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四十一章 相看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92 2019-11-12 12:00:00

  孟子晚笑够了,这才发觉司景熠没有走,忍不住催促。

  “司大哥,还不去前院?”她还有事问萧卿呢,司景熠在,却是不好问出口。

  天真!

  张家来相看,孟子晚即便再不乐意,也得出面。毕竟人长辈都来了,怎么说她好歹也要露个面。

  她当真以为此番只是一桩小事?事后她来一句看不上眼就完事了?

  孟衡叫他过来,一是撑场面,二则就是治治着孟子晚。毕竟有他在,孟子晚也不敢折腾。三来便是张佑宁那厮入了孟衡的眼了。真想促进这么亲事。

  “一同过去。”他的语气不容拒绝。

  孟子晚当场要发作,可看见那张不冷不淡的脸,什么话到嘴边都咽了下去。

  只得忍辱负重:“好的,司大哥。”

  萧卿从里面听出了不甘不愿,咬牙切齿的意味。

  司景熠走在前头,两个姑娘在后面跟着。萧卿见孟子晚忿忿的模样,惹不住的扯了扯对方的衣袖。

  “你怕他?”

  能不怕吗!平日里看着好相处的模样,实则最不是人了。也就萧卿这傻丫头觉得对方是好人。

  孟子晚刚想说司景熠是个老狐狸,却见前面的人停了下来。

  “还不跟上。”

  哦,她忘了,老狐狸的听力很好。

  萧卿太惨了,以后要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她决定,对萧卿再好一点。

  三人赶到大堂,这会儿上演着一出许久未见,往事寒暄的场景。

  孟子谦好不容易盼到他们,眼前一亮。这张家老太太方才一直往死里夸他。拽着他的手紧紧的,他用了些力道,好不容易把手抽了出来。

  见来的男子清新俊逸,身材颀长。挑开帘帷。

  他笑着喊了声:“司大哥。”

  司景熠点了点头以作回应。

  孟子谦又指了指准备好的椅子。

  “大哥,坐。卿姐姐,你也坐。”

  司景熠朝孟衡打了声招呼,带着萧卿坐下。什么也没理。目光轻飘飘的对上对面坐着的身着宝蓝长袍的男子。

  孟子谦也顺势坐在他边上,忍不住的小说嘀咕。

  “还以为长的多俊朗呢,就长这样,也配的上我姐?”

  孟衡让孟子晚到自己身边挨着,对上张家人惊艳的目光,介绍。

  “这就是我不成器的孙女,子晚快向张老太太,张夫人问好。”

  张佑宁知道孟子晚好看,但不知道能美到这个地步,一颦一笑无一不打动他的心弦。

  孟子晚撇了撇嘴,懒洋洋的靠在孟衡的肩上。挥着手。

  “你们好啊。”

  没规矩!

  张夫人手里的帕子都要被她扯破了。脸上却依旧笑的温柔。

  这样没规没矩的人能嫁进张家?那张妖媚脸蛋一看就不是好货色。哪里像个大家闺秀?

  张老太太却喜欢艳丽的姑娘。孟子晚一袭红衣。瞧上去喜庆极了。

  “好好好,子晚丫头出落的真好。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标志的姑娘。”

  那真够惨的,一大半年纪了。

  萧卿打量着张家人,长的都是中等,但是和孟家或司家一对比,就是寡淡无味。

  瞧孟子晚的态度,就知这门亲事也成不了。

  孟子晚平生最不差的就是被人夸了。勾着红唇,眉眼带笑。皮肤白皙如凝脂,瞧上去更娇媚了。

  手指纤纤如嫩荑,拨了拨腰间盘着的软鞭。目光投向那个蓝衣男子。

  “你就是张佑宁?”说着笑了笑

  张佑宁长的也没那么差,浓眉大眼。自带书香气息。

  可和孟家人一比,就不够看了。

  张佑宁被叫到,当即站起来身子。

  “正是。”

  她又不是豺狼虎兽,用得着这般大敌当前的架势吗?

  孟子晚忍不住笑了:“别激动,你坐,坐下。”

  张夫人见自己傻儿子端正的再次坐下,脸色都不好看了。可张家需要孟家的助力。

  孟子晚再嚣张,进了张府,也得按张府的规矩办事。要知道什么是夫为天。

  “瞧瞧,多般配啊。”她捂着嘴笑。

  眼瞎了吗,一个出落的这么好,一个相貌却是平平。这张夫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倒是厉害。

  孟衡都是不乐意了,他是看上了张佑宁的才华,可这亲事还没定下,张夫人这般说却是不大妥当。

  不过却是没说什么。总不好丢了对方的面子。

  张老太太这会儿有些激动。她原以为孟府大郎已是俊朗,可这刚进来的男子却讲她刚才的推论打的措手不及。

  余光看向一旁孙女惊诧微红的脸蛋。

  这两人站在一起多配啊。

  也许这一趟下来,可以促成两个婚事?

  心思百转千回。她看向孟衡。

  “不知这位郎君是?”

  孟子晚不依了,这老太太瞅什么瞅,司大哥是萧卿的!快一步介绍。

  “这是司家大公子,对了,那个姑娘是司家姑娘。”

  司家姑娘正犯困的,听到提及自己,忙打了个激灵。

  张老太太心思活跃,知道司景熠有了婚约,也就收了想法。赞叹的夸了几句。话头又转了方向。

  “子谦这孩子出生之际,只怪当时举家跟着老爷去了吴地。没能喝上一杯满月酒。”

  孟衡一听倒是笑了。

  “什么满月不满月的。如今见佑宁月容两人坐在你边上,才知道这一晃就是二十多载了。”

  孟衡见张佑宁目光清明,心中满意几分。

  “佑宁自小就让人省心,前年中了榜眼,也算继承了他父亲的衣钵。”张夫人见孟衡打量自己的儿子,她又有张巧嘴。

  “还好没让他父亲养成书呆子,就是嘴笨不会说话。”

  张佑宁对外室上了心,自是想找个温柔贤淑女子做正房,这孟小姐脾气暴躁野的很,若是两个成了事,哪里有自己外室的立足之地。

  可孟小姐出落的如同娇花一般,他好像舍不得放下了。张佑宁纠结万分,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心里打着算盘,若是孟小姐不介意他那个外室。那是最好不过了。

  “宁小子,我听你祖母说,你前年中了榜眼?”

  正想着,就听孟衡询问,他忙恭敬站了起来作揖。

  “佑宁不才,让孟爷爷见笑了。”

  不骄不躁,比自己孙子好多了。

  “以你如今年纪,便有这番成绩。已是大才。你不必过谦。”

  孟子谦却是一万个瞧不上,长姐爱闹,这家伙却是个闷葫芦,哪会般配?

  一个文弱书生,一拳下去就倒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