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四十二章 喜欢揍人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111 2019-11-13 12:00:00

  亏的他往前还觉得老头眼光不错。

  “爷爷此番如此慎重,我倒以为这张家是如何的好呢?司大哥,你可不知道这张老太太方才拉着我。明里暗里的询问我的婚事。我若是没定亲,也不会看上这张家姑娘。又不是天仙。”

  何况他是定了亲的。

  即便那姑娘也是个闷葫芦。

  司景熠也不说话,就让孟子谦在他身侧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

  孟子谦说的多了有点委屈,讨了个没趣。转头对上再度昏昏欲睡的萧卿。

  那么大的一个痘,好像有点丑。他顿了顿,却也知司家人看重萧卿。

  萧卿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喊自己。

  不是孟子谦又是谁?萧卿纳罕,他们好像不熟。

  “卿姐姐,你瞧着这张佑宁有格做我姐夫吗?”

  萧卿有点懵,但这并不阻碍孟子谦这个话唠子。

  “论长相,长相差一截。论学识,不过中了个榜眼。就这样还想娶我姐姐。”

  萧卿打起了精神。小声回他。

  “其实,榜眼已经很厉害了。”

  孟子谦一噎。好像是很不错的样子,可他是姐姐奴。

  “反正,就是配不上我姐。”

  这个萧卿赞同啊。很是慎重的点头。

  “我觉得你说的对。”

  孟子谦突然感动的想哭,他找到了同盟。

  其实,这个从乡下来的。也不赖。孟子谦瞬间把她划分成了自家人。眼神,语气也比之前热络不少。

  所以当萧卿小声问到为什么孟子晚这么怕司景熠时,他也没有什么犹豫,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交代了。

  “司大哥年长我们,自小我们几个便以他为首是瞻。那会儿,我们就是龙阳城的霸王。”眼见司景熠淡淡的喝着茶水,他小心翼翼的半捂着嘴,压低声音。

  偷鸡摸狗似的继续说:“到大一点时,司爷爷不再松懈。他便再也不能带着我们四处祸害旁人。”

  正说着,心里涌上了委屈。

  “他见不得自己用功,我们几个却依旧悠闲,三言两语骗了两个老头,可怜我们几个小小年纪,却不得不每日跟着他。他用功时,我们尚不能识字却也得时时刻刻捧着书。他练武时,我们几个提不了剑。就在太阳底下练弓步。”

  好像是挺惨的。萧卿听后,偷瞄司景熠,却被他抓了个正着。

  “怎么了?”他问。

  “没事,没事。”

  “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恼的是他每每犯了错。总能逃过一劫,而我们不是被罚跪祠堂就是老头拿着戒尺骂。”

  萧卿听着觉得不对劲,打断滔滔不绝一口气不带喘还想往下说的孟子谦。

  “等等,为什么他能逃过一劫?”

  孟衡同司昭看着就是公平人。总不能有什么差别对待啊。

  说到这个,孟子谦就苦啊。若不是张家人还在一边和爷爷寒暄着,他真想抹眼泪。

  “每次两个爷爷都不相信是司大哥这个奸贼带着我们闯祸。我们三个好说歹说,他们也始终坚信司大哥一直在书房用功读书。”

  就算相信了,他们也舍不得罚,两个老头子不晓得多宝贵司大哥自小就精致无比的脸。

  那真的是太惨了。萧卿这会儿连安慰的话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绞尽脑汁想了半晌,又怕自己闹出动静,打扰到大堂的人,刚被司景熠抓了包,听了孟子谦的话,压根不敢往司景熠的方向瞅。

  没有想到兄长是这样的兄长。往期的打压,害的这几个明明在别人面前能喊打喊杀无法无天的几个人,一碰见他就像老鼠碰见猫,老实的不得了。

  那两个嘀嘀咕咕讲些什么呢?孟子晚听着张老太太的吹捧,心思早已飞的老远。

  “孟小姐,平日里爱做些什么?”张佑宁斯斯文文,见母亲给自己使眼色,终于鼓足勇气开设话题。

  这般,就瞧出几分意思。孟衡自是乐见其成。见孟子晚压根没有想理会的模样,直接拍下这个祖宗扒拉着秀发的手。

  “问你话呢!”

  孟子晚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

  “我平日里懒散,没什么爱好。”

  张佑宁见此,心中热意不散。孟小姐生气气来也是极美的。

  “怎么会呢,总有自己喜欢的事。我小妹平日里就爱绣花弹琴。姑娘家喜欢的也该差不多,孟小姐不喜欢?”

  一个读书人,最盼望的便是成亲以后的才子佳人,红袖添香。

  “我平日里就喜欢揍人,看谁不爽我就揍谁。张公子可知礼部侍郎家的二公子宋子良,我有幸曾揍他在府修养了半个月。”

  张家人傻了。孟衡气的要把这丫头打一顿。

  “说的什么浑话,也不怕被人笑话。”孟衡给了个警告的眼神。

  “让你们见笑了,这丫头说话就是不着边。”

  张老太太也是个见识过大风大浪的,哪里能被区区几句话吓倒。

  当即摆手说无碍。

  “年纪大了,就喜欢姑娘家打闹的模样。我那个府里,宁哥儿只顾着读书,容丫头又是个娴静的,家里安安静静没个人气。若是可以,我巴不得把子晚这丫头抢回家。”

  有人夸孙女,孟衡自是高兴的。

  孟衡考了张佑宁的文采,少年见解及阅历都是不差的。

  张佑宁是个文弱书生,从不拿刀弄棒。而孟家子孙却一直是武将。一静一动,若是成了,也是一段佳话。

  孟子晚是姑娘,却也是自小嚣张惯了。看谁不顺眼直接抽人的。

  孟衡满意张佑宁,可也要孟子晚点头。

  “月容丫头的婚事,可定下了?”他见那姑娘端坐着,双手放在膝盖上方。规矩却带着古板。

  张老太太瞧了眼孙女,嘴里说着淘汰的话,语气却含骄傲。

  “还没呢!我和她娘都急了,这孩子却说要陪我们几年,这不,就给耽搁了。”

  向张家求娶的人自不在少数,可老太太和张夫人皆不满意。总觉得张月容值得更好的,于是就一拖再拖。

  可也怕她熬成了大姑娘!如今,是真的急了。

  “我们容姐儿脸皮薄,我们也不能耽误了这孩子。龙阳城才俊辈出,我如今可是厚着脸皮问了,您身边可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张老太太半是玩笑,半是认真。氛围却不见尴尬。

  孟衡还真将认识的年龄相近的青年思索了起来。

  半响才道:“我一个老头,平日里接触的也是老头。容丫头这事我还真接不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