  “她既是邀请了你,那明日一同去将军府。”

  一锤定音,萧卿呐呐道是。

  天色已晚,司府各处挂上了灯笼,远处望去,倒是喜庆。

  不会饿着自己的司景离如今苦着一张脸,眼巴巴的看着墨研端到书房的几个馒头。

  顿时就要跳起来。

  “你什么意思?好歹也给几个肉包子吧!大哥让你看管我,可没有让你给我吃这玩意。”

  墨研可不怕他。一板一眼问

  “公子真不吃?”

  “不吃。”拒绝的很有骨气。

  “可方才二公子还说饿了。”

  “本公子是饿了,你去厨房给我端些好的。”他才不吃这么没格调的东西。

  墨研把桌上的馒头一收。

  “我们爷说了,您在书房可不是享乐的,是受罚。”

  说着转身就要走。嘴里却是不得闲。

  “有的吃就不错了,挑三拣四。不吃拉倒。”

  嘿,这个奴才不得了!

  滚滚滚,看着就烦。

  然而,不过多久,坚持己见的司二公子被饥饿折了腰。

  呼唤外面守着门的墨研。

  “喂,把本公子的馒头拿过来。”

  月色淡如水,夜幕降临。当一切归于静谧。

  有的人,去了长姐的闺房。悄悄的替她盖好了被子。

  有的人,处理好公务,又听下属汇报京城动态。

  有的人,睁着眼睛,翻来覆去抱怨书房的床板过硬。

  萧卿这晚甚是好眠,早早的起了。坐在铜镜前,眼见着春杏拿着胭脂盒要给她打扮,她立马给自己抹了口脂就站了起来。

  “姑娘要出门,自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见春杏不放弃,萧卿把额头那边凑过去。指着。

  “许是过敏,这儿起了几个痘痘。”

  春杏一听,立马把手里的东西搁到一旁。

  碰了碰,就见萧卿疼的眼角泪光闪闪。

  都这样了,还涂什么胭脂。

  此时,一辆低调的马车缓慢的入了龙阳城。

  张家老太太挑着车帘,吃惊于眼前繁华的景象。指着外面,让身侧的家眷瞧。

  张家媳妇哎呦一声。

  “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京城呢!瞧瞧这富贵模样。”

  言毕,忙又止了嘴。

  规规矩矩的冲张老太太道:“儿媳失态了,母亲勿怪。”

  “司府是皇商,手下又管辖着八大富商家族。长居龙阳城,这里富裕有一半是司家的功劳。”

  谈起司家,老太太脸上的笑意浓了。

  “好不容易你跟着我出府,又是给宁哥儿相看人家。无需拘谨。”

  张老太太嘴里这么讲,却是满意一直不曾言语,坐姿仪态端庄有规矩的孙女。

  笑着执起孙女的手。半是打趣,半是慎重。

  “我家容姐儿是个好的,若不是司府找回了那个小丫头,我瞧着,倒是能和司府做一回亲家。”

  眼见着张月容脸上溢出红晕,心下遗憾不由加大。

  张家夫人听了,自是得意,张月容是她生的,在她眼里自是千好万好。

  想起外头骑着马的儿子,心中不由忐忑。

  “娘,老爷是三品官员,论家世,我们比不得将军府。儿媳就怕,孟老爷子瞧不上我们张家。”

  张月容闻言,不赞同张夫人这番言语。

  “娘亲多虑了,若是看不上我们张家,孟家人又怎会收了我们的拜帖?”

  张老太太满意的点头。她的想法和孙女达成一致。

  “孟家那儿郎定下的姑娘出生还不及我们张家,我向人打听了,孟家上下对那姑娘甚是满意。”

  “将军府不看重这些,这事成了自是皆大欢喜,不成,就当走了躺亲戚。”

  嘴里虽是这般说。心里却是盼着亲事落定。孟府可是在朝廷的一大助力啊。

  谈起这个,她又开始忧心,语气压低三分,对自己的儿媳道。

  “我怕就怕宁哥儿一根筋,就认定了外头养的那个女子,传出去这亲事成不了,还让旁人贻笑大方。”

  张夫人脸上也凝重起来,怨外有那女子颇有心机,儿子偏偏看重的很。

  “母亲且宽心,宁哥儿是个懂事的,他也知那个女人身份不够,做不了正房娘子,媳妇儿也答应他,待他成了亲,我就将外头那个升做姨娘。”

  也只有这样,方可皆大欢喜。待那小蹄子入了张家,在她手下,还不是任她拿捏。掀不了什么风浪。

  张府一向被世人称清流之辈。张月容只觉得兄长正经娘子未娶进门,房里就有了人的做法有辱名声。

  不过倒也能理解,像兄长这般年纪的好儿郎家中早已妻妾成群。

  “祖母,娘,那可得说好了。这孟小姐,你们喜欢可不够,需得哥哥点了头才行。”

  张夫人听闻把女儿搂在怀里。

  “你也给娘宽心,这孟小姐据说美貌过人,你兄长见了还能不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