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

第四十三章 回礼

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154 2019-11-14 12:00:00

  孟子谦正眼打量着张家姑娘,她一袭浅绿软烟裙,是那个气质清雅的女子最爱的颜色。

  想到了那个女子,他不由的红了耳朵。

  张月容感受到有人盯着自己看,被礼教束缚着,没有抬头看。心却是嘭嘭直跳。

  张夫人感受到了女儿的反常。直到看见孟子谦没有眨眼的盯着自家姑娘。

  可孟子谦是定了亲的。

  若是他能为了女儿退亲?张夫人的心一下提了起来。

  “子谦定下的姑娘也是龙阳城的?”她笑吟吟的询问。

  一说起未来孙媳妇,孟衡笑意更深了。

  “柳大善人的女儿,那丫头是个好的。”

  司景熠把大堂里的人心思看了个透,见张佑宁没有主动表现才情,心里也琢磨出几个意思。

  看来孟家和张家是做不成亲事了。

  孟子谦是被水淋湿了衣袖才回了神,他带着迷糊的看向打翻茶盏的人。

  “不小心。”司景熠神态自若,嘴里说着不小心,脸上压根没有抱歉的模样。

  孟子谦刚想说就湿了一点,天气闷热,一会儿就干了。

  “下去换一身。”

  孟子谦不明所以,但司景熠的话他都是听的。

  孟衡显然觉得没必要,一个大男人就湿了衣袖仅此而已,何况是将门之后。无需大拘小节。

  刚想开口。

  “孟爷爷,我听说柳夫人病了,可是真的?”

  孟衡倒是没收到这消息,不过司景熠会这么说,那也是八九不离十的真事儿,想必柳家知道孟家今日有客,便没有传消息过来。

  当即道:“去去去,把衣裳换了再过来。”

  左右张家人也不会呆到晚膳那刻。

  孟子谦也算柳府的半个儿子。自是要去柳府孝敬岳母的。

  张夫人听到这,也知道女儿没戏了,心里暗骂孟子晚孟浪,见到姑娘就盯着看。

  开口却是:“子谦有事,就让他先去忙吧!”本就是客套话,哪有客人未走,主人就离席的。

  可孟衡是个粗人,哪里听到出来。

  “我们家虽没那么多的规矩,可子谦怎么样也要先把你们送走。才好处理别事。何况子晚丫头知道,也定是要跟去的。”

  张夫人:我觉得你是在赶我们走。

  刚要说什么,就见孟衡激动起来。叫住要走的孟子谦。

  “你就穿凝素给你做的那件青色衣裳,听到没。”

  见孟子谦走了,孟子晚也坐不住了。跟着要离开。

  “你站住。”

  孟子晚停下。

  “你去哪?”

  “我要带卿卿去阁院吃点心。”

  吃点心!吃点心好啊。萧卿下意识的站起来。

  孟衡也知道孟子晚的耐心已用尽。只好发话。

  “算了,你们姑娘家有姑娘家的话要说,月容初来乍到,你也带着她四处转转。她性子温顺,你可别欺负她。”

  孟子晚应付似的随意点了点头。

  三人坐在院子里品茶聊天。张家小姐容貌不过中等。好在沉静大气给她添了几分姿色。

  不过却是个十句不离家规的女子。孟子晚一向不羁惯了,如今面对这种把女戒当成规矩的女子,当真没有话聊。

  妹妹已是这样,当哥哥的想必也是这副德行。

  爷爷非说张府是世家最守礼的家族,可她若是嫁过去,还不得闷死。

  可谁让对方是客人呢,孟子晚剥好的饱满多汁的石榴放在精致银盘上,放在萧卿面前,让她吃。

  张月容唤了丫鬟去马车上取来两方手帕,是她近几日缝制的。花了不少心思,上面绣的是花中之王牡丹。

  “绝代只西子,众芳惟牡丹。月容不才,绣活差强人气。两位姐姐莫嫌弃。”

  萧卿接了过来,绣工精湛,实在不知道这张姑娘谦虚什么。

  “张姑娘过谦了。”

  张月容长的不怎么样,一双手却是了不得。

  孟子晚敷衍的夸了几句,她向来不爱这些。可人家都送了,她也不是个小气的人。

  见这张小姐头饰也是几年前的款式。

  这么想着,挽起袖摆,把藏了两日的钱庄银票取了出来。

  有些不舍的压在石桌上,挪到张月容跟前。

  张月容是个躲在闺房的小姐,但也知道这是什么。

  武将后人送东西都这般敷衍了事吗?她心中不悦,她爹官小,但张家绝不是小门小户。拿银票打发,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果然,孟子晚开口。

  “这是我前日去赌坊赢的,那日手气好,险些掏空了那里大半个家当,我身上就这个最值钱了,你收着,自己买些好的首饰。”

  张月容整个人都要气的抖起来。她爹是个清官,绝不收小恩小惠,这几年张家上下手头都紧了起来。

  外头的铺子生意也不景气,母亲上下打点,却总是拿自己的嫁妆填了进去。

  她如今戴的珊瑚珠排串步摇是她首饰里面最起眼的,可如今孟子晚,却将她的骄傲推到。

  不说别的,瞧那司家刚找回来的姑娘,其貌不扬,可人家穿戴的全部来自金玉满堂。里面随随便便一样首饰都不便宜。

  她垂涎已久的玛瑙坠子,也在这个大字不识的野丫头头上。

  心里不舒服,可银票还是接了。

  脸色不太好看:“孟小姐破费了。”

  所以收了东西还要送吗,萧卿舍不得自己腰包里的几个银锭。

  她摸了摸春杏给她缝制的小袋子。上面是一只可爱的兔子。

  突然不想要这方手帕了,她家春杏也能绣。

  张月容就见她把腰间鼓鼓的荷包状小袋子解下。

  然后打开,从里头取出精致小点心。十分豪爽。

  “张小姐,我请你吃点心。”

  这样突兀的还礼,张月容是今日第二次遇见。当即嘴角的笑意凝固。

  一个送银票,一个给吃的。是打发叫花子吗。

  果然是乡下来的不懂规矩。孟家姑娘和这种人打的火热,原来是一类人。

  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一旁孟子晚瞪大了眼睛。

  也不顾形象,一把抢了过去,拿出一个塞进嘴里,点心个头小,刚好一口一个,感叹。

  “温奶娘手艺还是这么好,她做的玫瑰酥是我吃过最好的了。偏心,往年她也就过年之日做上一回,我求了也不应。如今倒好,做了也不差人给我送过来。”

  “张小姐,你可要尝尝。”

  这话讲的,好似点心是她的一般。不过几块玫瑰酥,张月容心中对孟子晚不满到了极点。

  脸上却不显。

  道了声好,取了一块,刚要放嘴里,又听孟子晚嘀咕。

  “难怪司姑姑都惦记着,一逢过年,就要让宫里的人过来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